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不落窠臼
作者: 雯晞章节字数:35701万

胭脂楼所在的地方是正中主街,距离平阳县守府不远。不多时,程铭和宋方便来到了平阳县守府。二人对门房说出了身份,门房大喜,连忙飞奔进府去禀告。

千百年来,恐怕绝无仅有!

谢芳华笑了笑,“若是惧怕的话,我今日就不来找你了。”

她虽然一直知道秦铮对她的心,可是到今日方才明白,他的心比她知道的深得多得多。

燕亭、李沐清二人跟随孙太医一起来了府中,那日孙太医给谢芳华把脉,他们是亲眼所见,大约也想观看后续进展。跟随他们二人一起来的还有谢墨含和程铭、宋方。

谢芳华坐不住了,对侍画吩咐,“去问问,怎么这时候了还没回来”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今日过年,皇弟就别说这些故去的事情了。徒惹不快。”英亲王缓缓开口。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永康侯脸色一僵。

只见秦铮伴随着话音走了进来,一身锦缎竹青色轻裘,包裹着颈长的身子,腰束玉带,行止轻缓,整个人看起来少年风流,颇有些倜傥贵公子不知愁滋味的味道。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郑孝扬大惊,挪动僵硬的腿,立即踉跄地跑了过去。

郑孝扬一噎,好半响,才道,“当时是……”他瞪了秦铮一眼,觉得人家没死,他就自杀,很没面子,恼道,“被你们吓死了,哪里还想到那些。”

初迟意外地默然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并没说什么,早先的怒气也没了,更没有因为被谢云澜打下马而爆发更大的怒火。

谢芳华和谢云澜脚步齐齐一顿,对看一眼,回头看向秦钰。

玉灼穿着雨披,带着斗笠,他抖了抖斗笠的水,向前看去,看了片刻,对车内说,“表嫂,好像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

车夫也同样穿着雨披,带着斗笠遮雨,低着头,没应声。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小厨房的灯依然亮着,听言在里面忙活。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离她远点儿。”秦铮脸色有些难看。

听言闻声立即出来挑开门帘。

&nbs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这时,秦铮也是没戴面具的。

“今日申时,据说有人将这满城的白莲草都买走了。到了咱们这,我高价卖了一部分,剩余那部分,本来是想偷偷在库房里放着的,但是小姐派人来取走了。说怕是要出大事儿,放在这里不安全。”那掌柜的道。

程铭恍然,笑了一声,对秦倾道,“我看你根本不必担心秦钰,他精明得很,能从漠北转了一圈回来,柳妃和沈妃之流奈何不了他。不但奈何不了他,恐怕还会成为他的下酒菜。您担心得多余。”

“将你的人撤回去,今日的事情最好少管。否则,你的命若是想丢在这里,在下也不会不客气。”秦铮冷冷警告。

“这丽云庵是不能待了,稍后我们就启程。”大长公主道。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金燕、燕岚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酒楼,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和英亲王府的护卫,几百人合在一起,浩浩汤汤,离开了小镇。

半个时辰后,温书同样不舍地离开,楚画掐着点进来。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万万不可,小王爷和小王妃不在漠北军营,您去了也见不到。”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儿?他可是和卢艺一样,中了虫盅之术?”秦钰问。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秦钰也打量片刻,然后指着后背心一处问谢芳华,“是这里?”

永康侯立即道,“不可能,我就住在他隔壁,韩大人一晚上没动静。”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小泉子这回不再接话了。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右相夫人本来就有气,怎么也忍不住,看到秦铮,更想起她痴心的女儿,她恼怒道,“铮小王爷,看了半天,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她刚走出外间,便“啊”地叫了起来。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她的医术自然用不到请太医。”英亲王妃道,“可是着实伤着了,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不知道是哪个心狠手辣的,竟然要害她的性命。”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瞪着秦钰,秦钰也瞪着她,片刻后,她泄气,软了口气,温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自己会加倍小心,这次出京,不会有危险,我向你保证。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我先去平阳城和李沐清汇合,有他在,你总放心吧,京城到平阳城这短短的路程,早已经被肃清,没什么危险了。”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金燕本来以为无论她怎么说,秦铮也会不为所动,更甚至嗤之以鼻的,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她讶异之下,觉得秦铮真是对谢芳华上心,见谢芳华不语,她笑着邀请,“没几步路了,既然铮表哥都同意了,芳华妹妹,你还犹豫什么?一起去吧!你眼光好,也可以帮我参谋参谋,我今日可是打算多选些样子呢。”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这么多的事实,堆积在一块,都借她之口说了出来。

金燕摇头,“他修的福气还是没有修够,若是修够了,为何你选择了秦铮,而没选择他。”顿了顿,她道,“前些日子,我在府中,听着宫中种种传闻,你与钰表哥和气谈笑,我就想着,若是你真嫁给了他,做了他的皇后,也是极好的,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不是孤冷寂寞。我甚至想,秦铮干脆别回京城了,最好是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谢芳华眉心一动,想起谢云继的信,点点头。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嗯?什么事儿?”英亲王妃转过头看他。

今日上墙者:15647204640,lv1,书童“情妈妈我看到你去做客风尚志了,还有以前说妾本拍电视剧是谣言,现在真的要拍了,开心之余还有蛋蛋的忧桑,谁能演出来云锦的傲娇呢?可别毁了妾本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求编剧改的时候尽量以原著为主,不要毁……嗯,英亲王妃很可爱的~秦铮有个好妈妈~芳华有个好婆婆~么么,情妈加油,等入v~”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永康侯府送了大长公主府好大的一个人情!”秦铮摆摆手,“说完了?再没了?”

