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于你倾世繁华

叫我打漂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60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0章:旁征博引

叫我打漂亮 86006

到了冷饮店以后,张兰兰点了一杯红豆奶昔,突然间就说道:“为什么你知道是陆雅跟踪你,还这么无所谓的的样子?”

张兰兰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将另一份冰沙推到了我的面前说:“是啊,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你在这一次一次的中的磨难中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女生。”

然后就是陆雅的声音:“哼,我才不在乎这几万块钱。不过……这林梦竟然会妖术,一谦不喜欢我,或许也是她跟张兰兰这两个女人使得妖法。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一谦才会不喜欢我。”听了张兰兰的话,我长舒一口气。既然张兰兰能有办法将这个不知名的鬼魂给收走,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刚才还觉得山欲里安静的怕人,可是此时屋外去风声大作,难道是要下雨了吗,可是刚才天空中的星星却彰显着应该是晴天啊。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快步走到一处挂着我的照片的相框前,可没想到就当我的手快要碰上相框的时候。宫一谦从后面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后拉。

谢天谢地,丹凤看懂了,只见她说:“我看出你的口型说的是丹凤两个字,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觉得你就是林梦。”

之前张兰兰跟我说过,变成鬼的东西都会记得对它来说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然后在那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无论是有恩还是有仇,都能够找到那个人。也有的鬼是来不及留下印记,所以只能凭借着生前的记忆来到之前经常跟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现在我是再一次的看到了哑语的迷人之处,若是我们这些人都学会了哑语,那还何愁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呢。

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游离魂了,如果可以将他打发走了,我们就可以继续的前进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猛然停了下来,因为我的手臂一直是挽着张兰兰,所以她也没有意外的就跟着我一起停了下来。

厨师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个小姑娘一点礼貌都不懂,来别人的地方还那么撒泼,你给我闭嘴。”

我不敢贸然的去采食。

我一听,连忙站了起来。我对阿明说:“走得动。你家里有没有吃的喝的呀,我都又饿又渴。”

就这样,我们又继续上路了。也不知走了多久。我觉得我的脚都已经不是我的脚。都没有知觉了。

“对不起,张兰兰,为了我,差点儿让你遭遇到不测。”我真心地向张兰表示我的歉意。有如此的闺蜜,我今生来这世上走上这一遭,也不算是白活了。

“你若是赶忙忏悔,又如何会对我出手,看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宫弦嘴里冷冷的吐了这一句后,就不再说话。转而咬破了他的左手食指,这一回他是以自己的血来画符纸。

却在这时,我发现我真的想错了。那个一直靠在树干上的身影,他并不是模具,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会动的物体。

“林梦,你真调皮。没事就好,快说说看,你遇到了什么东西?”

直到全部收拾得很整齐,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做的了,也没什么事可以拖延我上床了,我才不情愿的上了床。

“你别问他了,让我来替他解释吧。”宫弦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我的身边。

也许宫弦又使用了法术吧,我觉得还没有走多远,我们就回到了白杨树的这一边,有着五栋房屋的地界。

“到底是哪里?”

门外隐约传来了一个老婆婆的感叹声:“这地儿真好呀,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来的地方。”

这又是何苦,我都不相信一个人没了脸皮还能活下去。所以谈什么救不救的,面前的女子将帽子摘了下来,稳稳的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听到了他的回答,我心中大喜,看来这条差评让他消掉是没有问题了。

这让我想起了古代的酷刑六马分尸。此时虽然大陈仅是被一头牛拖着,也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啦?看到了什么?”张兰还在我的耳边小声的问我。

明明照顾着我温柔似水,却还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为了衬托出他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竟然不惜让这种恶心的东西在房间里乱跑。

宫弦没有可以补充灵力的地方。可是那个邪恶之物就可以通过吸取张兰兰身上的怨气来提升他的修为。本来他们两人就势均力敌,宫弦为了救我已经耗损了大半的灵力,把那个邪恶法可以通过吸收张兰兰身上的怨气来提高修为,这场争斗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也预计了结局。

无论陆雅怎么拨打电话,宫一谦都始终是不接。我有点木木的说:“这个,宫一谦或许现在有事情呢?”

