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公司

飞阳若陌-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5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2章:如堕烟海

飞阳若陌 44952

“为什么?”

走的近了,便听到大厅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声音不是很大,听不清在说着什么。

那两个侍卫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是却不敢违抗,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然后猛然的推开了大厅的门。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看到太上皇对上官云端的亲密,微愣了一下,眸子中微微的隐过一丝疑惑,太上皇对云端似乎有着一种极为特别的感情,仅仅是因为,他要娶云端吗?

“不过,这个办法有些冒险,而且需要父皇的配合。”二皇子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略带神秘地说道,其实,这个办法,他已经想了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总不能跟一个‘傻子’去计较吧。

接下来,有些节目只是开了个头,便被他喊停,能演到一半的,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有两个到了三分之二时,才被喊停。

他知道,鸾儿一向坚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他记得鸾儿曾经说过,她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那怕身险困境,就算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

“王爷,王爷,不好了,太上皇让人来传话,说宫中发生了大事,让王爷等人快速的进宫。”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的声音在门外急急的响起。

“你不要说,听我来说。”他微微的顿了一下,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那低沉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嘶哑,更有着几分心疼。

上官云端此刻就是故意的用的姑娘,她不是很高傲吗?

“云端,这就算是我们迟来的洞房吧。”凤阑绝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一脸轻柔的望着她,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爱意。

那个宫女的样子,的确是先前凤阑绝让人带过来的宫女的样子,只是,刚刚,她望向那个宫女的眼角时,却感觉有些不同。

而她此刻刻意的提起了夜无痕,只怕是为了刺激凤阑绝,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当真是用心良苦呀。

不过,就算她真的会弹,她也没有那个兴趣跟这个女人比试。

而她在说出这话时,一双眸子更是慢慢的望过那些在场的大臣。

众人纷纷的愕然,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傻呀,这样的场合,竟然这般的蔑视皇上,皇后,就那么直直地坐在位子上了。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她一时间,并没有发现夜如梦的目的,从她的方向,也并没有注意到夜如梦身子的异样,只是看到夜如梦的手,紧紧的握在她的椅子上,遂略带不满地说道,“你这丫头,坐好了。”

说话间,便想要将夜如梦的手移开。

夜如梦虽然极为的不甘心,但是,自己此刻这般的狼狈,只能一脸气愤的下去了。

“你?这是哪儿来的丫头,竟然在这儿撒。”老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身子都微微的发着抖,刚想要发威。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她并没有再去看叶寒,更没有去求他的,而是慢慢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轻声道,“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上官云端知道那个人,绝对还在暗中看着她,也知道,想要骗过他不简单,所以,便直接的推开了南宫雪房间的门,迈了进去。

只要除去了凤阑绝,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夜无忧瞬间呆住,脸上的笑也随即僵滞,一双极力圆睁的眸子错愕的盯着上官云端,直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他才回过神来。

“是,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夜无痕马上就要离开了,她一定会跟着夜无痕一起回去。”叶寒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重,喃喃的低语道。

蓝魅辰先前看到她神情间的防备时,心中便多了几分懊恼,再看到她竟然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明显的是想要躲开,脸色不由的一沉,身子却也快速的一闪,闪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上官云端看到那个侍卫抬起手,似乎想要擦脸。

一双眸子更是微微的的眯起,眉头微蹙,似乎在想着什么?

既然已经不管她的事了,她还是先回去,要不然?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不等李贵妃开口,夜无志便狠声说道,“皇后与李贵妃本就是水火不相容,对本王一向也是看不惯,只怕早就想除去我们两人,所以,这件事,皇后的嫌疑最大,更何况除了皇后,别人也没有这个胆子呀。”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将军,发生什么事吗?”凤阑绝走向前,略带疑惑的问道,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忍不住的望向那身着大红嫁衣的人儿,眸子中带着不曾掩饰的轻柔。

“雨儿,你们将军府怎么会让她来参加选亲呀,就不怕绝王看到她这个样子生气吗?”一个与上官凌雨坐在一起的女子一脸不满地说道。

在经过那根树枝时,几个女子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上官云端心知肚明,但是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般,还故意的放慢了脚步。

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跟他开这种玩笑。

其它的人都没有出声,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都在等着她醒来。都希望她能够快点的醒来。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凤阑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双眸微转,望向了凤阑锐的双腿,再次微微的一笑,“凤阑锐,你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而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跟小晚在一起了,而且是明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玉的案子,他倒是不想过多的过问,毕竟今天他既然出现在了这公堂之下,尚书也不敢肆意包庇。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李公子刚才可都一一看清楚了?”上官云端心中冷笑,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怒意,但是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声音也是极为的平和。

而李玉也快速的跑上前,等到终于看清了那画像时,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慢慢的阴沉,变黑……此刻房间里有好几个宫女,她也无法保证这些宫女都靠的住,若是叶寒一旦说漏了,传到那个的耳中,她的计划只怕就被破坏了。

“情况很复杂。”此刻的叶寒隐去了平时那痞痞的样子,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她的身子本就虚弱,此刻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张脸,更加的惨白,身子似乎也微微的有些摇动。

