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62章:使人昭昭

第62章:使人昭昭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至于蓝弦,导演却是没给她好脸色,很明显的警告的蓝弦好好拍,一旦卡了,你就准备倒霉……

当年融柳没拿到最佳新人奖那事,邵阳是明白,依融柳的实力,她完全可以拿到那最佳新人奖,可惜当时与蓝弦竞争的那个女人,是某大佬的女儿,而那个大佬现在就是橙色年代的的靠山……

墨天王低调出国,又低调的回来,墨天王的经纪人却不能低调,回国的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墨天王回来的消息,同时将国外取得的成绩说了出来。

喜的是墨天王回来了,有新闻可以抓了,恨的是他们怎么不知道墨天王出国呀……

“蓝弦,走吧,我们要去剧组报到。”白雪匆忙走了进来,正看到闲适的坐在那里看报纸的蓝弦,没好气的嚷着。

叶灵早已做在主席位上,看看时间到了立马扬起职业的笑,示意紫心与红颜上去,而蓝弦默默的跟在后面。

忍不住伸出手指,沿着莫庭脸部的轮廓,慢慢的往下滑动着。

“蓝弦小姐,初入大荧幕就能与墨天王搭戏,不知你有什么感想?”

在得知自己心中这个想法时,在察觉融柳的身影变淡时,墨云天逃也似的飞到了英国,想要把一切都抛下,可却不想越陷越深了……

对于融柳的事情,白雪也没有解释,在演艺圈这种事要自己去看,旁人教不了,而白雪想蓝弦应该懂……这个庆功宴名面上是为了蓝弦而办,而实际是怎样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哪个演艺公司办庆功宴只围绕一个人转,哪怕那个再大牌都不可能。

蓝弦虽不明白莫庭到底要做什么,但却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温和的向前一步来到莫的身边。

“这蓝弦的运气还真是好呀,这角色都选中了王亦诗,那王亦诗却在紧要头头爆出这种惊天丑闻,还真是,走的好运呀……”李姐酸酸的说着,这个圈子好像还没有这样的事情……

蓝弦真的是特别的吗?

刚刚故意诱惑他,害他情动却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现在要从他身边过,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这么好的机会,就在面前,可他生生不能用呀……

这一次绽放的绣场就是展现其设计师手工缝制的三十套礼服,其中三套由蓝弦来展视。

“在,在三楼,左手第二间……”

omyladygaga!

蓝弦把电话挂掉了,即便她明知这样做,会失去墨云天的支持……

“谢谢。”

虽然她这样做,又让某个男人得意了。

原来,沐大小姐回到家大发了一通脾气,要求星娱换掉蓝弦。

可现在让他放下吗?隐隐又有几分不舍,好像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觉得如此有趣,又如此费心的……

可是,这些都不是融柳呀,他想要的只是融柳……

“杰克,那个任务我接了,把资料传给我……”

很明显,说话的是一位女士,她不惊艳于蓝弦的美,她惊艳夏绿的美。

“各位记者,麻烦你们先进去吧,新闻到发布会就要开始了,记去再说吧。”白雪快头虽大,可却没有这群记者厉害,强壮的白雪,生生的被记者挤在人群外,只能在外面大叫着。

面对莫庭的“厚爱”,蓝弦表现的相当的得体。蓝弦从不相信这世间会有“厚爱”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更不相信莫庭会无原有的对她好,今日她蓝弦所得他日他莫庭肯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去,要知道莫庭可是商人……

karl将中国古典风味和现代美完美的揉和在一起,即展现了蓝弦身上那古典气息,又不失时尚气息。

蓝弦的心忍不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蓝弦暗暗恼着。强压下心中的悸度,有着冰冷的语气对莫庭道:

该死的,蓝弦,面前这个人是莫庭,花花公子莫庭,别忘了他的弟弟莫放还是杀融柳的凶手,更别忘了就是因为莫庭的插手,融柳才白白死去,连个公道都没有,死后更是凄凉的,连提都不让人提……

在演艺术圈就是这样,你红了是个人见了你也得叫声前辈,客客气气的,经纪人把你当大小姐,小助理把你当大爷。

“哦……”意料之中,蓝弦平静的接受,依她刚刚在记者会上的表现,这样的待遇很正常。

蓝弦的心里有点不安,也不知在东京那事,莫老爷子是怎么看,认为自己做秀还是什么……

白雪感觉自己的心和肺都归位了,蓝弦不受莫庭另结新欢的影响,那就好了,蓝弦依旧会是星娱的摇钱树,也会是星娱力捧的对象。依蓝弦的手腕与条件,失去了一个莫庭,能再找到无数个莫庭……

