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望着,电梯在往上升,可小颖和梵狄就像是被点了xue一样呆立不动,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他甚至能看到她瞳仁中属于他的倒影。这感觉有些微妙,他被这双清澈动人的眼睛吸引了。以前没能仔细看过这双眼睛,但此刻,她就这样毫无预期地撞进了他漩涡般的双眸。

见水菡走到面前,五姑妈晏少蜻阴沉着脸说:“你干什么去了?”

水玉柔忍不住在想,如果复仇的结果换来的却是永远失去水菡的心,值得吗?与女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彼此的心却远隔天涯,这样的生活算是幸福吗?就是她想要的吗?

这让纪雪薇更加有信心和目标了,因为她家的背景也不弱,这么一来,她觉得跟晏家之间的距离就更近,回国之后,加把劲,再加上父母早就将晏晟睿看成是女婿了,只要她和晏晟睿顺利发展下去,一切都是可以实现的。

得了,这咬人的习惯肯定是遗传到水菡了!

水菡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慢慢的,仿佛穿透了阻隔的这只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哽咽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你……怎么那么傻啊,你知不知道,跳下来很危险的,万一你……你……”

晏锥,洛琪珊,蓝泽辉,邓嘉瑜,这四个人都是代表着一方家族,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在场的人不得不去注意,因为他们的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带来商界金融界的波澜。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墙头草了,站队很重要。

只是,在他进去之后就立刻吩咐手下要加强对这周围附近的监控,这就让山鹰纳闷儿了……老大不是说没发现异常情况吗?难道老大有啥情况没说的?照理说不会啊,老大那么威武,如果真有人偷窥,不可能老大出马还抓不到的……

“这家伙,出手这么大方,哥现在就得考虑考虑以后他要是跟兰芷芯结婚了,我该送什么呢?”梵狄说着果真还露出思索的神情。

“嗯?谁敢欺负你?”杜橙的脸色一下就黑了,凑近电脑屏幕一看……

水菡很喜欢喝花生浆,以前就是母亲会经常为她榨好,现在换成晏季匀了。

“我……我……”水菡捂着嘴,转身就往洗手间跑去……

晏季匀俊美的面容上布满了冰霜,他最忌讳的就是被人骂娘,而这个中年男人一再地骂,活该被收拾。

几分钟之前他还跟她吻得难分难解,按照现在男女之间的游戏规则,接下来就该是顺理成章地进行下一个步骤了,这里就是酒店,开个房间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如果兰芷芯不主动推开他,兴许,下个阶段的那种事儿就会发生了……

她的声音因喝了酒而显得更有种别样的沙哑,平添了几分xing感之余也更有让你人心疼的脆弱。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到了洗衣店门口,车停下,兰芷芯打开车时那一刹,亚撒蓦地冒出一句:“把我家的钥匙拿去,你取了衣服直接去我家,买点菜做晚餐,我晚上会回家吃饭。”

她缓缓蹲下来,眸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两眼泛红,颤抖的手伸出去,像着魔一样的轻轻抚着他的眉眼,如痴如醉,饱含深情的目光里又夹杂着浓浓的痛惜……这个男人啊,是她唯一爱的,任时光荏苒都忘不掉擦不去的人啊……

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梵狄这种沉稳镇定的气势感染,找到了主心骨,他们也没那么慌了。这就是领袖的力量,与生俱来的会有一种超常的气场,压得住众人浮躁的心。

晏季匀揽着她的肩膀,冷硬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他深沉得如同大海一般不可测,不正面回答,只是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凉薄的唇触着她的肌肤,淡淡地吩咐:“洪战,去一医院。”

“咳咳……刘医生,太谢谢了,真是劳您费心啊……”

似乎是千言万语都堆积在心头,一时间还没有头绪。

陈羽艳察言观色,在宝宝吃完之后,她将宝宝送到洛琪珊怀里。

“我大哥的孩子以前小时候,我也帮忙带过。”晏锥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就解释了,但实际上当时他帮水菡带孩子还是挺费心了。

老板娘说着还用力拽着水菡往储藏室那边走,因为水菡的行李还放在储藏室隔壁的小房间里。

“进去。”晏鸿章苍老的声音里含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你……你别对我凶……我不会怕你的。”水菡壮着胆子说,可心里还是发虚。晏季匀凶起来的时候那双眼睛就跟利剑似的。

香妇血如禁。“水菡,你大着肚子,不宜跪拜,站着吧,心诚就行。”晏鸿章语气温和,冲着水菡鼓励地点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希望你们在天有灵,保佑我肚里的孩子平平安安……保佑……”后边一大串的保佑,水菡闭着眼睛默念着。

