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怒传承
作者: 雯晞章节字数:35701万

果然,连城的人很快就到了山东,并且用一隐秘的手段,查出凤离清歌当时确实怀有身孕,并且不肯打胎,秘密逃走的事。

“凤轻尘你这东西真不错,回头送我一个行不行?我帮你找一只猎鹰。”符临绝对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用什么引诱凤轻尘。

秦宝儿在江南病发了,整个人都陷入了昏迷,谷主、赤炼水、郭保济和孙思行正在对她进行抢救,情况稳定下来后,四人开始想对策。

轻尘终于学会从利益的角度,考虑得失了,这样很好。

洛王的人马才刚到,一路风尘仆仆,怎么也要修整个三五天才行,把粮草补给好,不然他们哪有精力赶路,最主要一路上人和马吃什么?

“世人哪个不现实,权利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试探没有错,本王反击亦正常。现在这个时候,本王不能后退半步,一旦后退不论是皇上,还是本王那些侄子们,都不会放过本王。”随着西陵和南陵皇位斗争落幕,洛王和淳王更加着急了。

既然如此,也别怪我狠了,我凤轻尘吃了这么大亏,要不讨回来,那就太憋屈了,崔浩亭的病我不仅要医,还一定要要医好,我要让背后出手的人后悔莫及。”

孙思行出来了,凤离秘境也就暴露在人前,凤离族那些一心想要,恢复昔日荣耀的少年,一个个迫不急待的冲进秘境,即使凤轻尘下令不准许,也有几个胆大的,不顾劝阻偷偷潜入……

凤轻尘笑了一声:“不必这般小心翼翼,你父皇母后还没老到会迁怒你的地步。萌宝只是去皇陵呆三个月,很快就会回来。”

娶妻娶贤,凤轻尘这伙算是明白了,这晋阳侯夫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宜家宜室。

凤轻尘的眼睛是红肿的,这明显是哭过的痕迹。

秦宝儿不顾人群的冲撞,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中途摔了一跤,肚子痛得厉害,秦宝儿却不管,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我不,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坏人,放开我。”秦宝儿拼命挣扎,根本不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拼命地要挣开步惊云的钳制。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椅子一转,黑衣人也将真面目露了出来。

九皇叔进宫,一天都没有回来,找人的最佳时间,就是失踪后的十二时辰内,她不能浪费时间。

“你说得没有错,此战不会败,洛王需要这一次军功,他身后的支持者,不惜一切代价,也会让东陵子洛赢得这场战争。”正因为此,九皇叔才不遗余力的推举洛王出征……1139夜袭,豆豆家的老怪物

幸亏九皇叔今天骑马走在前面,要让九皇叔听到就惨了。

凤轻尘不理会王七,继续往前走,王七没法只好一路跟着,一路讨饶,可凤轻尘就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

明明那天晚上,他和凤轻尘在皇宫,也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也是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那时候他虽有一点遗憾,可还能控制自己,事后也能冷静的与凤轻尘相处,可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呢?

外科手术刀的刀柄与刀片是分离的,刀柄经过高温消毒后可以再次使用,但刀片不可以。

和凤离忧分开后,凤轻尘悄悄朝江南走去,到了江南的境内,也没有去找清王他们,而是自己先找合适的地方,如果能买下来就买下来,要买不下来,那就只好让清王和江南王出面了。

“安全了。”豆豆一看没事,直接往后倒。

作为天穹堡的少主,凌天今天的任务是迎客,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看到九皇叔与暄少奇,在万众瞩目中出现,凌天心里很不是滋味。

此言一出,众人了然。凌天脸色微青,勉强一笑。他是聪明人,自然知晓暄少奇这是在警告他,别利用他的身份行事。

“原来是玄月小姐,本宫刚刚见过你父亲。”西陵长公主只当李玄月是任性的小孩,不过对方身份摆在那里,西陵长公主也没有刻意为难,注意力再次放到凤轻尘身上,直截了当的道:“凤姑娘,此次事了,是不是该把从本宫这里借走的人还给本宫,你要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本宫不会让你吃亏。”

苏文清劝说无效,看沈若又的确忠心,便慢慢地接纳了此人,将沈若收在苏府,明面上的身份是护院,暗地里却替苏文清解决一切麻烦的人与事。

就在凤轻尘犹豫要不要提笔时,王锦凌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轻尘你只管说,我来帮你写。”

“这风度,真是好。”这是赤炼水与郭保济的评价。

“那就回吧。”凤轻尘轻轻叹了口气:“只是,我走不快,不能赶路。”对自己的身体,凤轻尘还是很清楚的,虽然胎儿很好,可却不能劳累,也受不得颠簸。

赤炼水和郭保济虽然气恼,可他们挑衅在前,实力没人强,他们也只好忍了,再加上凤轻尘是真有真材实料,为人谦逊,让他们也无法生气。

这是杀人眼神。

为什么九皇叔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九皇叔抛弃了凤轻尘,可是……不对呀,九皇叔前段时间才为凤轻尘而病,怎么可能抛弃凤轻尘呢?

现在的凤离族,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争的,但是……

饿,实在是太饿了,再饿下去,他们真要吃土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直关注着奶宝的行程,奶宝一进皇陵就再没有消息出来,凤轻尘开始是不急,可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容不得凤轻尘不急。

九皇叔在凤轻尘面前,说完王锦凌的恶劣后,心中的郁闷总算消散了一点:“奶宝不肯回来,朕就当是他继位前,想要多逍遥两年。两年后,朕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宫。”

“多五年也没有关系。”凤轻尘真心心疼奶宝:“小心把奶宝逼得太严,他叛逆。”

符临显然是知晓凤轻尘要做什么,并没有开口寻问,任马车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直到来到闹市时,符临才开口,让凤轻尘换一辆马车。

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蓝景阳已经把她的身份说给符临听了,不然符临不会特意去找她,更不会抢在王锦凌之前,安排蓝景阳见她。

听到凤轻尘说不嫁,九皇叔眼中厉色也少了几分:“既然不嫁他,那把他留下来做什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57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