“蓝弦,我们结婚吧?”莫庭如同被遗弃的小狗,小声的说着,这话他说了无数次了,可都被蓝弦拒绝了。

“是啦,是啦,你快放手……”

这些人,为了炒作连个死人也不放过。

大厅里,很多艺人已经拿着酒杯与导演和制片人攀谈起了起来。

那个x导更是乐晕晕的,伸手咸猪手就准备往蓝弦腰上揉。

“中国刺绣,我的上帝呀,我看到一朵花在绽放……”

“这个你们就得问墨前辈了,如果各位记者朋友没有什么事的话,麻烦你们让一让好吗?我要进剧组拍电视呢。”蓝弦脾气很好的说着,同时若有似无的提醒着众位记者,现在的沐菲和她身上的衣服比她更有新闻的价值……

“谢谢夸奖。”蓝弦大大方方应下。

她爱自己的国家,爱赋予自己名字的土地,没必要迎合外人……

“首长,自从大少爷与蓝弦去看过二少后,二少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许多,二少三餐已恢复正常了,医护人员说二少这个星期还笑了。”汇报的男子一身军装,相当的威严。

无论在这个圈子呆多久,融柳总是明了自己所要,明了自己的坚持,不与这圈子里的人同流合污,自成一股清流……

千薪千万的经纪人,就得拿出相应的能力,不然他干吗花大价钱自己去请经纪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何对得起千万年薪。

一群女人,看着沐菲,眼带责怪,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欺负我?

昨天陪莫庭那只狐狸周旋,可真累。

“蓝弦,身为艺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冰水不是你能喝的,而且你下午还要进录音棚,你要不要你的嗓子了,就算你不以唱歌为主业,但是你的声音也不能出事,难道你要每部片子都给你配音……”

六点,正值交通高峰期,好在蓝弦住的地方偏,没怎么堵车三人就到了。

白雪远远看到蓝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再看被众多制片人和导演围攻的莫庭,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

墨大神去演还差不多,蓝弦怎么演呀?

她太了解这个圈子,太了解这个圈子的爱情了.

看看时间,正显示8:05分,蓝弦不急不缓走进衣帽间,打开一看,蓝弦恶俗了。

和莫庭来到本市最大的法国餐厅,蓝弦表示相当的有压力,面对莫庭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蓝弦很想说:

“蓝弦,你真的不明白吗?”莫庭也放下手上的餐具,看着蓝弦,眼眸闪亮,一副不容蓝弦逃避的样子。

直接来到了好莱坞大导演琼斯预订的商务套间,房间已经布置成一个小小的面室间,对着外面几个接待的外国人,客气的点了个头,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谄媚。

好莱坞来大片大张旗鼓的来华选演员,他们不会拒绝潜规则,但是他们要求选上的人必须有那个实力。

他心情不好,很不好,当他发现蓝弦的秘密时,他想和那个女人就此各走各的,以后都不要再见,可是两个月没见,他该死的发现自己想她。

莫庭看到来人谄媚的样子,如若是平时他也许会应酬一二,可现在他真没有那个心情,将手中的钥匙朝风子秘书手上一丢,无视金碧辉煌老板伸出来的手,冷冷的道:

“蓝弦小姐,你是只不参加金鸡千花奖,还是今后国内所有的奖项都不参加。”

导演组与业界实在不敢相信,一部电视剧居然因为一个人而红,这实在是让人不解。

颜末转身离去,离去时想着蓝弦的样子,点了点头,可以好好栽培一下……

她虽然成为了蓝弦,不可避免要重新开始,但并不表示她要和以前的蓝弦一样,活的小心意意,站在阴暗的位置。

看到这样的莫放,蓝弦想着自己代替莫放,接手莫家从政的任务,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真的?”白雪一听,险些把蓝弦撞倒,这么严重的伤一天就能好,蓝弦不会是骗她吧,要知道蓝弦现在可真是火呀,蓝弦休息一天可就是一天的损失呀。

一番心里安慰后,蓝弦感觉心情越发的发松了,而她还真的进入了角色了,心平气和的等着莫老爷子……

风子秘书拿出手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朝顶楼天台走去。

“一楼的宴会厅给我取消,不要了。”就这么一句,电话挂了。

墨云天的经纪人是墨云天私人聘请的,与公司无关,与其说是经纪人到不如是下属和助理,所以这个经纪人相当的听话与尽责,凡是以墨天王的意思为意思……

五分像?

