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57章:说得轻巧

第57章:说得轻巧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声厉吼之后“砰”的一声,裴淼心听着电话里的动静也猜到,大抵是易琛不高兴,自己摔掉了电话。

给好友ailsa挂过去一个电话,才知道原来她带着新男朋友也来到a市。

“月底?可是我签证的事……”

曲母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下,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的动作。

“没有。”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娇娇柔柔窝进他怀里,“你跟她……都说了么?”

索性早早托朋友帮他买下了这里,及时拿到房东手里的钥匙。

焦急伸手去护自己前胸,可他用的也是蛮力,狠狠一压,抱着她就旋身,用自个儿光裸的上身狠狠贴挤着她的上身,吻着她的双唇将她压进床铺里。

只是可惜了那点主动与焦急,到底让他最后失了兴趣。

刚有姑娘泛起花痴,立马就有还算清醒着的同事用力从边上拉了一把,“小心说话,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样的场合,人曲总现在可是咱们‘玉奇’的大老板,要是把人得罪了,第一个就开了你。”

他说:“芽芽,爸爸现在只有你了……”

“蹬蹬蹬”爬上了几节楼梯,曲婉婉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拽着手中的钥匙开了房门,果不其然看见正对着大门方向的阳台上正站着个赤裸着上身,正在用手中的白毛巾大肆擦头发的年轻男人。

几个人上了车便报地址,去的是丽江大研古城中心的半山观景客栈,vivian说那里的氛围很好,比住大酒店私家别墅什么的来得更惬意几分。

裴淼心认认真真收拾东西,头也没抬,“刚才你不是已经跟那俊哥说我是什么家道中落的富家千金吗?他们能不问我是谁?”

那护士说完话,顺带用有些阴阳怪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裴淼心。

她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这么些年没见,他的容颜未变,可看人时的眼神却总让人觉得蒙着层霜雾,怎么看都看不透似的。

“对,说是挂了蒋总的电话没有人接,所以一个电话挂到我们公司,算是提前尽到告知义务。”

电话里的女人一直在轻泣,这段日子太习惯的情绪,夏芷柔的哭声已经不再让他觉得心疼或是难过。

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明明还那么有力,烫热的余温透过菲薄的衬衫丝丝点点地沁入他心脾。这是突然的感受,他的手臂连着他的心,整个都被那热烫得一阵灼疼。想要发怒,想要应和她说的话,可那烫从心间漫开,直入五脏六腑,害他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看完了报道他又低头去看这散落了一桌的设计草图。

他笑笑,抬手在她头顶一压,“好了,我先走了,你快进去吧!”

再过几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走乡村,慰问山区失学儿童”大型公益活动,届时作为“青苗会”主席的梁大太太必定会带着她们一帮干事,到偏远的山村去。

门上这时候传来一阵一阵的拍门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上楼来的曲母,冲着里头轻唤:“淼心,你是不是在房里头?开门。”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嗯,请。”曲臣羽不解,看着小家伙的眼睛。

“芽芽!”裴淼心赶忙叫住女儿,“臣羽巴巴不是才带你去过游乐园吗,怎么又想去了?还有那什么sd娃娃,你知道那个有多贵,一个要多少钱吗?麻麻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可以随便跟人要东西呢?还有什么香草味的冰激凌,你昨天才咳嗽怎么又……”

曲臣羽哭笑不得,抱着小家伙乐呵得不得了,见睡在另一侧床边的裴淼心翻身过来想要抓过芽芽,连忙一把将小家伙揽抱在自己怀里,说:“干什么?我女儿我愿意疼,别说一个sd娃娃了,想要什么就买什么,只要她高兴就行。”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她无心人似的弯了红唇,更凑近他一分,“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而且,你的夏芷柔还怀着孩子在房间里等着你!怎么,你喜欢让她独守空房?还是想让她尝尝曾经我过的生活?也对,小西同我说过,男人其实都是一样,家里的永远不如外面的,所以现在,你还是快回去吧!”

