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51章:惘然如失

第51章:惘然如失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时辰的话很冷漠,几乎没有带着任何情感波动,哪怕是到了最后关头依旧毫无波动。

上官云端依在他的怀里,唇角也多了几分幸福,是呀,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三天后,大婚……

她这个傻样子,在这大殿上,说出这样的傻话,让王爷丢脸,王爷能不生气吗?

众人不明所以,其实可以说这些女子每一个的才艺都是极为的出众的,所以每个节目都是很精彩的。

而且,这个时候,他也不想改变自己的主意,那怕是她求情也行,遂再次冷声道,“她,欺骗了本王,这件事,本来就没完,跟你没半点关系。”

这个时候,她一刻都耽搁不得,一想到,她被人伤害,甚至被人。

“谁?谁的清楚?”叶寒可能刚醒过来,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听到他的话,有些弄不清状况,有些不解地说道,眉头微蹙,眸了似乎微微的黯了一下,才再次说道,“你是说秦思柔?她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住了,只是,这段时间,治疗不能断,而且还要根据情况不断的改变药方,所以,我才将她带到凤月国来,你不必担心的。”

叶寒第二天进宫时,亲自为上官云端制定了一份饮食菜单,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那毒的成份,但是却知道,应该防备什么。

双眸再次望向那些不断涌上来的百姓,脸上更多了几分激动,再次说道,“看百姓们都这般的积极,说不定真的能把皇兄超了呢。赢过皇兄呀,那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呀。”

“回太上皇,微臣年事已高,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所以,想要回乡下老家休养。”丞相听到太上皇的语气,便更清楚,凤阑绝与太上皇都已经知道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苦涩。

“早上看你睡的很香,就没有吵醒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一直睡到中午。”凤阑绝再次半真半假的笑道。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笑声,也知道他是故意逗,一脸懊恼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对于那几个千金小姐而言,其实也谈不是什么真正的友谊,所以,此刻,她们也不见的就是真心的想要帮着蓝岚。

蓝岚有些得意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除去她的一百万两,他们根本就没有筹到多少。

上官云端快速的换上了特意让南宫雪为她准备的丫头的衣服,出了房间,到了她与南宫雪早就定好的地方。

所以,她事先便让南宫府从府外找来一个人,假装成她的大哥,带她回去。

只是,他那脸色却是明显的阴沉了几分。

他的人明明守在外面,没有看到凤阑绝他们出去的,怎么可能会进了皇宫呢?

蓝岚的脸色微沉,双眸也随即微微的眯起,隐在衣袖下的手,更是狠狠的收紧,心中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着。

“看来,蓝城的公主似乎并没有听明白本王妃刚刚的意思,本王妃对这种比试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不管是哪一方面的比试。”上官云端的声音极为的轻淡,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似乎那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

“你?”蓝岚就算平时再冷静,再擅长伪装,此刻脸上也挂不住了,不由的怒声低吼,此刻的声音中,已经完全的没有了平时的轻柔了,可见,她的声音,也并不是那种天生的柔,而那种柔,只怕也是装出来的。

不过,再看到凤阑绝望向上官云端时,那一脸的轻柔,一脸的纵容,心知绝王对云儿是认识的,既然如此,绝王自然不会让云儿受到伤害的。

夜如梦微微转眸时,恰恰看到了摆在上官云端面前黑墨,双眸微沉,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阴冷的笑。

众人看到那突发的状况,本来也是一脸的不解,再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更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夜如梦,是呀,公主突然拿砚台做什么?

“恩,这样也好。”上官傲天自然明白的他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应着。

“皇嫂,我告诉你呀,我老早就想要来看皇嫂了,但是皇兄就是不让我来。”

凤阑绝脸上的笑明显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不爱,你大可放心。”上官云端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她的确不爱夜无痕。

“云儿,跟朕进去。”皇上望了一眼轿子,沉声喊道。

“就是,她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进了王府,真是让王爷丢尽了脸面,也让整个王府蒙羞。”三夫人也毫不示弱的附和道。

他知道,云端这几天虽然表面上装做我事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在为那件事情而伤心,若是这个东西真的能够医好云端,就太好了。

“希儿?”蓝魅辰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坚决的拒绝他,一时间,不由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希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本王知道,你心中还在怪本王,但是今天本王是真心的来提亲的,你竟然就这么拒绝本王?”

同时快速的赶进皇宫,恰恰在宫外相遇了。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女儿远嫁,做父母的怎么都放不下这份心。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不过,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绝王也有的是机会给云儿戴上,只要能够戴在云儿的手腕上,便证明绝王是真心爱着云儿的。

“本王的事,不用你管。”夜无痕微微的回神,扫了她一眼,略带阴沉地说道。

只是,微微转眸,望向秦思柔时,对上她那张呆愣的小脸,扫向她那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发紧,口中的笑声,便嘎然止住。

这整个皇宫这么大,想要找到,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几个黑衣人原本就在说谎,有些心虚,再在太上皇这般的直视下,一时间,都纷纷的慌了,身子微颤,眼神也变的躲闪。

“你,你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敢我顶嘴。”老夫人气急,就连上官傲天都不曾这般的顶撞她,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跟她说话。

“雨儿,听说绝王在皇上的面前特别提到了你,应该是中意你的,你可要为咱们将军府争口气呀。”老夫人心中的怒气正无可发泄,听到上官凌霜的话,微愣了一下,然后转向上官凌雨,略带得意地说道。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其它的人都没有出声,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都在等着她醒来。都希望她能够快点的醒来。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她突然发觉,醒过来,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特别好。

秦思柔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唇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上官云端愣住,突然意识到,凤阑锐对玲妃的尊重与顺从。

苏月情唇角微抿,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望了一眼那个侍卫然后再望向地上的丫头时,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

上官云端慢慢的走到那丫头的尸体旁,蹲了下来,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么多年,他真的累了,人累,心更累,或者说,心已经死了吧。

“哼。”上官云端冷笑,“我刚刚只是问了李公子几个最普通的问题,只不过是李公子自己心中有鬼……王爷与尚书大人做证,我何时陷害李公子了?”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凤阑绝第一次的表白,竟然会是这么惨败的下场。是他的魅力减退了吗?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不认识,本公子统统不认识。”李玉根本看都没有看,有些不耐烦的吼道,很显然,他那极少的耐性已经快被被上官云端磨光了。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皇上也来了。

皇上只怕早就对上官傲天有些防备了。

他此刻的位置极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但是却又不会被人发现。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站在她身边的侍卫,几乎是毫无犹豫,毫不迟疑的恭敬的应道,“是。”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凤阑绝轻笑,看来,这个问题难不住她,罢了,今天就事就由她自己来处理。因为,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不需要他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那些百姓也只能暂时的阻拦,断然不敢伤她。

他以前可以容认她,但是她若是做出伤害云端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容认。

毕竟,蓝城与凤月国关系菲浅,事情若是弄的太僵了,对大家都不好。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