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87章:磨揉迁革

第87章:磨揉迁革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么莫总你稍候一下,预计半个小时后就可以吃饭了,莫总要是无聊的话,可以去另外一间房间坐一坐,那里有书和杂志。”蓝弦没有去理会莫庭眼中的震惊,转身就打开冰箱。

不得已,莫庭给他的助理,amanda打了电话,让她把东西送到蓝弦这里来,至于风子秘书?

蓝弦,难道蓝弦身上又出了什么事?

而此时,被男主持人问道的蓝弦却是从容不迫,双眼冷冷的扫一眼,在场的日本人,他们一个个双眼通红,恨不得杀了蓝弦,可却又不敢动手,毕竟场合不对呀……

同时导演组和主持人也在想,这个蓝弦那一段旁白是故意的吗?

天皇请来的两位主持人,一边介绍,一边引导媒体发问。

“我教你呀……”

“下面请记者提问。”

“蓝弦,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最近白雪办的几件事情都足已证明白雪与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蓝弦自然而然的将真面目展现在白雪的面前。

“改底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改就改,你们的节日怎么可以这样。”

在〈神之子〉连续三天票房长红,蓝弦也连续出席了三天相关活动后,莫庭终于受不了,直接找上星娱,把蓝弦给支走了……

莫庭是打着来法国分公司视察的名义,而他根本没有视察的打算。

对于融柳的父母白雪是无限的鄙夷,也许外人不会察觉有什么问题,但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雪,其他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我今天有点累了。”

“莫总,你的恋情最高就是维持三个月,蓝弦会成为例外吗?”

来到蓝弦的房门前,莫庭拿着房卡笑道:“蓝弦,原来发现你有趣的人不只我一个,可惜他的动作真慢,这么好的机会地对不会利用,看准的猎物就要赶紧下手的道理都不懂。”

不过也不得不说大金集团很有两下子,这个圈子里男男女女很多艺人都被这个公司逼着拍情.色片和烂片。

即使是对手公司的,可融柳毕竟已经死了,颜末丝毫不在意力捧她,一个死人给她再多光环也无用。

蓝弦和莫庭提回国的事,莫庭则和蓝弦提,让蓝弦来美国看莫放的事情。

就在白雪急的跳脚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什么?你说什么?救蓝弦?怎么回事?”莫庭停下脚步,黑亮的眼眸闪着凌厉的光芒。

电话拨过去,对方很爽快的点头,表示立马就到……

因为潜意识里,蓝弦就认为墨云天把她当成融柳的替身。

不待蓝弦回答,莫庭就抢先答道:“墨天王放心,蓝弦不仅会做饭而且做的相当好菜,你不用担心会饿肚子……”

“蓝弦名不见经传,凭什么入了绽放的眼?”

而她?在经历父母抛弃后,只会剩下伤感与坚强,同样是《融柳的爱》但她却用不同的心情在唱。

哦,莫放被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无罪释放了,而r&m的莫庭对融柳的事也就不再关注了,只要不去报道与融柳死相关的事情就行了。

“这么严重只擦药怎么行,万一出现感染怎么办,跟我去医院,你要是担心会被媒体拍到的话,我带去你去r&m集团旗下的医院,我保证没有人会知道。”莫庭虽然很少与艺人打交道,但也明白蓝弦的顾虑,不顾蓝弦的意愿再次拉着她就准备往外走。

“莫总,多谢你的厚爱,就算你要让我去医院检查,可是不是得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呢?”

《无可救药爱上你》融入了时下我们最关注的元素,除了有我们坚强的女主外和富二代男主外,海龟精英ol们的生活也是有……

想到这里,颜末心里满是苦涩,一个仰头就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

而……紫心与红颜这两个人怎么会放过抹黑蓝弦的机会呢?不停的说着蓝弦虚伪、狡诈,欺负组合中其他的成员,组合会解散全是蓝弦的错……

“蓝弦,没事的,明年还有机会,明年我们可以拿影后。”邵阳与颜末第一时间挤到了蓝弦的身边,两人眼中都是不敢相信,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还有莫庭在身后帮忙,这一次可是十拿九稳,就在颁奖前,他们都确定了。

接下来的庆祝酒会,蓝弦也参加了,虽然没有得奖,但是该有的礼貌却是不失,蓝弦在酒会有上表现的相当的得体,站在莫庭的身边,眉眼间都透着幸福的味道。看蓝弦语笑嫣然的样子,就是莫庭都在怀疑了,蓝弦对于新人奖,似乎也没有那么在意……捅破那层窗户纸后,两人的关系可谓是一日千里,莫庭实在厌烦了每天晚上回去的日子,索性一个电话,让秘书把他公寓里的东西,全部搬到蓝弦这里来,两人过起半同居的日子,除了那一纸证书外,和夫妻没有什么两样,至少莫庭是这么认为的……

关注收视率,关注蓝弦……下飞机后,邵阳与颜末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两人上前,寻问蓝弦:“蓝弦,先回公司吗?”

