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66章:珍肴异馔

第66章:珍肴异馔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身灰衣的铁衣门护法‘刘建’手持短刀,快速行进在蛮荒中。

“是人!是铁衣门那一方,六人中的一个!”

“你之前十几年,丹田成长怕是极慢!以《莽牛大力诀》第九层的速度,我估计……你最起码还得三四年功夫。丹田才能达到极限,踏入先天境界。”诸葛元洪说道,滕青山顿时心里有些焦急。

黑甲军军士、归元宗核心弟子,加起来一万多人,熙熙攘攘一大片,嘈杂的很。大家都在议论着!

有这十七人,自然,右边这一排只剩下首位没人坐。

滕青山当第一统领?不少人看向滕青山。

先天真元,明显比‘内劲’层次更高,或许能有奇效。

诸葛元洪继续说道:“《归元心典》是我归元宗历代高手修炼最多的,上千年来,达到先天的,超过九成,都是修炼的《归元心典》!所以,《归元心典》修炼过程中的问题等等,宗内都有很多历代先辈的‘心得体会’书籍可以借鉴。这样,修炼过程中不容易走弯路。”

滕青山大吃一惊。

“亲传弟子?”

“嗯?它看到我?”滕青山见这赤鳞兽朝这边走过来,特别那眼神中的杀意,令他心底一惊,随即冷然一笑,“不过……这头赤鳞兽,恐怕还不知道我也看到它吧。”滕青山看了赤鳞兽一眼,便不看了。

它已然蜕变!

艰难地刺透表层鳞甲,而后刺入鳞甲下密实的肌肉,鲜血顿时从碎裂的赤红鳞甲表面渗透出来!

看在身上的破烂,滕青山看了看身侧卷成大团的黑『色』鳞甲:“这一团鳞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开,估计得盖住一个庭院。”回想起刚才一战,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鳞兽应该是刚刚完成蜕变!高度大概才两丈七八,并非书籍记载的过三丈。而且那吐火,仅仅吐一次,就似乎没后继之力了。”

而赤鳞兽,刚刚蜕变,太年轻,体内能量少。

“赤鳞兽!赤红鳞甲?它,它完全蜕变了?”滕青山心底大惊,“咦,我看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赤鳞兽看不见我?”

常人身体对‘黑火灵根’能量没强烈需求,自然吸收的少。

“现在,就该吃这小玩意了!”

前世,靠内劲辅助,就能靠身体抵御子弹。

连绵不绝的枪影,一枪接一枪,疯狂刺向司马庆。快若闪电的长枪,产生可怕的空气爆裂声,周围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滕青山和司马庆周围,那是昏天暗地。而滕青山则是疯狂地一枪接一枪。

滕青山俯冲向司马庆,身体力量从腰部猛地爆发,瞬间传递到右手上,轮回枪一瞬间化作一道银『色』闪电!带着一股可怕的爆炸声,那瞬间钻动的轮回枪,产生的爆炸声比之雷响有过之无不及!

“这深潭,比我老家的碧寒潭,要浅的多。”滕青山仿佛一条鱼儿,窜出水面,落到岸上。

而且!

劲气四『射』!

一连窜的惨叫声,鲜血飞溅,银发老者便轻易冲出了青湖岛一方人马。

总之,去的越迟,怕更难占到位置。

一名扎着三根小辫子的壮汉从潭水湖面中冒出头,他双眼通红:“三弟,阿虎……你们,啊!”这些生死兄弟,为了他这个大哥都失去了『性』命。这壮汉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声道:“青湖岛!此仇不报,我死也不安!嗯……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果,你们休想独占!”

古世友略微沉『吟』:“那也好!走,先随我进账……待到下午,一起进山的时候,你带我们过去!”

朝上爬,如果速度快,先爬到这低矮崖壁的崖顶,还有希望。

精瘦汉子一窒,对方猜的好准。

“怎么,嫌少,要不明天你晚上的酒,也给我。”

她不懂,为何,滕青山总能立功劳。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那中年人猛地跃起,双手持棍,带着开天辟地般的可怕气势,从高空猛然劈下。

“不对!”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说完,关绿便走开了。

早已经做好的丰盛饭菜,那十名仆人立即端好送过来,今天下午刚刚打造的崭新桌子放好,八十余号人就聚集在一起吃喝了起来。归元宗精英高手吃的的确好,赶得上好的酒楼上等一桌好菜。

“嗯?”那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别给脸不要脸,咱们兄弟吃你一个野兔,是给你脸,想动手,咱们兄弟不介意送你见阎王。”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不过滕青山肯定一点——赤鳞幼兽没吃到黑火灵果,是不会离开它的老巢的。

“黑火灵根增加的潜能,那些修炼内劲的人,根本无法真正挖掘!”滕青山如此的认为,“黑火灵根的潜能,一旦真正挖掘,增加的力气,绝对不止一万斤,到底是多少,吃了才知道!”

云来客栈。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赤鳞兽鳞甲?”滕青山疑『惑』看着冀鸿,“统领,那赤鳞兽如若吃了黑火灵果,我们杀那赤鳞兽,不太可能吧。”

心存热血,闯『荡』天下,进行生死磨砺的武者,有很多。

“这位大人。”那老者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咱们大金庄,遇到那等怪物,只能靠大人你们这些身怀绝世本领的高手帮忙了。昨夜,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希望今夜,大人和其他诸多武者高手,能帮咱们大金庄,杀了那怪物祸害!”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这越传越快,也就传到了归元宗的情报人员耳朵里。

咻!