杜橙和童菲可是受梵狄邀请去参加婚宴的客人之一,现在,按童菲的话说是先来熟悉熟悉场地的……实际目的就是来现场感受一下美食的气氛。对于一个不能随意大吃大喝的孕妇来说,面对美食是需要勇气的。

“你……”晏季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水菡咕咚咕咚跟喝饮料似的,将一大杯红酒灌下肚子去了。简直就是囫囵吞枣,跟猪八戒吃人参果没两样。一瓶上万块的红酒啊……

晏季匀脸色沉凝,眉宇间隐现忧色:“毛律师,我爷爷为什么会晕倒?有什么征兆或是在晕倒之前他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有没有受到刺激?”

晏鸿章在毛秉华的律师事务所里突然晕倒,由于他身份特殊,不管毛秉华多么得晏鸿章信任,他都要接受晏家的调查。而另一方面,晏鸿章所立的遗嘱时什么内容,目前由于晏鸿章只是在抢救,还没死,律师是不可以透露遗嘱内容的。

真正关心晏鸿章的人就会真心希望他能度过这一关,至于别有用心的就另当别论了。

“情况不乐观,继续等着吧。”

“嗯,可以了。”晏季匀说完就从浴缸里起身,顺手拿过一条浴巾擦拭着身上,但却不穿上裤子。

可显然她估错了。不是谁靠得近,谁就能得到梵狄的心。

“没事最好啦,我先闪了,一会儿还要去赌船。”

“我……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承诺,说实话,你的出身和背景,一定不会被我身后的皇室所接受,我的父母也不会接受。他们迟早会为我安排一个或者几个妻子,并且还都是一个个家庭显赫的,不会是平民。这是身为皇室人员所不可避免的……”

窗户里透出微亮的灯光,那里边睡着一个可爱的小公主,正在做着甜甜的美梦。爸爸妈妈都已经将风风雨雨为她挡开,照耀她的就是一片暖阳……

nike在兰芷芯走之前曾经与她商量过,等她离开之后,安顿下来,会通知他,到时候他会去跟她汇合。可计划跟不上变化,兰芷芯也不知道赫淑娴会派人拦截她,以至于临时改变了目的地。而亚撒在火车站时的表现又让她大受感动,终于明白自己的心其实是向着亚撒的,根本无法强迫自己去接受别人的感情。

两兄弟在外型和气质上是各领千秋,不同风格的美男子。晏季匀五官深邃立体,成熟内敛魅力指数超高,而晏锥比晏季匀小几岁,外型属于柔美型,却不阴沉,而是散发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气息,属于暖男型。然而,他的暖,只限于少数人,他给洛琪珊的印象就是一个冷漠无情加痞子。

无奈沈蓉和晏鸿章都眼巴巴地希望晏锥能早点结婚生子,却又知道不能再逼他,否则结婚了也不会幸福。因此,先派晏季匀来瞧瞧晏锥的情况,是否真的与洛家没戏?

太好了,有了这个吻,他还敢说将她当妹妹吗?

童菲白希的脸蛋皱成了酸菜,紧紧抿着唇,摇头:“吃不下了……”

水菡也和童菲站在一块儿,笑盈盈地看着杜橙:“听到了吧,不要以为已经到手了就大意,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你的表现随时都会计分的。”

暴怒下的晏锥,犹如狂风过境,横扫一切,吞噬着眼前这刚刚盛开的花朵,一丝鲜血从流到她脚跟,她紧紧皱着眉,但却唤不起晏锥丝毫的同情了。

“梵狄,你真的不怕死?我不信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你是人不是神,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会死在我手里!”梵赫磊狰狞的面孔犹如邪恶的化身。

她嘶哑的声音带着一股莫名的力量,震撼着每个人的心。梵狄魁梧高大的身躯有着一丝颤抖,前所未有的感动在心中升腾,看着眼前这瘦小的女孩儿,她的脸上有丑陋的疤痕,但是她却有着一颗至真至纯的心,在生死面前,义无反顾地愿意与他一同赴死,这一份坚定不移的爱,他何德何能可以拥有呢?

