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115章:随近逐便

第115章:随近逐便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不行不行,看来我无法跟它沟通,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我一惊,不敢离那条蛇过分的接近,赶紧悄悄的往后退了退。

就这样,我拿着木棍,将它横放在我胸前,全神的戒备着。可是窗外除了那马蹄刨地的声音以外,此时连风声也听不见了。

现在的淘宝买家也真是的,不让人好好的休息休息,就又要去处理这个差评。

直接大赤赤的就推开了棺材,但是一打开棺材我就知道我错了……

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当我点开了小米发给我的链接,我发现小米是真的没骗我,于是我认命的靠在了椅子上。休息了一会以后,我直接就按照上面的收货人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次当出宫弦教我如何运用戒指,打开结界的时候,运用到的办法。

我绷紧了身体,静静的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盖着红色的盖头,除了比我低的东西之外,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真正的知道什么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跟张兰兰暂时的分开,直到单独的走在山林里,阵阵细风刮过,刮起了路上的枯叶,那些枯叶传来沙沙的声音时,我的心里才觉得有些忐忑起来。

上了床,我就背对着宫弦。我们依然沉默+冷战中。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花怒放了起来。昨晚宫弦带给我的不愉快统统都消失殆尽。现在我的脑海中就只剩下要见到宫一谦的喜悦。

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手却及时的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舒缓了我紧张的身体。

就在我以为这些燃烧着的符纸可以将厉鬼给烧掉时,却没想到厉鬼从口中吐出一些黑色雾状的气体,随着墨黑色的烟雾弥漫,那符纸的火就越来越弱,直到完全的灭掉了。

在这一个目前敌友不分的地方。我确实也是太大意了。

“夫人,小的觉得,大概,可能……”

“那么你是如何跟那个女的联系,她还要你做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仅是把我骗到此地的那个女人,不会那么无聊到只是把我骗来而已。”

大陈看我一眼对我说:“你呆在此处别动,我过去看一看。”说多大陈就朝着那个那头牛走过去。

起初一切似乎很是顺利,大陈牵引着那头牛往山路的边边上靠,这条山路修得还算是宽敞,足够两辆车并列行驶,也方便会车。

我第一次无比膜拜宫弦的能力,竟然在一张白纸的上面,想什么时候写字就什么时候写字。要是一次的东西用完了,还能直接消除上面的痕迹。

果然,宫一谦这句话一说出口,陆雅就兴高采烈的说:“好耶。我就知道一谦最好了。”

走到了头,眼前零零散散的就是几个房门。我一眼望过去,发现这些门上面的门牌号分别都是“501,503,505,507……”

张兰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你也就睡了三天。但是你要坚强,我跟那你说一件事吧。”

张兰兰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梦梦,你改变主意了?不去了?”

经张兰兰这样安慰着,我才稍稍的心安了一些。我为能够有张兰兰这样如此善解人意的好朋友而感到欣慰。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问我:“你吃醋了?”

可是宫一谦并没有就这样安分下来,甚至继续对我说:“梦梦,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心中悬起来的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张兰兰找的地方就是靠谱。想必为了让医生接受我这件事情,也给了医生不少好处吧!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下,又齐齐看向张飞。

“看来两位姑娘的胆子不小,没有被吓走,这样好,这样我就继续说下去了,否则如果姑娘胆子小的话,那我说了也白说了。”

但是司机是蛮辛苦的。我还可以一路东张西望的看看风景。而司机却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我打趣着对阿明说。

他的话听得我的心发冷,难道他看不到画中的女子吗?

“大明,有人想算计我们,你离我远点,我中了媚药。”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趁着还有一些清明赶紧告诉大明我的状况。

金龙撇撇嘴小声的说:“说好的美女客服呢,一个长成这样,一个又凶的跟老虎一样。”

于是我直接就凑到金龙的身边,咬牙切齿的反问道:“一会?一会?你说的一会是有多久,五秒钟,十秒钟?”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都无法想象万一宫一谦跟张兰兰,没有赶过来,这一切都该如何。

这一看,才终于让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再也没有精神去伪装了,轻松的感觉让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张会长并没有让我们多等,也就二十来分钟的光景,他就拿着一大包药材出来了。他还邀请我们进山时告诉他一声,他说这本该是他份内的事情,因此他不能袖手旁观。张兰兰自然是答应了。

