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左顾右盼
作者: 雯晞章节字数:35701万

叶天的终极刀道在不断地增强着。

王锦凌了然的点了点头:“你要科考的名额?”

就算能嫁她也不会嫁,不过这话没有必要和蓝九卿说。

即使对面是宝山,他们也没有办法拿。

“民心所向,你不错。”凤离忧朝凤轻尘赞许的点头。

凤轻尘摇头叹息,又1;148471591054062问道:“明微公主怎么会和皇后勾搭上?”

实力没人强,认了!

骤失怀中的温暖,东陵子洛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看周围站了不少人,东陵子洛很快就将这份失落掩下,风度翩翩的说道:“凤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晋阳侯夫人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的神色已经如常,请求道:“凤姑娘,能否麻烦你替我儿检查一下。”

一个女子,却比男人更有担当,真是让人又爱又恨。2034满月,娶不到那就强上

“三王爷,你该出来了。”蓝九卿对着书架道。

来之前,他问过暄少奇和十八骑,他们要是害怕的话,可以选择不来。

凤轻尘立马起身相迎,看到九皇叔,自然地露出一个微笑。

再说了,就算王锦凌同意,让南陵锦凡这一支重返王家,王锦凌也不一定会放他们走。

“你紧张什么,九皇叔还能不知道你有多少产业。”凤轻尘凉凉的开口,苏文清一听也是这么个理,这才放下心来:“回头,我把夜城的产业整理一分给九皇叔。”

“你又给他喂了什么?把人弄死了,小心九皇叔宰了你。”凤轻尘被谷主这位奇葩师弟,折磨的快没有脾气了。

皇上这是怎么了?

九皇叔越想越气闷,凤轻尘这女人到底是怎么长大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居然比他这个男人还冷静,比他这个男人恢复得还要快,真是该死的让人讨厌。

王七叹了口气,同情的看了一眼王锦凌,大步离去。

他就不信,他拿这碗粥没办法。

凤轻尘一走,秋雪就顶着红肿的脸上前:“秋雨,为什么让她走,她对苏家出言不逊,根本不把我们家小姐放在眼中,那样的人干吗还要对她客气。”

也不知苏文清怎么走的,三两下人就消失在后院,接着,就来到一长长的暗道中。

“怎么?我的儿子,你怕了吗?”敏夫人眼角一扫,带着迫人的凌厉:“连娘亲给你取的名字都不敢认,你就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敢说破他的身份,他就敢灭了连城。

“下次换一个地方就好了。”王锦凌并不在意,脸上的笑比之前多了几分真诚:“轻尘,把你的下联说出来吧,那柱香已经燃没了.”

孙思行看了谷主一眼,没有回话,而是默默地走到凤轻尘身边:“师父,我陪你回京。”

不过,思行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专心、太过一心一意,虽然他们三人进来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可三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大半天,他硬是没有看到,眼中只有他手上的小兔子。

凤轻尘看赤炼水和郭保济眼都看直了,坏心的笑了笑,上前一步,一副要打断孙思行动作的架势,这两人似乎洞悉了凤轻尘的想法一样,先一步拦在她面前,责怪的意思很明显。

护院看到凤轻尘活着回来,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平时不觉得,可自从凤轻尘出事的消息传来,凤府的护院才明白,凤轻尘就算是女子,可也是凤家家主,有凤轻尘在他们这些人才能昂首挺胸。

东陵子洛全身一僵,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九皇叔顺毛成习惯,凤轻尘还没有炸毛,就先顺了起来:“在这陪本王过年,天亮就把你送回去,不会耽误你祭祖。”

想到在西陵的路上,九皇叔经常替她摘花,凤轻尘便猜到,这梅花钗应该是九皇叔自己刻的。

在国子监听讲学的都是男子,景阳先生特意给凤轻尘留了一个位置,并请郑重邀请凤轻尘前去。

“轻尘要买什么样的地,我帮你留意。”王锦凌适时出言,缓和双方的气氛。

好歹符临知道凤轻尘的情况不太好,只略略问了一下清况,便请王锦凌把洛王那些人交给他处治。

如果是的话,那么她不介意,把用在蓝景阳身上的药,用到符临这个添乱的家伙身上。

蓝景阳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双眼,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凤轻尘心一颤,瞳孔猛得收紧……

她心中确实有三分惧意,这样的蓝景阳很可怕,凤轻尘有预感,这一次要让蓝景阳完好无损回连城,绝对是放虎归山。

火药味十足呀,暗卫头头偷偷给其他人打了个手势:撤!留下来,只有倒霉的份。

“凤轻尘,你和暄少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凤轻尘不肯说,他自己问总行,虽说这样有点掉面子,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不,应该说面前这些鬼兵,一摆出进攻的架势,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强悍。鬼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就是暄少奇也忍不住心惊。

九皇叔眉头紧皱,同样不再说话,心中对老者的防备不减反增。

七成的把握已经很高了,她曾做过一起手术,只有五成不到的把握,可病人很乐观,她说不怕……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活下来。

“九皇叔不回去吗?”凤轻尘抬头寻问,却换来东陵九的冷眼:“本王的事,也是你能干涉的?”

