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138 第55章:万缕千丝

申博138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8046

    连载(字)

9804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138》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万缕千丝

申博138 彼岸孟婆 98046 2019-09-02

弘治皇帝一挥手:“去吧。”

因为四海商行和铁路股的发行,让不少人从中牟利不少,也让更多人,了解这股票的妙用。

在这证券大厅里,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

这话,与其说是对王守仁说的,不如说是对萧敬说的。

成了,就是千秋伟业,不成……大明便永世无法染指西域以及乌拉尔以西。

“如此……这还不够有利可图吗?”

方继藩道:“西伯利亚诸部,向西,则是连绵的山脉,跨过了山脉,一路向西,照旧,还有肥沃的土地,我们不能将大漠诸部闲置下来,诸部既然被罗斯人打的丢盔弃甲,可现在不同了,我大明,可以作为诸部的后盾,支持他们,一路向西扩张,迈过山脉、冰原、沙漠,令大漠诸部,一路西扩。”

陛下反手之间,就将鞑靼勇士突兀,像是掐死一只菜鸡一般,只片刻功夫,就捏断了他浑身的骨头,丢下了天坛。

弘治皇帝怒道:“你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他趿鞋而起,捋起袖子。

弘治皇帝坐下,坐在了榻上,他凝视着朱厚照:“是谁的主意?”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突兀提着匕首,冷笑:“什么汉家天子,我突兀乃是成吉思汗的子孙,这大漠,乃是我们的草场,这里的牛羊,也是我们的畜牧,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你们汉人,也敢染指,真是可笑!”

可是……一切都已迟了。

突兀得意洋洋的大笑,接下来,看着僵立不动的‘皇帝’道:“汉皇帝,也不过尔尔,所谓的威仪,靠的不过是皇帝之名而已,可在我看来,也不过大漠里,一头瘦弱的牛马一样……还有,你眼上戴着是什么。”

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

不过……看着王守仁吃羊肉,方继藩却察觉自己有些饿了。

他深深的凝望了方继藩一眼,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顺从,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

“这……”这显然有点不符合王守仁的道德标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方继藩徐徐念道:“臣等是大明的属民,到天至尊这里来,就像见父母,请天至尊不弃,准许我等世世代代为大明的臣属。”

弘治皇帝道:“现在诸部俱都聚于大同,希望和大明会盟,此事,方卿家来安排。”

其实……他倒是有一个人选。

“当然。”朱厚照道:“你有本宫的一半,就很了不起了。”弘治皇帝沉默了。

挺好的。

声震瓦砾。

王不仕觉得自己的脖子,勒得慌,有些透不过气,面上赤红。

…………

“此人叫金三言,这个名字,要记住了。”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弘治皇帝震惊了:“那你命那邓健到御前来,朕且看看。”

邓健听罢:“少爷,你不要我了啊?”

弘治皇帝无奈,却只好点头。

朱厚照一甩头:“哼,问他!”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刘文善那里,他也询问过很多次。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方继藩这才上前,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你看,你在外太久,才刚回来,可能对少爷近来的脾气,有些不太了解,以后可不要在本少爷面前,惺惺作态了,因为本少爷现在喜欢剥皮。”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儿臣的心头肉,儿臣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他们出了岔子,砍了脑袋,儿臣也是伤痛欲绝,生不如死的。”

朱厚照:“……”

弘治皇帝微笑:“你们西山,处处都是宝,以往……地方州府送上来的奏报,都是虚数,唯有欧阳志进来的奏报,却都是实数,且还琳琅满目,有时看的朕头疼,可是……这确实是有妙用,了不起啊。”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天子为了证明自己为天下正统,难免需要一些罕见的天文地理现象,来证明自己受命于天,因而,不少人借此机会,呈报祥瑞,可绝大多数,都是牵强附会。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单单这货运,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以往的时候,大家也还想要点体面,好歹买辆马车,雇个车夫。可发现,这车夫的价格,越来越贵,人力的成本,太吓人了。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方继藩左右张望,上下看了看,礼呢,没有呀。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突然……他泪流满面。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什么通货膨胀,什么分红,什么模式,都是假的,白问,因为……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你信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听着怎么有点儿……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试一试吧。”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刘瑾:“……”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理发师拿起了剃刀,抓住了贵人的手腕。

公爵道:“屈服?”

还能说什么呢?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虽然这一切,都是因方继藩而起。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啥?女医?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叔父。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他指望自己的叔父,为自己说一句话。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梁储老眼里,突的红了,他站起来:“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呼……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可现在……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因此他面带淡笑的站在众人当中,身形挺拔的他显得格外耀眼。

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

众人鱼贯而入,至奉天殿,分班而立。

刘健的声音,戛然而止。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心神乱糟糟的。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她俏脸带着几分红晕,厉声道:“人还可以救活!”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张皇后自看了一场戏,身子似乎也不好。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