晏季匀弯下腰,温柔如水地目光凝视着沈云姿:“你好好养病,我明天再来看你。”

其实洛琪珊对晏锥的感情是她自己一直都在刻意压制着的,并非今天才开始,而是早就萌芽了,只是她之前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心。

打量着这座幽深的大宅,洛琪珊能感受到那种庄严华丽而又深邃的底蕴,想起外界的传闻,说晏家大宅就是现代化的宫殿,说曾有人花10亿都无法让晏家人卖掉这宅子。

“怕有人看到?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现在回房去就可以大战一场了?”晏锥戏谑的眼神,故意曲解她话里的意思。

童菲从在路上一直沉默到进家门,都在思索着一个重要的事情,有时陈尧说话她也没注意。

人非草木,晏鸿章觉得自己年纪越大越是没了铁石心肠,很容易心软,只得叹气道:“好了,陈淑芬,你就留下吧,至于工资,还是按原来的照发,你别以为我是没钱发工资才把人都遣散的。”

两条伤口就像是两条丑陋的蜈蚣,破坏了这张脸原有的美感。由于伤口很深并且长,加上错过了治疗时机,还有过感染,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刚受伤时,伤口虽然深,可若是能及时缝针,愈合后只会有细细的一条痕迹,再来个祛疤的小手术就能搞定了,但现在,两边的肌肉没能长到一块儿,反到是缝隙中间长出了新肉……这样就算是愈合之后,她脸上也会犹如多了两张嘴巴一样。

可怜那酒店才刚开始修建不到一月……而那边的zf态度坚决,为了保护古迹周围没有其他建筑影响观瞻,规定是早就有了的,只是,洛凯旋远在中国,对于当地zf的规定,他不知道。而张骏有意隐瞒了这一点,在酒店停工之后,他向洛凯旋谎称他也是事先不知情。

晏锥心里一紧,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她的手也自然地抱住他的腰。

进到医院的手术室,跟以前在学校里做解剖实验时的感觉是大不一样的,只有真正站在这里才能体会到那种压抑和几乎要窒息的感觉……大多数第一次来实习跟台的医生都这样。

实际上,邓林夫妇本就是想通过这次晚宴,公开女儿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觅得一位佳婿。

每次一到家宴的时候,晏季匀就是掐准了时间到吃饭的点才来,吃完就走。他不喜欢对着一群虚伪嘴脸,明明一个个都巴不得他别回来,可都还要假意敷衍着,维持表面的和睦。那一张张犹如带着面具的脸孔,晏季匀连多看一眼都懒得。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爷爷……您这么晚还不睡。”水菡这话里透出一点责备,这是因为她紧张晏鸿章的身体所致。

水菡呆了呆,随即皱起小脸……糟糕,她只顾自己,忽略了晏季匀。他母亲早就去世了,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比她更难受。

“来,给你涂上唇彩。”晏季匀扬了扬手中粉红色的小管子。

外界不少人都在猜测亚撒的私生女到底在哪里,那个中国女人又是谁?可需要知道真相,还是得费一番功夫,暂时兰芷芯和嫣嫣的资料还没彻底曝光出来。

刚走进客厅,洛琪珊望了望沙发……对了,她忘记拿被子了,转身又回到了卧室,可是,这时候洛琪珊才发觉,被子不在chuang上?

所以呢,这小夫妻俩,在长辈的关怀下,又经历了一个激.情的夜晚,至于今晚会不会怀上宝宝,这可就说不准了。即使没怀上,那这鸽子汤在今后还是得继续喝呀。

果然还是晏少精明啊……

洛琪珊也不做多问了,就等着他自己说吧。

“来,点蜡烛,许愿了。”

可怎么办,她好像是越来越喜爱这样了,吻到极致然后躲在他胸膛听他的心跳声,那真是一种美妙的旋律,这……就叫做依赖吗?

杜奕铭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屏幕上,而嫣嫣却时不时瞄一下身边这位小帅哥,她显得很悠闲,轻松,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输。

杜橙最后只说了一句:“嫣嫣丫头,我们支持你,将晏晟睿那小给追到手!当年他可是说了长大后要娶你的,哈哈哈,现在,是他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洛琪珊也很干脆,随即将昨天在会议室里发生的一切,以及之前关于唐家祥的手术,家属的误解,u盘的丢失……等等全都一股脑儿说出来,顿时感到整个人舒畅多了。

人们七嘴八舌地来向水菡打听,这些可都是一方富豪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在水菡面前也都跟普通人差不多了,只因她的起点太高……晏季匀的老婆,谁敢小觑?

这前后才不过进门两分钟而已。

“嗯,我们出去吧。”水菡转身,手扶在门上,看着服务生喜笑颜开地走过来。

贺雨燕妖艳的红唇勾出一抹狐媚:“既然他们有事要办,我们来开牌也是一样。亚撒,亮牌吧!”