九皇叔又和王锦凌商讨了一些细节,凤轻尘乖乖地在一边听,到时候按九皇叔和王锦凌所说的去做就行了。

“还能怎么办,九皇叔和王家都参与了这事,我们只能认了。”某太医耷拉下肩膀,无力道。

“你们别跟我争了,说了要是争取到了名额,一定让我去。”一白胡子老头冲了出来,抓着去凤府的几个太医,逼问:“快说,凤轻尘同意加几个人?”

夏太傅说得是南陵国前太后,南陵的皇上十岁登基,可长达三十年的时间,南陵的政权都落在皇上的母亲手中。

西陵天磊与北陵凤谦默不做声,两人如同约好一般,同时抬头,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羡慕。

在兽苑她抢了安平公主的风头,现在安平公主又可能要和亲北陵,也不知道安平公主会不会把所有怒气都发她身上。

“不管合不合并,欧阳豆豆都动不得。”凤轻尘点了点头,表示王锦凌的猜测没有错。

“不仅不能在医治时对手脚,还要把皇上医得更好,让皇上的精力恢复到年轻时。”凤轻尘笑得很灿烂,可谷主和郭保济却从她的笑容,看到阴谋。

“说动手脚多难听呀,我是大夫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不过是为后宫妃子的性福着想。皇上这把年纪,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可他后宫的妃子各个粉嫩年轻,我怎么忍心让她们受活寡。”凤轻尘一脸真诚,要不是谷主和郭保济熟知她的为人,还真要被她骗了去。

前者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凤轻尘,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活,就能活下来的。

她和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夫妻之实还不好说,九皇叔弄得声势浩大,反倒有做假的嫌疑,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潭水搅得再浑一些。

他的人来报,凤轻尘的信号弹有问题,结果凤轻尘没事,苏绾那里却出了事,一个两个都不省心,太子真心头痛。

不过是个假嫡女,却比真嫡女还有派头。

他曾经想要出去,可现在他不想了。

凤轻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双手齐上,九皇叔腰上没有一块好肉。

玉华兰芝虽然贵重,可这样在她手上能发挥的功效不在,在郭保济和谷主手上,这样才能真正的发挥奇效。

孙思行并没有避着苏文清,凤轻尘的伤他看得清楚,这伤看着是挺吓人的,难怪九卿那个家伙,十万火急的让他去取药。

“十天。”黑衣人恭敬的站在书架边,低着头,看不出他的长相。

这群混蛋越来越多事了。

这样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可有人开了头,那些权贵老臣立刻出言附和:“臣附意。”

那人,藏得太深了。

他们这次带了足够的震天雷,把百鬼宫夷为平地都不成问题。

达达达……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九皇叔耳根微动,却依旧保护着跨立而站的姿势,一副万物都入不了眼的孤傲模样。

至于另一条蛟龙,正与十八骑虎视眈眈,十八骑的箭对准了那条蛟龙,蛟龙见状索性不动,十八骑自然不敢轻易放箭,只好与对方僵持着。

蛟龙帮他们把船送到海里,他便放蛟龙自由。

不过,凤轻尘可以肯定,面前这些活死人,就算不是什么丧尸,也是用毒物造出来的,反正这些活死人不是鬼。

步惊云带来的这批人,正是九皇叔留给王锦凌备用的,王锦凌调他们去皇家寺庙保护敏夫人,结果却被步惊云给调走了。

因九皇叔反应及时,在鬼王那一掌打下来前,九皇叔先一步出招,长软剑如同灵蛇,忽硬忽软,硬是划破了鬼王凝聚而成的保护圈,逼得鬼王不得改攻为守,先挡下九皇叔这致命的一击。

不用想也知道,这此血是鬼王的。

“豆豆,坚持住,我一定会去救你。”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凤轻尘伸手,却什么也摸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豆豆被冰埋。

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快要被挤到边缘时,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

凤轻尘知道左岸师1;148471591054062父这么做不对,可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只有这样做,才能保全自身的安全!