宫一谦不会又做出什么蠢事情了吧?怎么以前没有见到宫一谦情商这么低。

说完,女孩子的话锋一转:“不过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在躺过我妈的床上乱来,我嫌脏。”

“真是造化弄人,我又何德何能?”心中一阵感慨,陆雅这个名字在我心尖上就是一块腐烂的伤。

我低下头,内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盘一样百味夹杂,金龙说的是很对的,我就算得不到解药,等来我的也一样是死。而我如果要是将身体给了情蛊的主人,我就要变成孤魂野鬼。

发牢骚归发牢骚,可是工作还是要做的。于是我摆出一付很敬业很亲和的态度。

“一谦现在跟陈媚在酒店里,他去洗澡了,刚才是陈媚接的电话,陈媚让我们不要去打扰她跟一谦的好事。”我有气无力的将刚才电话里的内容告诉了张兰兰。

张兰兰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说:“那就没错了,我们昨天弄的符纸阻挡了他进来,虽然他还是能入侵你的梦,但是起码没有直接接触你,他昨天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看着面前这样的情景,我感觉到心里面慎得慌。除了手术台上面的一盏灯,旁边均是用蜡烛来代替。

这个张飞到底想要做什么?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谨慎。我默默的将我的注意力转回到台面上,看向面前的张飞。

张飞也对张兰兰露出了佩服的表情,他握拳竖起了拇指,冲张兰兰做了一个表扬的手势。

于是我连忙给宫一谦打了电话。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只要我打电话给宫一谦,几乎没有超过三声响还没有接通的。

说完,宫一谦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宫一谦知道我这里是在哪吗?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我注意到曾大庆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他经过曽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音。第二个则是曽小溪半夜总是要往学校里跑。

“嗯……”曾大庆沉吟道:“不过接下来的我就听的不太清楚了,因为我总不能一直就趴在小溪的房间门口去听听她在里面干什么吧?虽然说我是她父亲,但是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儿不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吗?”

我的短信才发过去没多久,手机屏幕就一下子变成了来电的界面。猛然一下子把我给吓了一跳。我颤抖的抓稳了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张兰兰的名字,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的接了电话。

我还没来得及应声,就又听见张兰兰说道:“我的天哪,之前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你这次碰到的这个买家是不是也是傻,有点智商都不会随意听从人家的话吧,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怎么这样啊。”

体内不正常的渴望男人的感觉,还有此时我的身体自发的往大明的方向走过去的这种举动,我想不相信都不行,我不知于何时中了媚药,此时我明白了大明为何会出来在此处的原因了。

这名字真特别,我在心中想道。真是辛亏张兰兰还有些套路,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暴露了,到时候不仅东西没有问出来,还反而被赶走了。那样下一次金龙就会有防备,我们再想接近他就太难了。

张兰兰对着警方说道:“我们在这个山谷中游玩,遇到了山体滑坡,于是就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你们能来真的是太感谢了。”

“好的,请您稍等。我这就去取。”空姐很有礼貌的对我说着。

当我坐直了身体时的那一瞬间。检查室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很粗鲁的推开。我惊讶的看向了大门的方向,却见推开大门的人是大明跟小功,他们也是一脸疑惑的站在大门外,看到我时,他们眼中的惊喜更是令我迷惑不解。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宫弦,她是谁呀?”我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笑声。眼前随之而来的又豁然开朗。

我先是慢走到小跑,跑到快速的跑起来。心里头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支持着我。我一定要把这对背叛我的人踩在脚底。

那个小老头也不知道如何做到的,他竟然毫不费力的就把陆雅抱了起来,然后轻手轻脚的把陆雅抱一边的沙发了,那动作之轻,那眼神之柔,我从那个小老头的眼中看到了爱恋与痛楚相互交错的表情。

原来钟明打的这个主意,可是为了他的什么大法,就可以任意的获取别人的性命吗?别说是宫弦,我也怒了。我此时真希望宫弦一手灭了他。

“那,然后呢?现在你对着一件物品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写下差评吗?”

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只能张兰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也尝试着放松,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于是我也抓过旁边的红酒,慢慢的倒进红酒杯里。红酒在杯中摇曳,在夜光杯的衬托下红得像血。

张兰兰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又给自己的杯里倒了几杯酒:“来啊,快活啊。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

“至于方法嘛,就是你我的手机在我们还在热恋的时候,为了能够多与你相遇,我在我们两人的手机里下载了想到共享位置的软件,我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找到你的。”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最终大明跟小攻还是采纳了我的意见。他们决定今天晚上先住下来,明日再说。

张兰兰摸着她的肚子,满足的长叹。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门被推开了,陆雅的旁边站着昨天那两个嚼舌根的阿姨。只听见陆雅娇柔的说:“太奶奶,阿姨让我叫您下去吃饭。”

张兰兰骂了一句脏话,用自己的血在空中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图形。当她画完一个图案的时候,隐隐还有一些光亮。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虽然不敢相信,但不得不信。

他这话听的我真不舒服,还没想好说什么,我突然吐了起来,胃里一阵翻涌难受。怎么会这样?我一向都很健康啊,难道是吃坏肚子了?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随便你怎么说。”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月也迷迷糊糊的翻了翻身体。我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机,已经快六点了。小月醒过来了,沙哑着喉咙问了一句:“这是哪儿,现在几点了?”