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人,蓝弦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日本人了,既然对方要闹,那就闹吧,她怕谁,这是国际性的颁奖晚会,有本事现在杀了她。接过话筒,蓝弦转身,对着大屏幕很大声道:“白雪,说完再笑。”蓝弦的声音很是冰冷,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白雪,吓得白雪猛得停下了狂喜声。

融柳能代言r&m集团还是因为莫放,如果不是那个莫氏二公子力保,即使是融柳也不会有机会。

“是,少爷”语气里已明显有着兴奋,太好了,他就知道没跟错了,少爷定会让那小子好看。

点了点头,影不再像之前那样无视她,抬头,发现人半天还未走,似在等他什么似的。

这四个字,或者说影的回应,让幽韵琦脸上一喜。“好,等我回来。”

“属下在”

就在轩辕晗呆在书房冥思苦笑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时,收到皇宫的消息“皇上有请太子殿下入宫”。

“婉如,刚刚本宫已向父皇告了一状,父皇免了你一死,但从今天起,你不在是曦王妃了。”轩辕晗看着知心,优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知心挑了一间离轩辕晗最远的房间,一个人坐在那里,除了偶尔吃黑衣人给她带来的食物便一动也不动。知心痛恨自己的草率,痛恨自己因轩辕晗而迷茫的心,痛恨自己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在这里所想的一切与山上所想的一切完全想反,在山上她想的忘记与重生,而这里,她想的过往与伤痛。

“不用去了”闻人靖暄的话突然冒了出来,身后没有大队的官兵,有的只是一个黑色的人影手中抓着一个人,那人,像是宇定南。

扶着宇定南的定北,看了影一眼后,便退了下去。

“下去吧,给我仔细盯着。”对于那两个地方,轩辕曦是明了的,就如同自己的书房一般,绝对没有人能偷听得到。

“该死的,这群人到底追到时候才算完。”

炎烈与黑言舒也是一脸的不赞同,虽然他不是轩辕晗,可他也是他们要护着的人,被他护已经够丢脸了,现在还让他们休息,他们不干。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晗,你不高兴吗?你不想站起来吗?”看到轩辕晗平静的反应,秦知心很是不解,怎么了?

“说吧,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轩辕晗狠狠瞪了郑怜心一眼,看也不看她,转头看向那两个匍匐在地上发抖的男人。

“太子爷,您看这事?”看着那像疯掉一般的郑怜心,郑国公有些不忍,这个孙女怎么说也是自己曾经最爱的,这个时候变成这个样子,唉……

郑怜心,号称“柔弱美”的她怎么能挣扎的过那武孔有力的侍卫呢,她的命运在她对知心对手时已轩辕晗决定了。

再一拳,已被知心制止了“晗,算了。”

“什么意思,这不就是你黑族的屏障吗?”

“不,现在是你在威胁我们。”

秦知心也不拒绝,他是生轩辕晗的气,但她也知道,她必须要吃,不吃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秦府,不,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不需要去秦府了,她只需要去她母亲的墓前就可以了。“明日本王要去后山赏景,我和要她不期而遇”轩辕晗嘴角勾起一丝笑,这个笑不同于之前那有些嘲讽的笑,而是有些兴奋有些志在必得的笑脸,这样的笑容让轩辕晗怎么个人都亮了起来,仿佛间,那个傲视群雄的三皇子又回来了。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宇敏之,别以为你们宇家财大势大就可以作威作福,别人怕你,我长天派可不怕你。”一脸的正气凛然,好似他面前的那人是个十恶不赦,仗势欺人的恶霸一般,哦,不对,在他的认知里,对方就是个恶霸。

“与你何干,这是宇府。”意思就是,你管太子,这是宇家不是长天派,你凭什么。

“你干吗?”看到那欲解穴的手不仅放了下来,还转身往桌子的方向走去,吓的欧阳长祺大叫,不会是反悔了吧。

“不松,死也不松。”轩辕晗这话说的是咬牙切齿,他现在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只靠着一股不想让知心死的心在硬撑而已。

哈哈哈,知心笑的痛苦也笑的伤心,注定,什么叫注定,那一场所谓的枫林相遇不过是他轩辕晗设计的不是吗?那样也能称之为注定。

郑国公谋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眼红轩辕家江山的人太多了,难保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郑国公不会有这个心思。自古帝王总是多疑的,他们对自己屁骨下的位置看得比生命还重,你说,当有人告诉你,有人窥视你那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你即使不会相信,但也会起疑吧,再然,那个说的人还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的相信度又会提高一层吧。