凤谨住在公主府,却是一个独立的院子,进出也不由公主府的正门走,这是左岸的要求,长公主虽不满,可实在拗不过左岸,只得咬牙忍了,这也就方便凤轻尘和小孩进去了。

“左岸……收起你的杀气,还有,后退两步。”凤轻尘连忙安抚小孩,雪狼亦是一脸不解,不过雪狼一向机敏,看情况不对,连忙退开,只是时不时地介长狼脖子,想看个究境。

她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很蠢的决定,她居然想着凭自己的力气,挖一个大坑,埋三个大男人,凭她手中这把破刀,那得挖几天呀。

凤轻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想着与九皇叔的种种,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在爱过那样的男人后,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再爱另一个人,不能爱他,我就会失去爱人的能力。”372使命,凤离嫡女专属印记

孙夫人的眼中闪着泪花。

如果凤轻尘和以前一样懦弱无能,那么他可以放任凤轻尘自生自灭,因为凤离族不会承认一个无能的女子。

这印记不仅仅是凤离嫡女的标记,同时亦是凤离嫡女最大的福利,除了医治凤离女子天生的寒症外,生死关头,这印记还能救凤离嫡女一命。

有人提出反对,蓝景阳却强势压下去,强制规定九州令牌作废,几个老者欲劝,蓝景阳确不肯听。

很快,营帐外就响起传令兵的中气十足的声音:“报。”

这一刻,叛军首领后悔了,他不是后悔背叛清王,他的才能、军功样样不输清王,要不是清王出身比他好,哪里轮到那个黄毛小子当王爷,他要不背叛清王,一辈子就只能当清王的狗,立了功也变成了清王的。

“公子,老夫无能。”两位大夫也不矫情,上前就直言道:“老夫实在查不出那位公子的病情,在老夫看来,那位公子只是睡着了。”

饶是不眠不休,蓝九卿也忙了两天,狠狠地睡了一觉后,蓝九卿便联络暗卫。正好暗卫送来了南陵锦凡的下落。

他们原本是打算,给主子制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一段旷世之恋,这下好了……

“想要不可怜,就要让王锦凌先服软,这点本事都没有,还当什么皇帝。”九皇叔高傲的冷哼。

洗破了?没关系,第二天多洗两件,多洗几次就习惯了。

“为什么,母后,不就是一个贱民嘛,你帮女儿一次,杀了她好不好?”安平公主被皇后一呵,立马停止了哭泣了,却小声的哀求着。

“也许,她没那个能耐,太子是心疾,从古至今就没有一个人,能治好心疾。”东陵子洛安慰着皇后,同时他也不相信,凤轻尘有这个能耐。

凤轻尘望天……她可以肯定,小凤谨这是笑抽了而不是委屈。

干练、精明。

“洛王,娶为妻,纳为妾。洛王殿下你这是要纳轻尘为侧妃?”

相信?

“你你,你……你以为我想对你喊打喊杀呀,这都要怪你。”安平公主心里憋着一口气,便不管不顾的把心里话说出来:“凤轻尘你以为本公主愿意挑你的错,你之前要不是我皇兄的未婚妻,我才懒得理你,就凭你那样,本公主连看一眼就觉得脏了眼睛。

凤轻尘皱眉,她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验尸吗。

“谢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亲兵首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本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有九皇叔在,他要看到轻尘和孩子恐怕没有戏,不过带着凤谨就不一样了!

终于不用担心了。她的孩子出生了,出生时父亲也在,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

在九皇叔附在她耳边,说不要孩子只要她时,她就知道她无法离开这个男人。

义诊可以,但必须在官府的组织下,统一义诊,不可单独行动。

打死她也不说,她是想九皇叔了;她更不会说,她想趁机打听一下那个孩子的事情。

他自由了,他终于不用被困在那里,他终于可以走出,那个困住他大半生的牢笼了。

“天宇也给我来信了,说他母后似乎不太好,希望我能去看看。”西陵天宇给凤轻尘的信,就由崔浩亭带来的,上面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

虽说凤轻尘说清了,他心中的膈应也淡了,可并不表示他能容许凤轻尘把太多的心思放在王锦凌身上。

凤轻尘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和李想、蓝依琳一样,那么古怪,更何况这样的凤轻尘很好,。

就因为这消息是真的可能性极高,两人才后怕……

“陪本王用一点。”许久没有和凤轻尘同桌用饭,九皇叔有些怀念。

不过,这些都不需要九皇叔和南陵锦行出面,底下的官员自然会处理好。

“姐姐,你知道他对我的评价是什么吗?是不忠、不孝、不悌。”那六个字,如有千斤,南陵锦行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念完后,整个人都像是霜打茄子,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凤轻尘要大长老做的事很简单,至少对大长老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

凤离族上下连成一气,凤轻尘短时间内,根本查不到任何东西。原本他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查,可偏偏遇上了凤陵大军,把一切都打乱了。

二长老的死和凤轻尘并没有太大的关系,阴谋一点的说,二长老是用自己的死绑架了凤轻尘,让她不得不用铁血手段,把那些人全产铲除,让她日后永远都觉得亏欠凤离容等人。

贵妃娘娘现在得宠不错,可后宫中的女人没有儿子傍身,又能宠得几时?