果然,我听到了百宝箱中有了一些动静。

“小妹妹,去到那边又玩什么呢?”大明显然还弄不清楚现状,不停的询问小女孩玩些什么。

没错,这回我听得很真切,我已经确定不是我的臆想了,这种阴冷的声音就是刚才我听到的那个小孩子的声音。

医生的话还真的是说得过了头,大明与小功倒是态度挺好的直跟他们道歉,然后又面带疑惑的问医生:“医生,我们的朋友在拍片,可是为什么拍了那么久也没有拍,我们也是太过于着急,担心她有什么事,所以这才……”

我接了过来,仅看了一眼,我即捂住了嘴,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我赶紧快步的跑上去,密闭的空道里空气闷得狠。一剧烈运动就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我只好放慢脚步,但是我一直听到的脚步声也放慢了下来。

她借力靠近我,跟着我面对面,“听到我不纠缠你们,你就这么开心兴奋吗?甚至还不顾我在场的,就笑出了声?小姑娘,你还是太小了,我跟你说,别低估了女人的嫉妒心。”

唉!我沉吟了一会儿,才深深的叹口气道:“张兰兰,你这是在玩火啊,要知道我是不怕得罪陆雅,我只是怕麻烦,到时她想到是我们使的坏,又来找我的麻烦那可烦上加烦的事情。”

我不知道宫弦脑袋里面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今天晚上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他在对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我觉得他脑袋里面简直是被人灌水了。我看着这个跪在我们面前的巨人,根本没有办法将它跟那两个网走了蓝先生跟兰兰的黑色影子联系起来。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

我正在为他抱不平时,变故却是忽然就发生了。

我认真的看了大陈,他的决定关乎于,当我提出要他删除差评的时候,他的态度。张兰兰倒是没有我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那个女鬼,而是慢慢悠悠的品尝着酒杯里的红酒,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等等吧。”

当宫一谦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时,我才受惊般的从他的手中抽出我的手。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宫一谦又找到了我的事实,可是现实的又不允许我有太多的自欺欺人。

宫一谦竟然在我的咄咄逼问之下,也不承认他跟踪我,这让我的心理极其的不舒服。

“怎么着魔?”我问。

她的声音很响亮,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思维清晰。完全不像走火入魔的样子。

瞬间我内心的感动的情绪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走到了外面一些,宫弦突然转回头,在手掌心中凝聚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要往那个小鬼魂的身上打过去。

只见张兰兰贴了一个只有拇指那么大的符纸到小鬼魂的头上,然后又贴了另一个这么大的符纸到酒杯上,只见那个小鬼魂仿佛被吸到酒杯里一样,而那个酒杯里突然凝聚起了一团雾气,久久不散。

说完,她就伸过手来试探触摸我的身体,可是只见她的手带着一股冷气,然后硬生生的穿过了我的身体。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手镯隐隐的发起热了。我的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我的手镯发热,说明它的预警功能又恢复了,往往手镯可以发出预警功能时,说明它也一样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开保护我的结界。只是另一方面让我惊的却是:说明此时在我的周围真的有邪物出来,否则我的手镯不会预警。

项链摆在手中才没多久,就已经是一片湿润。应该是刚刚那些结成的薄冰变成的水,还能升起一些腾腾热气。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心中大喜,这样好啊,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有办法走动了。

虽然说我对于这种非自然力的鬼魂来说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是我现在已经闹心的不得了。

周围的气温是冷的不行,但是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阵的无名火,干脆也就自暴自弃的抓紧了项链,用力的将空调遥控器扔到了地上。空调遥控器和地面剧烈碰撞导致的啪嗒的一阵声响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心平气和了一些。

我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这种认知让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不过转念一想,我马上就跟他没关系了,我连死都不怕,我为什么还要怕他?

结果半天没有动静,我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是想要咋地!反正我早就活够了,要不你就干脆利落的把我碰下去吧。”

然后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股狂风,将周围的枯枝树叶、尘土沙石吹得满意天飞扬。一时间此处的空气遭到透顶。能见度连十米的距离也看不到。

这样走动起来,那我的中被人紧贴着后背的感觉就明显的好了许多,已经没有了那么强的紧迫感了。

心里骂归骂,我找出了这个客户的电话,一看心里觉得好幸运,这个客户的电话跟我是同城的,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我在同城里就可以见到客户了,对于之前的那几次异地之行,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听课杨美玲的话,张兰兰也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旁边。从一堆化妆品中也挑选了几样自己需要的放在了面前。不过对比之下,我面前的种类就多的太多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总不能告诉宫一谦我打过孩子觉得没脸见他吧?