鹿茸熬的小米粥?影听到后,思索着,看样子,他处的环境非富即贵,眼前自称为“娘”的女人一身锦衣华服十分富贵,而房间的摆设,虽简单却贵气十足,上天待他是好是坏,上一世他是不能见光的皇子,这一世,他成了病弱的富贵少爷。

毒素?微闭着眼,身上散发出与那秀气柔和的脸完全不相符的杀气。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我的母亲,我唯一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不孝,怎么可以不让我知道。”

“你无缘无故接下燕子楼,爷爷怎么会不知道为什么呢?”不忍吧,不忍见她小心翼翼又紧张害怕的样子,所以影开口说着。

“去吧。”挥挥手,幽冥手的语气里满是笑意,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他高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如此高兴。不仅仅是韵琦找到了一个好相公,更重要的这个孙女婿对他的味,经过今日一谈,他已把这个年轻人视为忘年之交了。

后宫那些女人?你以为他愿意吗?父皇的葬礼一结束,那些个数年未见的所谓皇室宗族一个个跑了出来,居然有几个还拿着父皇的遗诏,内容无外乎,哪几个宗族女子要进宫,甚至连封号都给他想好了,先皇遗诏,身为人家的儿子,他能如何做?

“本宫表里不一,也比你这个傻子强,聪明人都知道选谁?”

“怎么了?”轩辕晗故作不知的问着,心里其实明白,黑、炎两族的事总算开始了。

“当年的事,你并没有说清楚吧?”非常的愤怒,那事情远不像他说的那样,二男争一女那样简单吧。

“姐姐,他外出了,他是经商的,经常要往外跑。”婉如没有察觉到知心的不对劲,笑着解释。

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说完转身就欲走了,她不是生气,而是懒得和这人多说。

知心这一举动,把司徒小吟给乐得,也把吴管家给寒的,这样子,在吴管家眼里就是知心姑娘她知道太子要了娶妃,那人还不是她,她生气了,知心姑娘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人呀。

“爷,老奴,老奴对不起爷呀。”说着,身子就跪了下去。

“司徒小姐说爷您要立太子妃,还说什么,这太子妃人选皇后有定好了给爷挑,这里面定不会有知心姑娘之类的。”吴管家没敢罗罗嗦嗦的说一通,只把司徒水吟话中的意思直接说了出来。

知儿,千万不要对晗失望,晗答应过你的,无论多难,都会做到的,千万不要。

“小琳,去拿一副碗筷给太子爷。”

婉如的指责让知心不解,她从未得过父亲的宠爱不是吗?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希望娘和自己能在那秦府活的更容易一些。

“大胆民女,回皇上话时,要低头加“奴婢”二字,圣颜启是你等民女可随意观着。”一旁的太监看到知心的不合礼,高声的呵斥着。

“不知道”

“敏之,大半年未见,你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好了。”某个叫不出名号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派系的,率先开问。

知心在黑言舒与炎烈的带领下,火速的朝城墙方向走去,在众士兵最慌乱的时候,三人,一个借力,跃至城墙上,在士兵刚反映过来时,便被一同飞奔而上的轩辕晗的人马给解决了,趁乱,三人混进护卫队中,与轩辕晗的人马点头示意后,迅速往城墙下走去,而轩辕晗的人马也迅速散去,只留那熊熊燃烧的大火。

(嘻嘻,最后打下广告,彩的好友,月见的新书《困情殿》在3g火热连载,在很虐很纠结,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王妃,王妃,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小依和小琳一直守在秦知心的床前,看到秦知心幽幽睁眼,高兴的大叫起来,现在她们被关在这个院子出不去,可担心死了,要是王妃有个万一,那该如何是好呀。

“怎么了?”走了七八步,发现吴清没有跟上来,秦知心回头,看着一脸愁眉的吴清,秦知心关切的问着。

四人接下来在黑族的日子很是自由,黑言舒有求于他们,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他也不好过多的干涉他们的行为。而黑言琪呢,则因为一直认为是她的哥哥为了她才绑来知心,而害他们一群人不得不留在黑族出不去,一则心有愧疚,天天躲在房间里也不敢来骚扰闻人靖暄,甚至见他都不敢。

“也只有曦那个笨蛋会上你的当?闻人家族,几乎是天下首富,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闻人家族涉及各行各业,能人异士可不少?”这也就是来这黑族,轩辕晗不让闻人靖暄去找闻人府的力量来的原因,一是为了让闻人府保存力量,这股力量日后会是知心强大的后盾,二是他的人来,那他轩辕晗在这就没有优势了。

“大胆秦知心,还不跪下,你胆敢欺瞒圣上还不知罪。”一旁的太监得意的说着,好似终于找到了机会抱开始的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