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第113章:一枕邯郸

第113章:一枕邯郸

月微凉,有我在身旁 | 作者:茗七七| 更新时间:2019-09-02

“她是我们的女儿。”而李逸风略带轻笑的望了小宝儿一眼,然后十分坚决地说道。

孟千寻听到李灵儿的话,再看到北尊大帝的反应,便隐隐的猜到,在这之前,花断尘肯定是把这衣角给他们看过了。

“宝儿。”趁着夜无绝的唇离开时,孟千寻压低声音说道,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望向宝儿的方向。

“比本王更激动?!”夜无绝望向孟千寻,微微的轻笑,他又何尝不激动,一年多的分离,再次的重逢,他比谁都兴奋。

“皇宫中其它的地方可有什么异动?”北尊大帝一时间,也想不通她会有什么需要掩人耳目的事情,毕竟她的那点事情,他都是清楚的,相信,她也早就知道。

虽然他答应了他的父母,但是若是公主不同意的话,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李老夫人的心思多细呀,所以,当她看到孟冰第一眼看到她的反应时,便猜到了,逸风那小子肯定已经来找过这丫头。

所以,此刻,她说出这样话来,也并不夸张。

“只是,我有些担心宝儿,若是独尘这次出来,会不会带走宝儿呢?”只是,孟千寻的眉头却是再次的皱起,先前独尘道长可是一心要留下宝儿的,若是他这次出来,会不会把宝儿带走了。

而且,洞房之夜便被休了,若不是有十分严重的问题,至于在洞房之夜之过便被休了吗?

无法控制。

不管那个选出来的人是谁,都不可能会是风儿,跟风儿没有关系。

“好了,你就别再折腾了,赢儿做事,向来都是最有分寸,他竟然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件事情,你就让他来处理吧,你现在跑去,能起什么作用?”李老夫人微微的摇头,这老头子的脾气就是急。

“不能,不能参加,不能参加。”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李逸风此刻却突然喃喃的说着,声音虽然有些含糊,但是,李赢跟秦敏儿还是一下子便听清楚了他的意思。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哎呀,你说这孩子平时比谁都聪明,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就突然变傻了呢?”秦敏儿的眸子转向李逸风,急的跺脚。

秦敏儿是真的想不通了呀,就算要成全她,那也不是这么成全的样,总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吧。

众人纷纷惊住,都以为,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想要杀那个男人呀,看那样子,极有可能会是那样的,而且,现在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正背对着他,根本就看不到他,肯定也看不到他的偷袭。

“不是,我不是强迫你,我只是不想就这么放开了你。”花断尘似乎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他此刻的声音中同样的仍就是满满的柔情,那意思也更加的明显了。

而且,她也担心,北尊大帝会因为这件事情动怒,着急,病性加重。

怎么可能会露出那么多的破绽让人去捉。

夜无绝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不过,却仍就按着北尊大帝所说的,慢慢的打开了手中的圣旨,然后,再次的递到了花断尘的面前。

所以,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马虎不得。

“好,好朕写、、”北尊大帝愤怒中却是忍不住的担心,一只手再次略颤着拿起了手中的笔,然后似乎在急乱的找着纸张妖泪倾城。

而且,当时太医就说过,若是皇上的病才急发,而加重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好在,恰恰在这个时候,李逸风也赶到了,李逸风进了房间,看到被花断尘挟制的孟千寻,微愣了一下,然后,便快速的别开了眸子,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快速的走向了皇上的面前。

所以,他必须留着她的性命。

若不是按他的意思所说的,那么就算拿到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哼,你还嫌时间短了,我以前给你的时间短吗,我都已经给了你快三十年的时间了,你还不是一个女人都没有带回来,现在,没的商量,只有十天的时间。”李老爷子冷冷一哼,态度更加的坚决了。

本来也是,他可是一直把李逸风的婚事当成是头等大事,天天就盼着这件事情呢,若是让他知道了,因为他受伤,而把李逸风的事情给耽搁了,那他自己还不恨死自己了。

“风儿,你刚刚也看到了,娘亲的话,你父亲也不听呀,你父亲那脾气,做错了是知道的呀,这件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但是,她这话,一是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第二,也是含蓄的给李逸风做着思想工作。

难道,在她的心中,他就那么的无足轻重,比不是北尊王朝,比不是她刚认了没多久的父亲?