“我找到了崔老前辈,一时探讨得入神,天色晚了。回京不甚安全,云继兄便把我留下了。”李沐清话落,看向谢芳华,目光温和,含笑打招呼,“芳华小姐有礼了。”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秦铮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暗暗地惋惜了一声。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刚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又立即抬头去看,只见秦铮露在桶外的肌肤呈粉红色,尤其是耳根脖颈的部分。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谢芳华睫毛眨了眨,提着裙摆走到菱花镜前坐下,见他起身走过来,立在她身后,她端正地坐好。不由得想起曾经她还未动心时,她要强行地给她绾发,被她折腾了好几次,梳了拆,拆了梳,直到她自己没脾气了,他还无动于衷,那时候的他,心情是如何的?

“应该是。”侍画道,“小王爷还嘱咐了,让小姐不要多思多想,好好养身子,那些案子的事儿,不必管了。”

她想哭,却觉得,泪不是从眼睛从流出来,反而都倒进了心里。

秦铮一时间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停住不流动了,他大脑感觉嗡嗡的响,又仿佛没什么声响,极静极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大脑似清醒,又似混沌,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该怎样做。

哪怕……

喜堂上,红绸高挂,一派喜庆。

赞礼官待二人行完夫妻之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礼毕,送入洞房”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秦铮

她的脸忍不住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喂,我不就说两句话吗?你要打我?”秦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这枚簪子芳华小姐还想要回去吗?”秦钰转开了话语。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簪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簪子的头部没入了泥土中,只剩下一截簪尾。

谢芳华看了一眼门前,除了门槛处有些凝固未褪的血迹外,什么痕迹也没有。她想着怪不得王倾媚说来了也白来,果然是一无所获。到底还是王倾媚在平阳城待得久,晓得某些事情。

这一处药圃很大,几乎覆盖整个洼谷。

秦铮抿唇。

秦铮猛地用力,一把将她娟帕扯掉,只见上面点点殷红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很像她上一世血尽而亡遗留在手中的那块写有驭狼术的绢布。他眼底涌上青黑色,却并无意外,将娟帕扔了,拦腰将她抱起,向房间走去。

谢芳华打消动手的念头,却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声音凌厉,“这就要问侯爷和永康侯府了,为何燕亭有家不想回?永康侯府到底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让身为燕小侯爷的燕亭选择背弃自家,宁愿远走漠北!你不知反省,怨得忠勇侯府何来?”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隔着面纱镇静地看着永康侯,笑着道,“我就算身体孱弱多病,有隐疾多年不出门,但我也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永康侯就算告诉了皇上又如何?难道有人欺负到了我忠勇侯府的门上,欺负到了我身上我还吱声不吭?”顿了顿,她漫不经心地道,“若是让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知道永康侯爷来找他的未婚妻要儿子,不知会作何感想?我也很想知道后果!”

“这么折腾一番,天色不早了,您还回芝兰苑休息吗?”谢芳华拢了拢被谢墨含打散的青丝,别在耳后,放下茶盏,看着外面的天色问。

“走吧!我们一起出去迎接英亲王和王妃,以示郑重。”谢墨含道。

所以,他如今醉醺醺地坐在马上,也不意外。

“王财,你可还有什么话不曾交代完?”皇帝又问王财。

以前的秦铮如何,众人都是知晓。他张扬,嚣张、隽狂、不羁、不拘泥于世俗和礼数,霸道、肆意,无人敢惹。在皇上面前,高兴了嬉皮笑脸,不高兴了甩脸子就走。但是,还不曾严重到如今和皇上对着干的地步。

“你看着人可别看再如早先那个无声消失的无忘一样给看丢了!”皇帝怒哼道。

“这件事情若是一经查开,怕是非同小可啊!”左相道。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你念什么佛?”永康侯夫人拍掉她的手,“都说了,无论是男婴还是女婴,娘都喜欢。”

燕岚好奇地看着她,“快告诉我,是男是女?”

“不得胡说!”永康侯夫人立即训斥。

谢芳华打住话。

谢芳华道,“我如今不想见到他。”

言宸不赞同地看着她。

谢芳华抿起嘴角,沉默片刻,抬眼看言宸,“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回京?”

“若是外公也没有办法呢!”秦铮又问。

谢芳华摇摇头,“不后悔!”

谢芳华心下一紧,和着这么多年来,言宸这位未婚妻终于来算账了吗?

秦铮懒洋洋地道,“那有什么?这京城里还有谁和娘一般心肠好?今日你见了她不要,明日别人没准也见到了她的手法妆容喜欢讨了她去。到时候这个你看起来怜惜的丫头指不定有什么下场呢。”

谢墨含一瞬间白了脸,侍书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早先他该不管不顾拉了小姐离开。

钱班主看着递到面前的银票,惶恐地道,“这……这怎么能要二公子的银两,一个哑女而已,您想要给您就是了……”

燕亭待英亲王妃走远,忽然一个高蹦到谢芳华身边,伸手去抬她下巴,“抬起头来,让本小侯好好看看,你哪里得了秦铮兄的眼了?竟然让他破例收贴身婢女了。”

听言瞬间抽出了腰间的宝剑,寒光闪闪。

“爷的人你也敢碰,我看你的手是嫌在胳膊上待久了。”秦铮斜眼冷冷地看着他。

入眼处,秦铮满面怒气地站在当地。谢芳华随着椅子摔倒在了地上。

“来了?”秦铮连顺子也没起,随意地问。

谢芳华低头沉思片刻,觉得如今照秦铮所说,住去平阳县守府也不是不可行。

“是啊,查了就查了。查出更多东西来,更利于皇上逐一击破!”谢芳华面色淡了下来。

“你对他倒是越发地欣赏了。”秦铮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57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