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公司

飞阳若陌-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5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1章:

飞阳若陌 44952

“要。”

龙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回到了天网的总部,一路上她一直想要打开箱子,可是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弄开这个带密码的箱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作的,用刀和枪都无法破坏。

“娘,不哭。”龙宝伸手小手,抹掉顾千城脸上的泪,小老头似的道:“父皇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策儿不怕痛的。”痛了五年,龙宝早就习惯了。

马车内,达成协议的两人继续落子,马车外将这一段对话悉数听在耳里的车夫和侍卫,有那么一刹那凌乱了。

也许,回京后他该找景炎谈一谈。

“放心,我水性比你好。”脑子清醒了,顾千城也有调侃秦寂言的心情。

“有了寻长生果的理由,我们晚一两个月回去也无防。”秦殿下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礼,总得从老皇帝那里,要点好处不是?

两人从第一层爬到第九层,一层层看过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到达第九层时,两人分开寻找了一番,除了发现一些脚印外,再也没有其他。

秦寂言是奉诏进京,自然不可能太低调,赶到小镇的当天,秦寂言就让人给宫里送了消息。

顾千城点头,赞同老太爷的话,可就在老太爷认为顾千城会同意时,顾千城却是一脸无辜的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找他们帮忙呢?”

“说吧,什么事这么严肃?”虽不知顾千城要说什么,可秦寂言还是配合的收起了笑容,摆出了谈正事的严肃样。

在雪山上,不能大声说话,不能用力蹦跳,也不能随处乱跑,一个不好就会引起雪崩。

顾千城见武定面露犹豫,又补了一句,“现在最重要的是秦王殿下,他不能出事。”

她可以肯定,秦寂言说到这份案卷时,那人愣了一下,显然秦寂言并没有提前交待。

“嗯,”被暗卫坏了好事的秦殿下很不高兴,不过看暗卫这么有眼色的主动消失,秦殿下还是很满意的,“你们都走,本王不需要你们保护。”

这年头,谁家没有一点龌龊事,要是受了委屈的人都和顾千城一样,不管不顾的宣扬出来,以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赵王府有没有知难而退,顾千城现在也不知道,但她知道……

看到季诺一脸灰败,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秦寂言冷笑,没有一丝同情。

是他算计失手,窃国不成反被人卖,他罪该万死,可季家其他人却是无辜的,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能看吗?”六扇门的卷宗她能看,但都是秦寂言拿给她看的,她还真没有单独看过。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老皇帝靠在床头,眼眸紧闭,泪珠滑落……

武毅这些日子如同影子一样伴随唐万斤左右,对唐万斤的体质多少有些猜测。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将唐万斤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他不可能背叛唐万斤。

大理寺卿叫苦不迭,立刻把前往顾家陵园的官差招回来,生生阻了官差查看武芸棺木的事。

老太爷带着承欢低调的离开顾家,没了老太爷这座大山压着,顾国公行事更加无所顾忌,甚至听从老夫人的建议,有意写休书给武芸,把死了十五年的元配妻子休掉。

不需要走近,秦寂言就知道顾千城的状态不对。这不是顾千城的速度,正常情况下顾千城跑得比这快多了。

“骑马不错。”秦王应了,应得非常爽快,不过在同意北齐人的建议后,秦王也有自己的主张。

顾千城看众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安慰了一句:“没有查出线索,不是你们失职,是这里本身就没有东西可查。”

“他不痛吗?”御林军统领站在原地,摸摸自己红肿的屁股,一脸震惊。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暗卫无所畏惧,手持炸药包,如同最勇猛的战士,一路高歌猛进,在火光的映衬下,他们的身形无端得高大起来。

“好。”噗嗤一声,两个武者当即毙命,而那边暗卫也将忍者解决了,双方一前一后只差数秒。

顾千城也不去管他们,只道:“你们是谁的人?”

这里有他们说话的份的吗?秦寂言摆的棋局,正是复制太上皇那盘棋局。黑子占尽优势,白子稳如磐石,而秦寂言与太上皇对弈,一向是执黑子。

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

按说,此时已到下午,秦寂言不一定能在天黑前,爬上悬崖顶,他们休息一晚,明早再出发会是最好的选择,可是……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顾千城眼睛猛地瞪大,扭头看向封老爷子……

在江南,他们还曾交战过。难怪,难怪他觉得这声音耳熟的厉害。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跛脚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顾千城会提前醒来,他毫无防备的端起鱼汤送到顾千城嘴边,结果……

落在地上的碗没有碎,碗里还有一点点鱼汤,顾千城知道这些鱼汤都加了特殊的料,也不浪费将剩下的那一小口鱼汤喂给跛脚男人。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别说秦殿下这方的人,就连赵王身边的幕僚亦是一脸不安,“王爷,这么做我们的名声可就坏了。”

大步往外走的子车,在老管家视线移开的那刻,暗暗松了口气。

“圣上……”文武百官跪地不起,可秦寂言仍旧不理,直接拂袖回宫。

五位数的计算量,对长生门的术数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不过有了之前两次计算,这一他们的速度稍快,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就把数字算了出来。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不会以为,凭借她的王霸之气,就能让这马听话,这也太可笑了!