杜橙这货故意佯装很轻松的口吻,轻声问:“亲爱的,你们还没回家吗,在做什么呢。”

一霎间,芊芊石化了,脑子一片空白,而童菲也是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伤,只是用这个药擦,以后会留下疤痕的,影响美观。除非是用更高级的药……”梵狄随口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小颖说。

“阿凡,下去吃饭吧,都做好了。”小颖穿着红色的衣服,一身喜庆。

“妈妈,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豆子发誓一样响亮地说。这小家伙才十岁,可是已经比同龄的孩子懂事,他的目标不是上个初中或高中,他只想上大学。在这儿的人大部分都是觉得上了大学之后就有出息了。

“就算轮到你叔叔也轮不到你即位!”

亚撒将信将疑的眼神看着母亲,语气格外冷:“莫怪我会怀疑到您身上,在c市的时候,是您最先要抓嫣嫣的,我们刚回到皇宫没几天,兰芷芯和嫣嫣就出事了,这真的只是巧合吗?难道不是您留在c市的人干得?”

梵赫磊和何宇森狂笑的声音不绝于耳,看着梵狄和小颖越走越远,一半身子都没入海水了,他们不但没有半点不忍,反而是笑得更猖狂了。

既如此,他出门的时候忘记了某样东西,似乎就成了自然的事了。当他再返回来拿的时候,却无意中听到了母亲在讲电话……

这个小小的生命来到世上的过程十分艰辛,他脆弱,但也有种令大人都为之钦佩的坚强意志。晏季匀今天又看到孩子和中药了,那一幕始终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心疼的同时也深深地为孩子的坚强而折服。凝视着这个缩小版的自己,晏季匀的心久久都难以平静……孩子睡得好甜好安详,美得像个天使。真希望这小不点儿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到时候他会给孩子找个最好的学校……

岂有此理,她睡地板?有没有搞错!还叫她不准对他有不规矩的行为?说得好像她真是个花痴女?怎么他不是应该很有绅士风度地让她睡chuang吗?到底哪个他才是真实的一面?

“琪珊!”女人挥手打招呼。

尤其是晏锥,他对她的信任,超出了她的想象。他深厚而隐忍的感情和付出,让她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爱。不但如此,还找到了张骏回国来……这一趟,对洛琪珊和晏锥来说,太值得了。

投票的结果很简单,二比二。但也透着诡异。晏鸿瑞竟然弃权了,而晏锥却出人意料地投给了晏季匀。黄敬投给乔菊,另外两位外姓股东也分别投给了晏季匀和乔菊。就这样二比二的结果,僵持不下。

哈吉能当上国王,那会是庸才么?以他对亚撒的了解,知道这货没说真话,但他也不当面拆穿,他相信亚撒做事是有分寸的。

“你们不用接我出院,有梵狄在就行了。”梵顶天冷冷地回绝了梵碧莲和梵赫磊。

这个女人,望着报纸上水菡的照片,眼中的怨毒和嫉恨越来越浓烈……只因为,她就是彭娟和林烨最初打算送去交差的人,而那天正好她在半路上遇到堵车,迟了那么几分钟,所以水菡被林烨打晕带走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遇到了晏季匀,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不知道水菡怎么样了……今天她会不会来学校呢?”童霏心里在默念着。

忽地,耳边传来一些低声的议论,童霏怔忡地抬眸望望,跟着同学们的目光回头一看……

水菡一呆,心底倏然升

“没有。”水菡瞄了他一下,一副“我懒得理你”的神情。

“我是你老公,夫妻俩做那种事,有什么下流无耻的?还是说,你这是欲拒还迎?”男人低哑的声线饱含着浓浓的情.欲,在她羞愤的目光中,他抱着她的腰,抬起,再缓缓沉下坐于他身上……他是善于掠夺的狼,在公园见到水菡时,他已经蠢蠢欲动了,现在是自己的地盘,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梦想过有一天要当个美美的新娘,现在,这个梦变成现实了,这滋味比梦还要甜……兰芷芯缓缓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穿着婚纱和亚撒穿礼服,中间嫣嫣穿着公主裙,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画面,可以想象到时候最抢镜的或许不是新娘新郎,而是嫣嫣小肉墩儿……有种可怕的观念叫做——先入为主。这是很多人潜意识里都会犯的毛病,并且还是一旦犯了就很难纠正的。就像兰芷芯和卢洁莹认识的事,如果是在亚撒看到照片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或许他还不会那么生气,但由于他是先看到的照片,那一刻,被骗的感觉瞬间产生,即使现在兰芷芯努力解释,有合理的理由,可是在亚撒心里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五万买一个消息?这不是个小数目,可以说是亚撒遇到的开价最高的一个人。以前哪怕是在生意场上遇到棘手的事情,需要咨询,需要内幕,也不至于花五万买个消息。

可是,思来想去,这个打电话的人也神通广大了,先,对方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码?怎么知道他六年前的事?这是他的秘密,怎么会被陌生人知晓?