我无力吐槽宫一谦这么温柔儒雅的人,怎么开车起来这么急躁。

直到我看到程凤捂着脸的手背都已经变得有些焦黑,她才用她那种清冷的语气对我说:“你确定要跟我作对。我告诉你,是他负我在先,你要是胆敢阻挠我们的家务事,别怪我连你一起收拾。”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

只听见白云住持对我说:“这里的花朵都是天然长出来的,偶尔有几颗紫色的小花是有可能。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你说的那样的整片整片的花圃。”住持说的特别斩钉截铁。

“好,那我姑且就信了你。”信与不信相信不久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但是无论我怎么叫,外面都没有回声。我尽量控制住自己,让自己镇定,不去想那么多。可是还是没来由的觉得一阵紧张,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风,把我吹的凉飕飕。就差没有打喷嚏证明周围有多冷了。

听到投胎这两个字,我瞪大了眼睛,连忙说道:“呸呸呸,说点吉利的。”这一说到投胎,我就想到那个乱七八糟的小小人头。

因此,现在我再朝着自己的身上闻了闻,确实就是什么味道都没有了。于是我捏了捏拳头,给自己壮壮胆子,朝着那个花瓶的方向说:“你是谁?怎么不出来。躲起来偷偷摸摸的算是什么样子。而且你怎么会说我身上有紫色梅花的香气呢?明明我什么味道都没有闻到。”

这一天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之中度过了。等我回到了家里,宫弦并不在家。对于他常常失踪的情形,我了是早就习惯如常了。现在是有他在家有在家的过法,没有他在家有没有不在家的过法,无论是哪一种,我都随时随地的奉陪。

只是自从张兰兰搬过来与我们一起长住以后,我倒是也慢慢的习惯了有张兰兰陪伴的日子。这几天张兰兰又出去历练了,也没有说确确回来的时间。这一点倒是让我有皮鼓不习惯当是真的。

我又百般无聊起来,脑海中不停的合计着今日是不是约上几个朋友去喝喝小酒吃吃烧烤乐一乐时,我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大明此时也走了过来,替小女孩求情。

“切,大明你知不知道,小女孩至少有一百岁了,只是她的容貌一直保持着她死时的模样,而她之所以能够保持着这个模样不变,那是她必须每天至少吸食一个男子的阳气来维持她的容貌不变。如此一来,你自己算算,她害了多少个男人。”

“这……”大明这一回是彻底的傻了眼,他看向小女孩,不可置信的询问她,“这些都是你们干的。”

宫弦明白了我的意思,爱怜的看着我道:“就知道你不忍心,只是为夫是有办法去除她心中的恶念,这可是你欠为夫的,日后可要记得还欠着为夫这一个大人情啊。”

“张兰兰,替她们超度吧。”宫弦没有再继续,而是交给了张兰兰。

回到了宫家,看着这一切都没有变化的宫家,就连卧室里还保留着我离开时的模样,我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看着宫弦,发现他正一脸柔情的看着我。

监狱里的环境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整洁干净。

晚上,宫一谦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宫弦,想到宫一谦现在的行为,有些瑟瑟发抖。宫弦抱着我,对我说:“别害怕了。”

忽然宫弦的脸变成通红通红的。似乎有烈火在焚烧他的身体。眼见着他的全身都被烈火包围着。我大惊。不自觉的喊出了声。

虽然梦中凶险万分。但是宫弦他既然有能力托梦。应该是吉多凶少的。只是你梦中的情况。他是在修炼还是在对抗什么?我倒真不知道了。”

本以为这样可以吓住老板,而且也想让老板看在是自己儿子的份上。别让他娶一个二婚的老婆,重新找一个人。

但是因为张兰兰在我旁边,所以我还比较有点勇气。想到我的一举一动,都涉及到张兰兰的生死,如果我要是怯弱了,那么老板他们很快,就会把张兰兰给送过去切了炖成骨头汤。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板给打断了,他阴笑着对我说:“省省你们的那些歪点子吧!我怎么可能把你们带去人群中?万一你们一个人大声喊出来,说不定也有一些傻白甜热心的不行。到那个时候,坏了我的好事怎么办?”

