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95章:稔恶盈贯

第95章:稔恶盈贯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众人这次想起了上官凌雨,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要疯狂的想杀上官云端。

老夫人求情的话,便只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不,不可以,不可以把我的雨儿送到那种地方去。”二夫人紧紧的抱住上官凌雨,急急的喊道,她绝对不会让雨儿去受那种罪的。

“已经过去的,就永远回不来的,既然已经耽搁了,推迟了,就让它永远的推迟下去吧。”她的眸子慢慢的从皇上的身上移开,直直地望向前方,没有望向任何人,也没有望向任何的东西,而此刻,她的声音中,却是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二皇子,您说这到底是什么事,要深更半夜的传我们进宫呀。”一个走在二皇子身后的大臣,低声的问道,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谄媚。

比如,夜无痕的书房,只有秦思柔一个人能够进去,他们两人在书房时,绝对不允许任何的打扰,而且,有时候还一待就是半天。

不过,她脸上的笑也只是微微的僵了一下后,便再次慢慢的绽开,双眸微转,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轻声笑道,“我叫蓝岚。”

小小的插曲过后,百姓对上官云端敬佩中,更多了几分亲切,也少了一些先前的拘束,而且向前捐款的人也更多了,不断的有人挤向台上,远处,还不断的有人赶来。

她再也忍不住了,眼睛慢慢的变的湿润,慢慢的汇聚成一颗颗的泪珠,慢慢的滚落,从昨天事情发生后,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不能哭,因为,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她哭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只会让其它的人更担心,更心疼。

“回太上皇,微臣年事已高,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所以,想要回乡下老家休养。”丞相听到太上皇的语气,便更清楚,凤阑绝与太上皇都已经知道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苦涩。

“皇上,程将军求见。”而就在他们刚要迈出房间时,隐却快速的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

“放心吧,要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好了,我不会让人说我是一个昏庸无能的皇上的。”不忍心再看到她着急,凤阑绝这次再次轻笑地说道。

“是呀,你到底想要比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呀,别在这儿卖关子了。”皇上的脸色也微微的一沉,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多了几分不满。

凤阑绝的脸色却是猛然的一沉,一双眸子中,快速的漫过几分冷意,冷冷的扫了蓝岚一眼,然后便快速的望向了上官云端,似乎有着几分紧张,生怕上官云端会答应了她。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这什么?愿睹就要服输。”凤忆希快速的扫了她一眼,声音中仍就带着明显的怒意。她最看不起种输不起的人。

凤月国离不开这些大臣,凤阑锐想要这个皇上做的安稳,自然也离不开这些大臣,而且如今的凤阑锐还是以一副仁慈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更不可能会对她们怎么样。

“刚刚王妃说,王爷与那些朝中的大臣都已经进宫了。”丞相夫人再次急声说道,而此刻,她的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是紧张,可能更是害怕。

凤阑锐听到她的话的,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的变黑,一双眸子中却是微微的圆睁,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凤阑绝暗暗冷笑,这个皇上实在不怎么着,难怪这么多年来,夜阑国越来越衰败。

夜如梦语结,她总不能说,她拿这砚台,是想要对付她的吧。

此刻的他的心中的担心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的放下了,所以,心情也明显的好了很多。

跟在后面的上官凌雨看到众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恨的牙齿狠咬,没想到,她的衣服竟然会让这个女人变的这么美。

上官云端微微转向她,轻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爱了这么久,而且爱的那般的执着,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秦思柔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你是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吗?还是心中恨着他,想要报复他?”

“他的身边,不是一直都有你吗?你的在他心中的可是最特别的。”上官云端一脸疑惑的望着她,她是真的有些不明白,她为何要跟她说这些。

他一旦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不管用什么方式。

毕竟,现在的皇上还是凤阑锐,谁都清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所有的大臣聚集在这儿,代表着什么意思,他们也明白,若是万一被凤阑锐当场撞到,那么他们只怕。

但是,却偏偏事不从人愿,第二天,她正睡的香甜,便听到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些许的嘲笑声。

“各位夫人,我家小姐如今可是王妃,你们怎么可以……”听到她们这般的侮辱小姐,月儿忍不住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她若不是夜无痕的女人,那么怎么解释她跟夜无痕之间的关系?”叶寒微愣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过,眸子深处却也多了几分期待。

“难道你不想嫁给本王吗?”蓝魅辰听到她话语的中嘲讽,眸子微微的一眯,神情间,似乎也多了几分怒意,她心中明明是想要嫁给他的,又何必故意的拒绝?