秦思柔的脸色愈加的惨白,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阴沉。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上,顿时浮出五根鲜明的手指印,半张脸也快速的红肿起来,可见二夫人用力之大。

她刚刚说这些话,更能引起她的共鸣。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凤阑绝的眸子微闪,错愕中更多了几分赞赏,唇微动,低声道,“你说的很对。”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我们这样,只怕不好进去。”上官云端望向凤忆希,一脸沉重地说道,那么多的侍卫,以她们两个人的能力想要避开,只怕不太可能。

平时,太上皇的这儿,可是没几个侍卫的。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上官云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自始直终更是没有说一句话。

那略略带笑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纵容,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回到王府时,一个侍卫却快速的向前,低声说道,“王爷,丞相大人让人来请王爷,已经来过很几次了。”

“不用说了,你就这么回去告诉你家丞相就行了。”凤阑绝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次没有再停留,也没有再给那人开口的机会,揽着上官云端直接的进了王府。

上官云端微惊,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

“都离开了吗?”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突然沉声问道。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皇上放心,属下已经吩咐轻功最好的几个人暗中跟着,一有情况就会回来禀报的。”那个侍卫,再次恭敬地说道。

而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听到那略略带笑,极为轻缓的话语,却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是,是。”尚书大人连连的应着,等到夜无痕落了座后,才重新坐了回去。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没事吧?”站定后,凤阑绝紧张的检查着她的全身,担心地问道。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那丫头先前,还一直维护着她的主子,只是,却没有想到,她的主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来杀她了,这丫头只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主子的手中,而且还是这种凄惨的下场。

“是呀,欣儿姐姐说的对,这样子怎么能参加选亲呀,要不还是让她回去换件衣服再来吧。”另一个女子‘好心’的建议。

上官云端随意的拿起桌上的点心慢慢的品着,为自己终于不用去参加那见鬼的选亲而暗暗高兴。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似乎完全就是为她定做的。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上官傲天的脸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有着难以置信的愤怒与沉痛,想要去阻止她,但是,他与她们的距离有些远,而二夫人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狠,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而她的眸子更是毫不留情的绝裂。

“我没事。”上官云端望向他,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感激,也带着几分异样的情意。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虽然上官凌雨已经死了,但是二夫人与那个上官凌霜却是不能不防,而且接下来云端肯定会查她娘亲的事情,这事肯定与二夫人有关,二夫人肯定会想法阻止,所以,云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不能离开。

南宫雄可是有名的老狐狸,自然听懂了凤阑绝的意思,王爷进了京城,没有进宫,先来他这南宫世家,是看的起他南宫世家,但是,却也不能太过张扬了。

王爷的意思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南宫世家。

很难想像的出这样的南宫逸竟然会是当今商业的巨头。

“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此刻的上官凌雨虽然也有些怕了,被人割了舌头,那她就不能说话了,她的脸已经被毁了,再被割了舌头,那还是个人吗?

爹爹怎么会在这儿?(刚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事情,凤阑绝还没有来的及跟她说清楚。)

夜无痕的目的,是想要折磨上官凌雨,是想要让上官凌雨生不如死,或者最后会折磨她到死。

“绝王这是什么意思?雨儿她怎么会懂武功,她从小就在老身的身边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老身的身边,根本就没有时间,更没有可能学武功。”老夫人也是一惊,但是却随即快速的反驳道。

绝,真绝,不过,正合她意。

“王爷让你过去呢?”那来喊她的丫头,看到上官云端竟然还要吃东西,眸子中,漫过明显的怒意,语气更加的冲了,这次连王妃都省了。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吃饭。”上官云端微微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丫头一天到晚就想将她往夜无痕怀里送。

说话间,夜无痕已经迈了进来,只是踏进房间的那一瞬间,却是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下意识的圆睁。上官云端并没有接着蓝岚的背下去,而是自己重新从头开始背的,字字清晰,不急不缓的背了起来。

若不是因为心中有了他,她怎么都不会答应嫁给他,那怕他是绝王,那怕知道这是两国的联姻。

这话的确够狂,若是在现代,倒还不算什么,但是在这古代,一个女人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就真的是有些惊人,所有的人统统的被她彻底的惊住。

“王妃说的真好,我们女人是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场中一些女子也纷纷的议论着。

多亏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她。

“是,你刚刚表现的十分出色,讲的也十分的精彩。”,凤阑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笑意更浓,而随着那满满的轻笑,就连那眉角都微微的上扬,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至于本王的子民吗?臣服与本王的王妃,就等于臣服本王。”

“呃,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脸皮竟然这么厚呀?”上官云端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自做我情了吧,什么叫做臣服于她,就等于臣服与他呀?

“什么呀?瞧不起我呀?这点苦,我还受的了。”上官云端听到她话,略带不满地说道,他的意思不是明显的说她吃不了苦吗?

这就说明,她已经完全的信任他了。

这样的话,整个天下,只怕也只有她说的出口。

后面的人,都是纷纷的惊住,那个太监的嘴巴极力的张着,都快要塞的下一个鸡蛋了。

难道是她多心了?

“是吗?”上官云端心中暗惊,但是却仍就一脸冷静的望向她,唇角也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太上皇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