翟俊楠说:“陆离正好也在里头,吃完了午饭楼上还有牌局,要不你也一起来呗,正好待会他要想找各种理由不带你来,我就当场甩他耳刮子,让他脚踏两条船。”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裴淼心便慌忙过去拉了苏晓的手臂一下,“你干嘛?这是谁?怎么谁的车你都敢让我上啊?”

“你是不是真不记得我是谁了?”

自从奶奶去了以后,她早该料到,曲家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也早就,没有家了。

裴淼心这时候还留在曲家的大宅子里等着消息,她与曲耀阳这位顽劣的二世祖弟弟关系虽然并不大坏,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子,一点一点将这二世祖宠坏。

“我知道,我现在还在受害者的家里安抚家属,晚一点再给你回过去……”

是的,那夜里因为曲母的算计,事后他看到了那张床单。

炽热的气息在唇与唇之间来回,他愤恨疯狂的意味多过其他,她嘴里心里早就尝不出任何滋味。他吻她她就让他吻,似乎这唇还有这身子,对于她来说,早就没有什么。

裴淼心想要去拉架,可是膝盖与脚踝都疼到不行,被两个人几下推搡得向前一撞,正好与夏芷柔双双摔倒在地。

原来她同他一起五年,到临分手的这一刻,换来的却是这四个字!

“妈,我同心心是真心相爱,就只有这一次,为了我,您妥协一次行不行?”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耀阳,妈妈当你是现在昏了头,并不清醒。我再给你一点时间,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你总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人对于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你不可以随便为了那种女人毁了你自己。”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王燕青走到梳妆镜前补妆,看到裴淼心要转身,才像是云淡风轻一般地道:“再过两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大型公益活动了,裴小姐最近准备得还算得心应手吗?”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待着去。”万晓柔怒瞪完陈妈,又去看曲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你现在特后悔当初赶裴淼心出去,让我进门吧!可是就算她现在做了你的儿媳妇,她也帮不了你。你从前到现在对她就没安过什么好心,我要是她,早巴不得谁赶紧把你弄死了得了,就算她知道了我威胁你,她也绝对不会帮你的,你省省吧!”

裴淼心点头,“曲夫人爱你们,可她却用错了方法,这时候,我们更不能抛下她不顾。”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从前的你也像她这么无畏无惧,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了,没有那么多犹豫。”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面前这个男人,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却总要争吵起来的男人,瞧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他说他的心脏出了毛病,他说他生不如死还有别的什么。他指责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是因为她,他才会变得这么不正常的。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前一天在这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曲母却是怔楞在当场的人,早前她便派人查过尤嘉轩的身世背景,又规劝过曲婉婉多回,可回回都是没用,所以她早不待见了尤嘉轩这个人,更何况见着他出现在自己的地盘,好像全身毛孔都不对。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曲耀阳摇头,“不了,您跟爸还带着芽芽,你们那边挤不下。“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曲臣羽一愣,“你巴巴怎么会不喜欢芽芽?”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

“……是曲耀阳。”

小姐妹之一的吴曦媛赶忙一拉,笑呵呵道:“哎呀,我的二少奶奶,这都已经送到嘴巴边了,你还着什么急啊!人曲二少矜贵着呢!再加上外面那一帮野猴子,咱们这群姐妹吃不了他,顶多弄几只猴子塞牙缝罢了。”脚疼没有坚持多远,从大厅里出来,旧伤的疼痛和心底的苍凉,到底没有让她坚持多久。

端午节的五月初五,正好集中在整个五月的最末端。

狠狠捶打了一下自己的方向盘,转动方向盘重新开回大路上去,还是给夏芷柔发了条短信,说是凌晨还要开一个视频会议,天晚了可能就留在公司不回去。

“这里的房子我会留给你,你确认签字的时候我们就顺道去办过户手续。还有我的车也给你,芷柔早说要换台新的,正好旧的这台就给你……”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经过她房门口时用力敲了几下,说:“桂姐叫你早点过去!”