或者,以前,这一切,都是她希望的,但是经过那样的伤痛,这一切,已经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她也不再需要了。

只是,这样的话,对凤忆希而言,却是一种最致命的打击。是,她这两年来,真痛不欲生,甚至想死过,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他。

还真亏了他,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两年没嫁是为了等他?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而悲伤中的秦思柔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那微垂的眸子中悲痛之下,多了几分失落,多了几分黯然。

“父皇,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呀,是她。”夜无志看到诬陷的事情败露了,便想要再次将责任推到李贵妃的身上。

正在她暗暗思索间,便听着众人离开的脚步声,她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她在下面,李妈她们就在上面,一个柜子之隔,她们却救不了她。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而那几个黑衣人更是纷纷的惊住,二皇子的意思不会是想让他们供出他吧,但是想到二皇子的自私与狠绝,绝对没那么好心。

只是,他的那些伎俩,想要糊弄她跟凤阑绝,只怕还差了点。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只是,这一刻,当夜无痕抓住他的衣领,再次的追问上官云端的情况的时候,他就是忍不住的生气,怒火似乎猛然的升腾,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

众人的眸子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上官云端,夜无痕此刻更是没有心思再跟叶寒计较了,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直直地望着她,等待着她醒来。

而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刚刚似乎。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上官云端微微的依在凤阑绝的怀中,突然感觉到这一刻真的很幸福,她记得,她半昏迷的时候,凤阑绝推开了那个柜子,抱起了她,只是,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她的……

他既然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那么会不会已经。

“什么,夜无痕抢亲?”上官云端却是不由的惊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夜无痕竟然会去抢亲。

“她只说,绝王与各位大臣都已经进宫了,还说要我跟她一起进宫。”丞相夫人看么凤阑锐的神情,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不可有丝毫的遗漏的将上官云端刚刚跟她说的话,跟凤阑锐说了一遍。

凤阑锐听到太上皇的命令,再看到已经倒在地上的玲妃,双眸中的恨意快速的沸腾,突然的起身,向外闪去,而房间内的几个侍卫,也快速的向前,想要拦住他。

更何况,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可能杀死那丫头。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二夫人急急的摇着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再次望向那个男人时,狠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诬陷我?”说话间,似乎跟那个男人做了一个暗示。

“这……”皇上此刻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眸子中也尽是懊恼,或者还隐着几分狠冷的怒意。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王爷想要如何的证明?”皇上看到凤兰绝的一脸的绝裂,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遂沉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试探,心中却还暗暗有着几分庆幸的心理,这事,应该不是那么好证明的。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最后得出结论,好吧,这个女人,非同一般人……

而此刻,她也明白了,叶寒先前说她怀孕的话,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担心与凤阑绝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了。

是她太会装呢?还是?

“王爷,这,这要怎么办呢?”苏月情此刻也是完全的吓住,没有了主意,当然,在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由她拿主意。

秦思柔的脸色愈加的惨白,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阴沉。

“怎么办?皇上一向爱民如子,曾说过,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如今上官云端竟然当众杀人,这种恶劣的罪行,岂能饶恕。”夜无痕没有开口,一边的丞相大人便沉声说道,他此刻倒是说的正义凛然的,若他真的这般的正义凛然,他儿子只怕都不知投胎多少回了。

“你若敢发出半点的声音,就不要怪我无情了。”上官云端冰冷的声音中,不带半点的感情。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真够狠的。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平时里,她们就是针锋相对,只因害怕夜无痕,不敢乱来,今天这导火线一旦被点燃,可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凤阑绝轻笑,看来,这个问题难不住她,罢了,今天就事就由她自己来处理。因为,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不需要他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那些百姓也只能暂时的阻拦,断然不敢伤她。

而且那个人之所以这般肆无忌惮的假传太上皇的命令,将她拦在皇宫外,只怕,太上皇此刻,是真的被那人控制的。

以现在的情形看来,肯定是有人在搞鬼,说不定,凤阑绝都会有危险,更何况是她。

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感激。对着他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跟凤忆希先进了皇宫。

“具体是怎么回事,母后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突然有人来传命令,说是就让本宫等在寝宫,不准离开,而且任何人都不准出去。后来,母后让侍卫悄悄去打探,才知道,原来是太上皇想要废掉皇上,另立新皇。”皇后将她们两个快速的拉进了房间后,才低声说道。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一边思索着,一边带着上官云端向着泰和殿急急的走去。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那么那种不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直直地望向凤阑绝,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的情绪,但是此刻的凤阑绝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而且,他这几天的计划就是演戏给凤阑锐看,正需要这么一个人向凤阑锐禀报情况呢。