棋逢敌手是幸,有两个历害的同年那也是幸;可同样,这两人锋芒太甚,旁人根本看不到焦向笛。

话说出口,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只有凤座没有龙椅,贵国皇帝要坐哪?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

顾千城哀怨的看着秦寂言,她高兴秦寂言为她出头,可这么不管不顾,真的不会被人说成祸国红颜吗?

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让秦王不高兴,至于秦王刚刚是不是因为女官,而出言激怒太后,稍后只消试探一二就行了。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这男人,简直了……

真以为,景炎是为了交情才把她“请来”景园做客吗?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那事老皇帝事后也查了一下,不然,官府当初也不会判顾千城胜。要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就算顾千城有十足的证据,老皇帝只要一开口,她就什么都不是。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冠夫姓什么的,真得太讨厌了!秦寂言已没有耐心,继续与圣后周旋。一个时辰已是他的忍耐极限,圣后还要继续拿侨,那么……大家就打吧!

“告诉圣后,朕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是小人。”落子后,秦寂言没有再下的意思,起身说道。

每一次都失手了!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咦,起风了吗?怎么突然好冷。”留守的土匪也不是没有知觉,只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被人盯上了。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当他看到小雪貂手上的金珠,不由得有几分郁闷,因为……秦寂言的武力摆在那里,之前露的那一手太快,许多人没有看清楚,可现在提起来却不免胆战心惊。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有几个少年直接累得爬不起来,可他们却是真正的凭自己的实力,打赢了武力值明显高于自己的土匪。

“山楂汁,有那么酸吗?”顾千城低头喝了一口,满意地眯眼,“味道正好呀,甜甜的酸酸的。”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顾千城点头吩咐:“幸得北齐人少。”要是北齐人和大秦兵马一样多,那绝对是个威胁。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殿下,我们这是去哪?”懒懒的靠在秦寂言怀里,顾千城的声音还有刚醒来的迷糊与慵懒,挺好听的,至少秦殿下这么觉得。

知道她不会顾念姐弟之情,连姐姐也不叫了。

说话间,武毅将顾千城丢下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双手奉上。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顾夫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顾千城居然敢威胁她,胆子大了!

“走?小姐你可不能走呀,你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辈子就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不行……大小姐你等等,我去找老太爷,老太爷一定会为你做主,今天的事受委屈的可是小姐你。”孙妈妈说风就是雨,摸了一把眼泪就要往外走。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平西郡王看秦寂言与封似锦脸色不快,心中一跳,不安的道:“这个时候诏殿下和我回京,莫不是皇上他……”后面的话平西郡王不敢说,可他话中未尽的意思,两人却明白……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老爷子说的是事实,我要解释什么?”顾千城将棋盒盖上,神色平静的坐回原位,看她的样子,绝对是早就明白自己的弱点。

一说完,丫鬟就缩了起来,生怕被老爷子盯上。

“就去前面的祥云楼。”身着一品朝臣的老头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立刻跟着动了,可不等他们迈步,意外就发生了……坛中人将意思表达出来了,可顾千城却没有动,因为……

她有善心,可她不会因为善良而害自己,她所做的任何善举,都会以保全自己为先。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看样子和那些蛊虫有关,弄死吧。”顾千城对蛊不了解,她也不想带着一个危险物乱跑,所以……弄死最省事。

“哧哧……”白卵里面不知有什么,许是被火烤的难受,不断的挣扎,偶尔会凸出尖锐的一角,不过不管白卵里面的东西怎么动,它都无法破卵而出,或见外面那一层透明的东西,不仅能保命它的命也能要它的命。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心腹之人,在赵王面前说秦云楚最近小动作不断,可是……

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人多,秦寂言从大营出来,不过是五天的时间,就遇到七批杀手,五批死士,数量之多让人头痛不已,疲于应对。

秦寂言没有应声,只是沉默地吃着手中的食物,待到吃完才道:“千城,还记得你和唐万斤赶来西北,走得那条道吗?”

赵王离开前,除了将城中一应粮草都打劫走,城中富商家中的金银也被赵王抢空。官府中凡是不臣服赵王的人都被赵王给宰了,而投靠他的人则一起被带走了,整座城没有一个当官的在。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至于他和千城?

“简直是玩笑。”

那位姓程的将军难道不知道,双腿残疾对一个少年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如果说,在此之前他还怀疑老管家,认为他并没有给顾千城下什么择子蛊,那么在舱底的那几天,就让子车打消了这个怀疑。

要是顾千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就是十个他也赔不起。

他们寻了大半个月,翻天入地寻找的人,居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这真是太他们让人不爽了。

“让祖父和父亲担心了,我没事了。”顾承欢嘴里的药丸早就咬碎吐了出来,此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那里。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没有。”大管家说完后,连忙低头。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走到长生殿外,带路的人停下脚步,屈膝道:“还请陛下稍候,容我禀报圣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