老板迷着眼睛笑了笑,对我们说:“我本来想直接把你们带去我儿子的房间的,但是转念一想,你们要是不乖,就会给我造成很大的麻烦,所以我打算带你们过来看一看。如果你们要是不听话,下场就是变成他们这样。”

王强不解的看着我。我朝他摊开了手,让他看我手心上的墨色的液体,可是王强却还是一脸纳闷的看着我。

“你见过这样黑色的游人液体吗?”我只好开口去问他。

我被一群人簇拥着走着,机场大厅里哗然了,以为来了明星还是政要,都停下来朝我这边看,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到了贵宾区以后,我刚想要说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可刚才确认我身份的那个姑娘便开口说让我不要担心,只要张兰兰来了,她也会来到这里。让我安心等候。随即便有人问我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我胡乱点了几样,打算压压惊。对于我这个主职工作是消除淘宝差评的人来说,确实吓得不轻。刚才还只是疑惑,可是现在我却是真的感觉的我真的在天空中飘动。我发现我越越过了白杨树之后,越往里走,随处可见的那种野花就越来越多,多到后来干脆就连树木跟小草都见不着了,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这一种花瓣上开出了五种颜色的小花。

我惊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也被这里的这种小花给迷住了。我觉得这花真美,以至于我再也挪不开眼球,身体也停在这一处野花的上方。

王先生笑着说:“谢谢谢谢。这次的事能平安解决多亏了你。以后我还是别上网乱买东西了,尤其是这种古物。不过话说回来,你刚才一个人在房里都做了什么?怎么欣欣会无缘无故变好了?”

我不曾想到过被宫弦逼得举行了冥婚成为他的女人,有一天他会有为了救我,而让他处于那么危险的地步。他本可以不必让自己处于到受人威胁到生命的地步,却为了我,他做到了。

刚刚还被我破口大骂的男主人公现在正英姿飒爽的站在我的面前,女鬼也就在我不到半尺的距离。她的头生生的被宫弦给扭了下来,一根长长的血管从脖子里面连接到了她的头颅。垂到了地上。

而宫弦,我姑且也就相信相信他吧,身体本能的靠近宫弦。果断的躲在了他的身后。还没等我站稳,宫弦就一把将手伸入女鬼的胸膛中,一把将她的心脏给挖了出来。

啊,我惊得目瞪口呆的,宫弦这样真的来砸场子的啊,还被我给猜中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女鬼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这些香薰的雾气中,无影无踪。

被我的体质给吸引过来的小鬼一般都让张兰兰给解决了,实在难缠的都是宫弦过来解决的,后来宫弦干脆就嫌弃太麻烦,一段时间没管我。

我的话音才刚落,就看到张兰兰一副戒备的神色看着我:“怎么?这才没两天就想赶我走了?我告诉你,没门!我能不能完成任务可就靠你了,好姐们,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我啊!”

果然,宫弦说道:“这就是你们现在的晚辈,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真是浩浩荡荡,真以为我要跑还是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过来抓犯人。”

宫弦点点头:“当然了,不然留下来做什么。之前能让他得逞是因为我那时候身体不好,都成昏迷状态了。现在我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他们还能怎么样。总不能一群人上来就要把我压着喂我喝血吧。”

听到宫弦这么说,我也有些莫名其妙。让我不要用这个戒指,那我要是死了怎么办?“那么多次,要不是因为这个戒指,我早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楼梯口,左顾右盼的确定了宫建章以及他的帮手们已经不在了我才放心。

“真是不好意思,还是要为那块怀表的事情,打扰到,林梦小姐。”

我记得第一次跟蓝先生接触的时候,他就告诉过我,每次需要他到黑雾迪厅的时候,过后的几天当中,他都会有重要的合同要签,若是他去了合同就可以顺利的签订,若是他没有去,那么原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合同指定会报销。

可能是看见我没有说话吧,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女人突然收起了酒水单,然后笑眯眯的说:“看来你是有选择困难症吧,那我这么问你好了,你是想喝酒还是喝果汁?”

我不忍心直视,轻轻的别开了视线。不一会儿,陈媚就将果汁端到了我的面前,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面,我都不敢相信这个是果汁,仿佛就是什么琼浆玉露。

可是我的眼睛才刚合上,就听见陈媚柔柔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娇笑声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怎么在这就睡着了?你住在几房,我送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