“你放心,本王当然不会让你嫁给别的人男人,就算是招亲大选,就算参加的人再多,本王也绝对会是最后的胜者。”夜无绝脸色微沉,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话语中是绝对的自信,绝对的狂妄霸气。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有着太多的困难,毕竟,他刚刚也说过了,这一次来参加招亲大选的人太多,而且是来自全天下各个地方的,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果然,花断尘的眸子再次的阴沉,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冰冷的狠绝。

“是,只有我们两个最清楚,但是那没有用呀,要让北尊大帝相信才行呀。”花断尘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凝重,他觉的,要让北尊大帝相信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二公子的确喜欢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对公主的感情极深,但是,并不是孟冰公主,而是正在招亲选驸马的北尊大帝的刚找回来的女儿。”那个男人微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凝重。

他貌似没有说错什么话呀。

那一刻,他脸上的笑,瞬间的僵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脸上更是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掩饰的错愕。

若是她答应嫁他,他可以立刻娶她,一刻都不会等,便是关键时,他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他呀。

她可是公主,现在招亲大选正是为她选驸马的?父亲竟然说,跟招亲没关系。

“你要不娶,我从今天起就绝食,你什么时候娶她,我就什么时候吃饭,你要一直不娶,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好了。”老爷子想了半天,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他连自己的骄傲都可以放下,连自己的面子都可以不顾,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啊,花公子真的动手了,真的,真的要自杀,血,血、、”有个胆小的宫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而且话没有说完,便直接的吓晕了过去了。

“寻儿,你明明知道,我一心一意只爱着你,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我这一辈子,除了你,绝对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你明明知道、、、”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后,再次的表白着自己的深情,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打动她。

“何止不错、”孟千寻回神后,微微的转眸,望向他,低声的惊呼,这样的办法,只怕也只有他想的出来,绝,真是够绝呀。

“花公子,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呢,怕的人家好找呢?”男人的媚眼,微微的扫了花断尘一眼,然后略带撒娇地说道,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半遮半掩的羞涩,更有着满满的柔情。

但是现在李逸风却是十分肯定的说,可以完全的医好皇上,的确有些让他的面子上过不去。

说真的,她一直觉的对千寻有些愧疚,一生下她,便丢下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照顾过她活在无限世界。

把全天下各国的人都惹急了,得罪了,那后果,有多严重就不用说了。

“公主就能够保证这次送去粮食后,就能够解决问题吗?”大将军心中气恼,说出的话,也更多了几分冲意,当然那意思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

而她的确细心,竟然事先先去查明了人数,到时候按人头发放粮食。

在那种情况下,都昧着良心贪污的官员,留着他们何用。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所以,先前,她虽然怀疑有可能会是她,但是却又随后否定了,因为,以前在一起八年都从来没有送过她任何的东西的男人,一下子送她这么多的花,真的是让她觉的不可思议。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既然她爱的人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别人的东西呢,哎,他就不能冷静的想一下吗/?

此刻,她若是告诉他,势必就会勾起以前的回忆,想起以前的伤痛,只怕会伤心,会痛苦。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请注意你的称呼,花公子。”孟千寻不想再跟他说什么了,因为,她知道此刻说什么都说通了,只不过,却带多了几分明显的拒绝的冷意。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自己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她此刻真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她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何时竟然就变成这样了?

夜无绝的书信中,接下写的是棋艺,这一点倒是正常,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下棋,这样的比试应该是众人最能够接受的。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