欣欣平复了一下呼吸说,“它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本事很大。他说只要我伺候好他,就可以让我运气变好、顺风顺水。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帮我劝劝爸妈,宝贝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它只认我一个主人的,我也不怕别人抢走。”

我八卦的问,“哪个明星?”

我只好闭住眼睛,怎么想都不对劲。然后又将被子拉起来,死死蒙住我的头。躲在被子里的我,感觉怎么睡都不踏实。如果我要是背朝着张兰兰,就意味着我要跟那个东西面对面,一想到要被几个鬼一直盯着的感觉,我就怎么都不舒服。

我都有些不忍心去看了。我别过头,看着张兰兰。黑暗中我看不清张兰兰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出一个轮廓。

有了这种想法,任何的事情坐起来都十分的心安理得。我大跨步的走下了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桌子的前方,然后拿起了手机。

对面发过来的短信,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轻快了,反而是一种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冷冰冰的。只见他回道:“我呢,是专门研究插花艺术的。而我也认为,在美丽的设计出来的插花形状。就必须要给它配上一些能够般配的花瓶。所以当我看到这个花瓶的时候,我几乎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

周围的气温是冷的不行,但是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阵的无名火,干脆也就自暴自弃的抓紧了项链,用力的将空调遥控器扔到了地上。空调遥控器和地面剧烈碰撞导致的啪嗒的一阵声响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心平气和了一些。

原来这个真的不是梦,如果是梦,我这样跳下来,一准就醒了。

因为好久好久没有动静,我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结果就是宫弦那个男人不见了,自己又陷入了这场白茫茫的迷雾之中。

“那现在宫一谦跟你是什么关系。”我才不管她为何会变得如此的蠢,我关心的是宫一谦跟她到了什么地步。而且我觉得她好像不记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似的。否则她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跟我说她想让宫一谦跟她共度春宵的事情。

张兰兰点点头说:“没错了,这个就是雨女剩下来的灵魂。它就藏在雨伞的里面,我以为今天早上收掉的已经就是雨女的一整个灵魂了,可是其实不过才是一半的灵魂。这个女鬼做事情比较谨慎,将自己的魂魄一分为二,一半放在杨美玲的身上,一半就藏在了这个雨伞里面。”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这一路的颠簸,总算是到了宫家。一下车,我就阻止了想要帮我拿行李箱的宫一谦。自告奋勇的拿着箱子就往里走。

曾大庆不怕晒太阳,所以直面着阳光他也不心虚。但是程凤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上这儿的,更不清楚她是如何在白天骚扰人间的。

但是我始终明白,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这真是太突然了,都是什么事啊!要不是我反应的快,这里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家里面。尽管到头来曾大庆也一定是会知道自己的老婆还有女儿都跟鬼有关系,但是也肯定不是在现在。

但是当我发过去还没多久,就直接收到了张兰兰回复的信息:你好自为之。”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黑雾的事情,赶紧询问宫弦:“那团黑雾呢,你没有把他怎么样吧?”

只有双数没有单数。也就是说换算成我们正常的楼层,就应该是九楼。区区一个九楼,电梯竟然才。

我站在原地,电梯的门突然间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然后她静静的站在我的旁边,手伸过去在楼层按钮的那边虚空的按了一下,但是什么什么楼层的按钮都没有亮。

我不敢在电梯里再多停留,连忙出了电梯。出去电梯后,我抬头一看,这里竟然是十七楼?

宫弦对我摇了摇头,对我说了句:“自作孽,不可活,要怪只能怪她们自己在犯下这些事情时,并没有替这些冤死的人考虑,你们想想,她们害了多少人。”

小女孩的话彻底的把大明的一丝怜悯的心给收了回去。他对宫弦道:“任凭你处置吧。”说完他不再看小女孩一眼,而小女孩的母亲也不再向我们求饶,而一脸痛苦的看着小女孩,对她说道:“茵茵,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好好的教你为善的法则。可是妈妈也是想要把你留下来,这样妈妈还能够日日看到你,哪怕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需要你去吸食这些男人的精气才能维持你的身体不坏。若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妈妈宁愿早早的让你去投胎,这样日后我们母女还有想见孤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