首页 申博138 第64章:以规为瑱

申博138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8046

    连载(字)

9804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138》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以规为瑱

申博138 彼岸孟婆 98046 2019-09-02

好在,这些优秀的理发师们,总能恪尽职守的,将放血的量,控制在非常精准的水平。

卧槽……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身躯一震。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

平静的声音。

首领们顿时一惊,纷纷像见鬼似得,看向皇帝。

管他呢。

可是……

这万岁之声,冲破了云霄。

王守仁下了高台,钻进了銮驾里,车马立即启程,没有丝毫的停留,匆匆便往大同方向去。

也让无数的女真人明白,虽然他们的时代还没有来,但是可能永远都不会来了。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可方继藩矢口否认,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英国公张懋,早已带着骁骑营先至,和几个礼部的官员,布置着最后的流程。

朱厚照背着手:“这是大事,父皇若是有失,你方继藩死无葬身之地。”

弘治皇帝笑了:“他们此时,哪里敢有什么祸心。朕与他们歃血为盟、折箭为誓,他们心存感激都来不及。”

“呀。”朱厚照顿时摩拳擦掌:“可以呀,这是好事,老方,你太聪明了,本宫为何没有想到。”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要去大同?”

方继藩很服气的看着朱厚照。

现在有了墨镜,竟突然之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好似,自己的好恶,都掩藏在这墨色之下,给他一种轻松之感。

王不仕坐着,很不自在,憋了很久,低声道:“邓健。”

“里头说,里头说。”邓健笑嘻嘻的道。

这一吃,吃的王不仕要吐了,舍不得啊,可依旧还坚持着,唯恐自己吃的少了,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弘治皇帝随即,朝萧敬道:“去将前些日子,新政区域所统计的数据来,朕再看看。”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他教授的那些徒子徒孙,还真是五花八门,干点啥的都有,这家伙的书院里,连算数都教,教也就教了,偏偏他还把这算学,玩出了花样,这处处,都是在讨好陛下啊。陛下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弘治皇帝看完了最新的章程,抬头,看了一副乖巧模样的朱厚照一眼。

“厚照啊。”弘治皇帝微笑:“今日……怎么见你这般本份。”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早已不再神骏,绝大多数,伤痕累累,可在这里,它们依旧是无敌的。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而看穿了本质,还是轻的。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大家纷纷点头,冻得佝偻的腰,挺直了些许。

…………

方继藩:“……”

方继藩突然道:“来啊,将这狗东西拖出去喂狗!”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他确实是谨慎甚微的性子。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而今,他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了,再进一步,便是翰林大学士,可谓是官路亨通。

这些翰林,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

倒是有人不甘心。

人们开始越传越玄乎。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们两个家伙,到底玩什么鬼名堂……咳咳……继藩啊,你可知,朕昨日……”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有。”王不仕道:“其一,未来铁路修的如何,只有天知道。其二,若是铁路修成了,盈利不影响,只怕这些买了股份的人,最终给他人做了衣衫。”

“还有!”弘治皇帝突然冷冷的侧目看了萧敬一眼:“以后再敢在朕面前,乱嚼口舌,就收拾了东西,去孝陵吧。”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朱秀荣点头。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十年寒窗苦读啊,就等着能够出人头地、金榜题名,好不容易中了举人,今年的恩科,若是金榜题名,从此之后,刘家就多了一个朝中臣子,自己的灿烂人生,自也开启。

“公子,您的意思是……细虫,其实也有好坏之分吗?”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似乎有点道理啊。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也罢。

大家纷纷屏息。

每一个人都在背诵书。

就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见了朱秀荣,张皇后高兴的不得了,却又道:“秀荣,你怎比前些日子清瘦了,是不是那方继藩欺负你了,你和母后说,母后给你做主。”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梁如莹人等,都显得紧张,这可是入宫哪,她们毕竟只是一群女儿家,半辈子都待在家里,是未出阁的女子,此后来了西山医学院,也是被方继藩保护的妥妥当当。

乌压压的,有数百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