兰大庆闻言,有点得意地说:“我敢见你,当然是有把握了,以你的身份,想要查我,很容易的。所以我觉得可以这样,你先付给我两万,你去查查我说的消息是否属实,然后你再将剩下的万打在我户头上。”

“上车,我送你。”杜橙还保持着最起码的风度,即使分手,他也不能将一个女人丢在这雨中吧。

但杜橙不知道的是……被嫉妒心淹没的女人,其思维不能以正常人标准来衡量了。方凯琳看似是理智,冷静,大度,可那都是假象。

电话那端,童菲愣了愣,好想见他啊,本来是想着趁中午去给他送饭就能见一见,那现在是要等到晚上了,可这话她是怎么都说不出口啊。

人嘛,哪有不生病的,总有个时候得和医院打交道。梵狄一向身体强壮,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这次是因为阑尾才第一次住院。

“季匀,过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乔菊轻轻招手,看似慈爱,实际上晏季匀却能感觉到奶奶的笑意里含着几分莫测的冷意。

老板是行家,自然能识别这是一块货真价实的“和田玉”,并且是其中最受人青睐的羊脂白玉。入手温润滋泽,如油脂一般细腻,形状古朴自然,价格定然不菲,只不过嘛……

丢下这句,梵狄缩回被子里,懒得再看那男人一眼,闭目养神。梵狄知道,中年男人再也不会急着将他赶走了,接下来他可以安心养伤。

说到底,这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梵狄心中有歉意,加上他是个有风度的男人,总不能不管她吧。

三人说着聊着到了十点多,小豆子该睡觉了,而小颖折腾了一整天,她更需要休息。

有一首唱得好——“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洛琪珊深深地沉浸在晏锥刚才的话里,她不傻,她瞬间领悟到,她需要搞明白的一个重要的关键就是——她真的会过婚姻生活吗?甚至,她和他,现在渴望要孩子,可对于生孩子之后的种种问题,真的考虑清楚了?

“是没生气,可也没多舒坦,要不是念在你们都很守分寸,我才不会这么忍着,早就蹦出来揍那小子了!”

“啧啧……好酸的味儿啊!”

杜橙微微一怔,老实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其实我和凯琳的干着现在的工作,假期是不固定的,国庆的时候要想两人都一样的排班,更是不容易,所以……预计是不会出行了。”

不知这是否是恶有恶报,如果是的话,彭娟的报应来得不算晚,并且真狠。

热情的小妻子第一反应就是想送上一个香甜的吻,可是……却发现中间有障碍物。

======呆萌分割线======

“呵呵,晏总,您这是说得……咱们只是担心董事长,不是在逼你啊,对公司,咱们绝无二心!”

“外边大把大把的千金小姐仰慕你,你想要女人还不容易么,可你这……未成年少女……”

“。。。。。。”

这一愣神,对洛琪珊是种煎熬,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将这么闷闷的男人给撬开,他的心门,她摸到了,只差破门而入了。

除了你.妈之外!”洛琪珊的刀子又近了一寸!

“快别说了!”沈蓉忽地严肃起来,紧张地望望四周,生怕这些话被人听了去。

“ok,你坐下,慢慢想。”梵狄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眉宇间隐透着轻快,看来小颖是心动了。

嗯?梵狄低头一看,杯子空了。

“咳咳咳咳咳……”小颖呛到了,却也因此而拉回了神志,羞涩得脸红了。

晏鸿章佯装没好气的表情对晏季匀说:“你这小,这么快就成妻奴了,真是……就不能硬气点啊?”

坐在晏鸿章旁边的人是晏锥,就他最冷静了,说话比较少,低垂的眼帘里隐含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无奈……水菡都怀第二胎了,晏季匀就快要有自己的第二个孩,可是晏锥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反差实在有些大,怎不叫人心生感慨呢。

助理闻言,愣了愣,随即赶紧附和:“对对对,咱们的眼界可不能这么低,就算在这一行闯出一朵花来,那还是车模。但如果你那位亲爱的可以将你娶回家,那就不一样了,你呀,到时候立刻身价倍,可不羡慕死外边那帮女人了!呵呵呵……”

童菲在收到这条消息时急急忙忙点开听,可当听到是方凯琳的声音时,童菲的心,再一次狠狠地抽痛着……是啊,她怎么忘记了,杜橙“已婚”,他就算住院,也还有方凯琳照顾的,她要是跑去看他,不成了多此一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