“好可怕的身体,似乎有近一丈高,有四蹄……全身覆盖着密集鳞片,那鳞片还真是……”段侯心底一寒,他可是一流武者,一记飞刀竟然『射』不穿怪物的鳞片。段侯在那短短霎那,黑夜当中,只是模糊看到。

他在用耳朵听!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滕青山听得心中哭笑不得。

这么一个防御变态的妖兽,竟然只是一头幼兽。

呼!

“什么?”孟田感到后面风声,不由转头一看,脸『色』不由大变,滕青山速度竟然比他还要快!

地面上已经没有尸体了,十八万斤巨力,在那可怕力量的一砸下,长枪达到一个可怕的速度!并且令长枪前方的空气被压缩起来,当轮回枪砸成孟田身上,孟田全身筋骨瞬间全断裂,那压缩的空气也爆炸了,将孟田整个人爆掉了,尸骨无存。

从黑暗中,滕青山走了出来。

飞刀速度之快,孟田脸『色』微微一变。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自从叁石客栈那一战后,车队就没有再遇到危险。

……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朱崇石和他的夫人、孩子们以及几名仆人,和滕青山他们黑甲军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栈。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滕青山回头一看——

的确,马贼们竟然也慢慢跑着。以货车可怜的速度,马贼们要追可以很快追上的。

朱崇石忘记了!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所有马贼都有些心慌。

滕青山他们脸『色』大变。

那大量的拒马桩,而且前后一层层,黑甲军即使冲破第一层,也会被后面阻拦。根本无法冲锋。结局只会是被对方一拥而上,将马上骑士给弄下来,到时候,就完了。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论真正实力,比之滕青山老家宜城的‘白马帮’都要强上一些。不过,这次栽的太狠!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一人一千两银子。

“你不是猜到了吗?”朱崇石说道,“我和孩子们,他们还不敢杀。毕竟,是朱家子孙!我爹他最恨的,就是亲子相残。一旦他们那么做,以我爹的消息网,肯定知晓的一清二楚。到时候,爹不可能让杀兄弟的人当家主!甚至于会被剥夺家产,赶出朱家!”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一定要惩罚!

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大哥……”二当家不舍的将这‘景玉佛’递过去。

“别屁话,有命在,以后什么弄不到?”大当家一把夺过去,随后挤出笑容看向滕青山,“都统大人,这景玉佛!可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绝对的稀罕宝贝。就是拿银子都难买到呢。这玩意,最起码值个十几万两银子。”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大当家脸『色』大变。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收钱?”旁边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没资格收青山的钱啊。青山他现在可是都统,按照军职等级,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级!”无论是官府还是黑甲军,都是归元宗控制的。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揽月楼摆宴,到时候,大家可得赏脸。”滕青山朗声道,顿时周围响应声一片。在黑甲军中滕青山人缘不错,这时候,大家乐得捧场。和这位前途无量的都统拉近关系。

“好啊。”青雨连点头,“我哥他根本没时间陪我去玩。”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滕青山笑笑。

“宗主,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冀鸿询问道。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诸葛元洪点点头:“当年我去拜访那朱童,见过他的十六个儿子,个个都是狠角『色』。他的九儿子,人缘较好,是一个看似糊涂的爽快青年,可实际上心机……深的很。我有感觉,朱家未来的家主,应该是在朱童的大儿子、九儿子和那十三儿子三个中的一个。”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放心,大哥,咱们这么多人,而且,大哥你这计划那是天衣无缝啊,哈哈……他们休想能逃掉一个!”周围其他几位大当家都笑道。“咱们这里就有三千兄弟,单单用人就能埋掉他们。”

要绕道,那可足足得多走三百多里路,这等于要多走近三天。

……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都统大人!”负责警戒瞭望的一黑甲军军士跑来,“驻守的另外一营人马,估计马上就到山脚。”

“谢城主了。”

当即五百名军士在统一调配下,分到四家酒楼中去。

响亮而蕴含着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练武场。

“永凡,你儿子青山回来啦!”

“嗯。”冀鸿点点头,“都统的战马、重甲等,等你回宗里,到时候一并给你!好了,你们继续驻守在这,待得三月期满,再回去。我马上就要带白崎,先一步,回江宁郡城。你们也不必劳师动众来送我。”

“那白崎虽然残废,可还有内劲在身,否则,战马这般奔跑,他怎么坐得稳!”万凡祥笑道。

“私下里咱们是兄弟,可都统还是得叫的。这规矩可不能破。”旁边的杜洪哈哈笑道,“青山兄弟,你年纪轻轻,《莽牛大力诀》便达到第八层,枪法无双。以后在咱们黑甲军前途无量啊!”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

这后天巅峰高手,九州大地上千万计,难以计数。

“这唐含,我也是钦佩不已。”冀鸿感叹一声,“当年他残废,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门开启,冀鸿冷着脸走了出来。

“如果找到,那此事就作罢。如果十天之内还找不到……”冀鸿脸『色』一沉。

就简单了!

“嗯。”董延略微一思索,“叔,这华丰城不能再呆了!我们马上回去,带上钱财,立即离开华丰城,离开江宁郡!”

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啧啧!白崎都统,田单兄,这一袋子紫金,最起码得有十斤啊,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同等体积的紫金,要比黄金要重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秦岭天帝的‘天剑’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可‘天剑’,就有过百斤。

一小布袋子紫金,有十斤,也就能理解了。

“大人!”

甚至于,他可以控制局部区域,短时间内气血停止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