前两天,他一直在查这件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发现了凤阑锐的阴谋。

所以,前几天天,他捉了几只小白鼠在做实验。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而对于他,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从这丫头被关押到宴会结束前,当时,并没有人离开过宴会,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任何的异样,到底是谁计划了这一切?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然后望向地上那丫头,对素容说道,“你看一下这丫头,然后找一个跟她的身材差不多的,易容成她的样子。”

凤阑绝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想要找出那个奸细,当然,也是想让那奸细向他的主人通风报信,只要暗中让人监视他们,相信就能够找到那个背后的人。

“奴婢,奴婢不怕……”那丫头倒也十分的乖巧,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害怕。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上官云端语气,是呀,这个还需要问吗,一个宫女,在这皇宫,还能奉谁的命令。

上官云端暗暗一惊,不是吧,她这个样子,还能参加选亲,而且,她这方向也不对呀。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是皇上?皇上不会是想让她在选亲大会上丢脸,惹出麻烦,然后借机对付爹爹吧?

虽然此刻她仍就是一脸的浓妆,遮住了她那绝美的容貌,但是,就因着这一身的衣服,便让她多了几分靓丽的光彩。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上官云端的脸上也多了几分不忍,其实,这一切也不完全是上官凌雨的错,上官凌雨的疯狂,更多的原因都是因为二夫人那从小错误的教育,让上官凌雨一直活在仇恨与妒忌中。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只是心中感激着凤阑绝对的体贴,爹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确不忍心这么离开。

她不知道,上官凌雨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从上官凌雨的嘴中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所以现在只能多派些人去找他们。

虽然上官凌雨已经死了,但是二夫人与那个上官凌霜却是不能不防,而且接下来云端肯定会查她娘亲的事情,这事肯定与二夫人有关,二夫人肯定会想法阻止,所以,云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不能离开。

凤阑绝的眸子微眯了一下,身子似乎也略略的僵了一下,但是仍就沉声道,“这事,本王自在分寸,你们不用再说了。”

而一想到云儿因为她差点送了性命,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痛,同样是他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要他怎么做?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他先前说,会让她生不如死,她知道,他绝对做的到,所以,她现在,真的想直接死了算了,不要再受那无尽的折磨。

她不忍心看着雨儿变成了一个废人。

他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微微的收紧,带着几分珍惜,更带着几分感动,他是应该感激夜无痕的成全。

小姐每次都把自己画成那副样子,她知道,那是二小姐与三小姐故意教的,大夫人死的早,如今府中的几个夫人与小姐,都是想着法儿欺负小姐。

而此刻四哥这般咬牙切齿的要捉拿夜狐……,肯定是另有原因。

在府内偷偷观望的夜无忧,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还真是够白痴。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她不能输,但是,她又总不能去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让上官云端背出来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却随即多了几分异样的轻笑,她以为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那般的与众不同,这样的话,只怕也只有她敢说的出口。

“感情的问题,没有配不配的上,只有爱与不爱,爱了,就算他是一贫如洗的民夫,也会嫁,不爱,就算他地位再显赫,同样不会嫁,当你问出配不配时,那就是对感情的玷污。”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沉声说道,此刻的她是一脸的认真,说的也真是她心中所想。

只不过,看到凤阑绝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带着满满的笑,正一脸柔情的望着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要敢上官云端离开,这会竟然开始喊王妃了,而且此刻,她们的声音中都带着明显的钦佩。

上官云端这次微微的转向,掀开轿帘,慢慢的迈上花轿。

绝王府中的几个侍卫,惊愕之中,却都纷纷为王爷开心,看来,王爷是真心的爱着王妃的,要不然断然不会这般的开心。

步子很慢,带着几分小心,可能是怕茶撒了,只是,上官云端突然发觉,月儿的步子中有着几分大家小姐的幽。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过一丝沉思,仍就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值了?什么值了?

今天为何不见母后的影子?

一群人,都围在房间里。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暗暗的抽了一口气,似乎没有再听到那轻呼声,他的脚步似乎也微微的恢复了些许的行动的能力。

若是她真的中了皇后与李贵妃的的计,只怕现在?

“恩,你就得瑟吧,总有一天,把你这条小命得瑟没了,你就满意了。”凤阑绝突然伸出手,在她的额头时,敲了一下。

她不怕换茶的时候被人发现吗?

“放心,我亲耳听到当时夜无志说过,他已经吩咐侍卫不让任何人靠近,而且皇上与皇后肯定不会那么快就到,所以,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更何况,我就是取的一边的泉水,很快的,没有耽搁时间。”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解释着,她也不知道为何今天她的话这么多。看到他声音,她就想要跟他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