“凤轻尘你多想,在诗会上不会有人为难你。”谢三见凤轻尘同意了,大大地松了口气。

借着火光,清洗完伤口后,凤轻尘就开始穿针缝合。

东陵子淳惨叫了一声,全身颤抖,两侍卫听得心惊,凤轻尘却是个冷血的:“按住他。”

在用早膳之前,两人回到驿站,凤轻尘本想去梳洗一番,可一到大厅,幕僚就急急来报:“王爷,姑娘。洛王殿下的亲兵,奉皇后懿旨来迎接明微公主,说是不相信我们能保护得了明微公主。”

这圣旨来得突然,凤轻尘也没有办法沐浴更衣换香炉,只能草草的跪在地上,宣旨的太监一脸高傲,看到东陵子淳与西陵天磊二人,只是点了点头,连个笑容都没有。

“公公辛苦了,公公请坐。”凤轻尘虽然没有笑容满面,但语气温和,对此宣旨的太监也没有什么好介意的,人家爹娘今天下葬,你还让人笑,这也太不近人情了。

“哲哲少主,魔教的情况你也听到了,无一活口,你父亲下落不明,如果本王没有猜错,你父亲应该还活着。”九皇叔对哲哲说道。

这话就是说,我已经把你送到魔教了,即使魔教被灭了,我也不会再管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为什么不帮,你为什么不帮我们?”哲哲不闹了,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呆呆地看着九皇叔。

孙夫人那里的输液不能停,另外孙夫人这伙还只能吃流质食物,要特别注意,忙完这些凤轻尘正准备去睡,门房却传来消息,说是谢二夫人来了,并且带来了丫鬟婆子护卫,大有准备在凤府常住的意思。

替谢夫人检查完后,凤轻尘告诉二夫人,下午准备手术,人就飘去补眠了,而这一天一夜周行都没有出现。

这辈子,他都不会原谅步惊云与秦宝儿,不杀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他要这两个人一辈子痛苦,用一辈子的不幸,来为文清的死赎罪。

“晚了。”九皇叔丢下这话,就朝属下的人走去。

“轻尘,掉下去了?”暄少奇眼睛睁得很大,眼中蓄满泪水。

“我知道了,我下去救她。”暄少奇的脸立刻放晴,笑容灿烂的让九皇叔嫉妒。

“也是,谁敢虎口抢食。”左岸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看了王锦凌一眼,就在王锦凌不满皱眉时,左岸潇洒的离去……

杀手左岸在刺杀凤轻尘失败,并放弃刺杀凤轻尘任务的消息,第一时间传遍杀手界,让不少打算动作的杀手,打消了念头。

说到山东卢家,佟珏和佟瑶面色都不太自然,在凤轻尘的催促下,佟珏硬着头皮道:“回小姐的话,没有一丝进展,和当初初到山东差不多。卢家是山东的大富,我们一直都只能在边缘地带,无法渗入,卢家在皇城似乎有靠山,在山东就是封疆大臣也要给卢家家主三分薄面。”

“恩,你们也累了,下去休息吧。”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剩下的事情,她要好好想一想要如何做,手上又有多少资源可以利用。

“上菜。”蓝九卿言简意赅,微微动了动身子,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玻璃暖房建得很高,那些小蜡烛又全部是摆在玻璃顶上,抬头往上看,就像点点星光,只不过这星光离得很近。

“你给我?”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还不行?

凤轻尘给出的条件很诱人,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要怎么办?

“怎么不可能,了十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训练十万人马而不引起皇上的注意,是一件很难的事。最不引人注意的办法,就是把这十万人变成正规军。

报复,就得从身心两方面同时下手,早一点告诉他们,也好让他们多郁闷一伙。

王锦凌此时正从南陵回来,作为名满天下的大公子,他去一趟南陵,当然不仅仅是简单的解决凤轻尘的事,还要和南陵的文人交往,顺便打开王家在南陵的路,这么一来就要花不少时间了。

王崔两家联姻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57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