……

他循声回头,楼梯转角最后一抹身影,似是已经换好衣服下楼的裴淼心小姑娘。

直到站定在她的门前,他仍然没有想好见面以后应该同她说些什么。

“是么,看来,我是白出现了。”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旁边突然有车子经过,等车窗放下来的时候,一回头,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车子一直从医院开到曲家的大门前面。

他低头微眯着不太看得清楚的眼睛朝一旁的垃圾桶走,在垃圾桶的盖顶上将烟蒂摁熄之后才回头,换一张温柔的好好先生的脸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曲母自是不会反对,只是这回全家上上下下对于夏芷柔又怀孕了的事情颇为惊讶,尤其是曲婉婉,几度不敢置信地望着他问:“哥,你怎么会……”

他还记得刚认识她那会儿,她同别的妞儿并无什么不同。都是白天一个模样,晚上一个模样,穿着火辣,脱了诱惑无限,满嘴矫情,脑里却各种欲望和无知想法的无聊女人罢了。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他没有绷住,到底抬起她的下巴去吻了吻她的唇,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吗?生日快乐。”

她抓准时机,从车子里奔了出来,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裴淼心一记巴掌。大庭广众下的一记巴掌,顿时让街边本来行走的人们停下来,睁眼望着这边的情形。

她知道一向最沉得住气的大哥其实一早便在隐忍。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曲耀阳欣慰地看了看妹妹,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后转乘打电话给小张,让他把车开回来接小姐回家去。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聂皖瑜娇滴滴去望了冷着一张脸的曲耀阳,又去望聂父的眼睛,“爸,我求求您,您就不要再问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当是我自己不小心行不行?”

“我不是想要他们的会员信息,我只是想知道,国内有几个人拥有这只钢笔。”

说是这会儿曼哈顿已是晚上,两个孩子热闹了一阵,现在都已回房睡了。

“我什么都不懂!”她赶忙打断,“可是至少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你越是在乎、越是想要抓紧,却偏偏越抓不住、越抓不紧!孩子是淼心姐十月怀胎生下来又含辛茹苦带到今天这么大的,就算你真的是为了女儿,为了不让咱们曲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可只要你对淼心姐还有一丁点的喜欢,哪怕是……曾经的一丁点喜欢,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抢她的孩子,哥!”

“在我们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之前,你跟孩子哪里都不能去,你们必须待在a市,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不然难保你又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说消失就消失,届时谁来保障我的权利!当然,你可以拒绝!”

“姨姨!”小家伙晃了晃曲婉婉的手,仰起头来看她。

他已经爆炸的小宇宙还没有收回,听着她面软软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回应。

“护士小姐!”裴淼心一声急叫,慌忙打断曲耀阳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的话语,“我马上就收拾,你一会再叫人过来打扫房间行不行?”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他这一声吼让她有些莫名其妙,瞪大了眼睛看他,“你有叫我等你吃饭吗?”

曲耀阳皱眉望了小家伙一眼,有些似笑非笑的模样,却没再接话了。

那餐厅经理谦恭地道:“好的,那曲太太还是按照曲总先前的菜单上菜吗?”

“哦!哦!”的叫好声和鼓掌声在四周围响起,裴淼心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卡通熊将横幅和戒指递上。

“当初我也是逼不得已才会那样做,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这个家里的许多人,也伤害了您,对不起,妈。”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去,“什么主不主人家的样子?你看他们裴家,又不是死了爹了,怎么好好的只来了个妈,还让个伯伯搀扶着新娘子上去?哦,推脱什么有要务在身,怎么就连自己女儿的婚礼都抽不开身过来?照我说,裴淼心他爸自个儿都觉得这婚事变扭,他是觉得没脸见人了才不回来,光她妈一个人回来算怎么回事,诚心给谁家丢人不是?”

她今天可真漂亮,一会是纯白的轻纱长裙,一会儿又是婉约的正红色短款旗袍。他发现穿在她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其实装饰都极其简单,可偏偏是她,也只是她穿着这些简单的衣服,却偏生整个人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光华。

原来她曾经那么爱他。

“怎么会害怕?这一区的治安本来就好,我住在这里挺安全的,你不要担心。到是刚才在宴会厅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跟易琛?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而且我已经有芽芽跟思羽了,我现在只想为你们,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不好吗?”

曲耀阳猛地一推,将曲子恒撞得背抵墙面,带着不顾一切的愤怒和痛恨道:“曲子恒你给我把话听清楚,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听见了没有!”

“我是会做好我自己的!可是你呢?大哥,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所以,他也才会在滑雪的过程中严重摔伤,以至于后来陷入了昏迷。

等她回头,还来不及反应,聂皖瑜突然就从她身边的观光扶梯上滚了下去……

“巴巴——”

“你去警局干什么?”男人皱了眉。

裴淼心恶狠狠说话的模样,还是看的曲耀阳的心间微疼。

可是精灵到底不比美人鱼。

“不可能!”看到她哭,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满满都是娇柔,曲耀阳却依然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好像铁了什么心,就是要看这个表面上装得高贵大方又自信美丽的小女人在自己面前失声崩溃。

可是她突然不告而别。

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被自己的小女人以及被亲弟弟背叛来得更让人寒心彻骨。那被唤作燕青的年轻女子嫣然一笑,伸手向裴淼心的时候不露痕迹地道:“曲太太,你好,上回你同二少结婚,在本城大宴宾客的时候,我正好陪家夫去了趟南非。这次回来一直听母亲说起你,说你人美心善还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今天有幸在这里见上一面实是我的荣幸。”

他记得这个名字,那是跟在臣羽身边至少七年的助理,这些年陪他大大小小去过不少地方,是位得力而又能干的助手。

裴淼心说着,情绪都有些激动起来。“没有。”裴淼心摇了摇头,

还是,她压根儿就不像自己渴望她一般那么渴望自己?

他牟然就是一怔,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来回,却是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的那个家,从窗帘到坐垫,再到每一只茶壶没有一个茶杯全都是她费尽心意精挑细选的东西。

裴淼心的双腿开始发软,头也开始目眩神迷。

如果还爱,那她会不会也同自己一般,想要融入对方的身体?

心下狠狠一抽,那种痛与嫉妒的感觉蔓延过全身。

******

裴淼心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北城卖场这样的地方,遇见一身金光璀璨的严雨西。

“我做这份工作是因为我需要钱,可是我不会为了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麻烦你拿这个给我看看!”柔媚娇软到骨子里的声音,将裴淼心涣散的神智重新召回。

旁边的夏母到是慌忙拉了拉夏芷柔的胳膊,“芷柔,你别跟你妹妹生气啊!早上妈陪你去产检的时候医生不是还有交代,你这一胎矜贵着呢,得好生对待。你妹妹这还不是为了帮你,免得那些阿猫阿狗的总想往我们的头上欺,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听她说,她只是因为生气想要报复,所以才假装不再在意。

“……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孩子?”

他一遍遍问着她,恨不得将她的手腕都给捏碎。

……

……

所以第一次听说曲家有个白手起家又偶尔到大学里去当客座讲师的儿子,她才会多么兴起地跑到学校里去找他,见他——见见这个她在这个圈子里极少见到的异类男子。

她看他坐进车里打算离开,“如果你不想我继续待在这里……”

“这间店是我的!”他一下打断她还没说完的话语,“但决定权不由我,如果店长想用你,那是你跟他的事情!”

“裴淼心!”已经有些微恼的男人打开车门下来,几步过去拽住她胳膊往回拉,“我说过了,那话不全是假的,我答应过你爸妈会照顾你,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即便我们离婚,我也会照顾你到你下一次结婚为止!”

他被她天真的模样逗得莞尔一笑,忍不住抬手去捏了捏她的脸,“你从前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小讨厌?”

他单手枕着脑袋,努力透过依稀的月光,从背后去看她脸上的表情,“那你呢?你就不想我留下来陪你?”

“……夏芷柔她怀孕了,我想她一定会很想你,你回去吧,她需要你,我自己一个人没有关系。”

她吃痛皱眉,他又凑到她的耳边,“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