“那你?”莫庭想问,蓝弦你气什么,在飞机上,不是哄好了吗……

蓝弦,她没事吧?

看着站在那里一身清爽的蓝弦,莫庭心里恨恨的道,这个女人是故意的,故意看他狼狈的样子。

导演笑了笑:“公司打来电话,要求改剧本,把lisa的戏份加重,要求不比女主少,一定要保证每一集都有lisa的身影。”

蓝弦不置可否的笑了,与白雪错身而过,演戏要演全套……

白雪呵呵一笑,一副流氓相做出这个动作实在猥琐,好在蓝弦并不在意,耐心的等着。

唉……她和莫庭能不能在一起,全看莫老爷子怎么说了,蓝弦想要不紧张,可是……她再强,也是一个女人。

艺人,尤其是女艺人,最忌讳的就是谈情说爱了,这女主持人这话问得相当的险恶呀。

“我才没有。”莫庭飞快的否认。

“蓝弦,听到你和别的男人去吃饭,我差点把房子给砸了。”

“不好……”

蓝弦对着镜子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异常便大方的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如果不是他跟来,他也不会发现蓝弦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吧,他也会和其他一样认为蓝弦不怕这些虫子,认为蓝弦丝毫不受那些虫子的影响。

接受的惩罚是白雪提的,模仿融柳经典的对月弹琴的戏码。

另外还有一家报社,直接就用:蓝弦步步生牡丹,尽显国花之芳华……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蓝弦小姐,你可以谈谈你是怎么认识墨天王的吗?”

这个女人……

“谢谢夸奖。”蓝弦大大方方应下。

很快试镜就开始了,前面两个是天皇娱乐的女星,王亦诗看到她们进去装扮,也不理会林宗儿,走出了休息室……

演技,他墨云天也不差,在这个圈子沉浮了这么久,蝉联影帝三年,他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到要看看这个新人的演技是不是好在可以在他面前收放自如。

而众围观的群众更是想哭……

蓝弦,能让墨云天欣赏,的确是有两下子。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现在是没有事,并不代表将来没有事,白雪我们好好的谈谈接下来的工作。”蓝弦丝毫没有因为接到r&m集团的代言而高兴得意过。

“蓝弦,不能喝冰水。”白雪飞一般的上前,抢过蓝弦手中的冰水,一脸质问:

四更奉上了呀……“被喻为二十一世纪最完美的天后,影视歌全才的天皇巨星融柳小姐,在今日凌晨三点,被医生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融柳的父母在她很小时就离异了,并且各组了家庭,父母再婚后都住在国外,与她不亲,她死了估计她的父母连知都不知道,更别提来参加的她的丧礼了。

她当然要好好的利用这个身份了,有这个身份在,她完全可以漠视这个圈子一切规则,只接自己的戏,演自己的电视和电影……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渺小的马路与人,莫庭的没有白天的张扬,隐隐透着几分忧郁……“喂,喂,蓝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停的叫唤着。

和《神之子》剧组请了半天的假,蓝弦与白雪带着邀请函来到了翡翠名门大酒店,而这里有他们要拜访的对像。

除了天皇与星娱外,另一家经纪公司橙色年代也有一个女艺人参加试镜,名叫王亦诗。

风子秘书心跳的厉害,他小心的上前又不敢离莫庭太近,怕莫庭真想不开出什么事就惨了。

颜末一时也不敢对她们来硬的,万一她们又在媒体面前乱放话呢?

“我永远都会记得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永远都不会忘记她们对我的照顾,永远记得在我练舞受时,她们扶我起来的情景,永远记得在我感冒时她们给倒上一杯热水时的感动,对于她们所说的话我什么也不想说,各位记者很抱歉,我要提前离席……”

停好车子,蓝弦在疗养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莫放居住的小别墅,小别墅依旧是纯粹的白色,踏入这里,让人不自觉的放缓脚步,让人不自觉的心情愉悦。

而此时,台上正在表演着节目,评委们正在后台休息,就在此时,有几个评委同时收到了一短信,发信方是一个乱号,短信显示:“最佳新人奖给……”

“周婷!”

想要生活在阳光里?

莫家原本指望着莫放从政,可莫放现在那样子肯定是不行的,即使从政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咦?”蓝弦不解,看向莫老爷子,却见莫老爷子很淡定的点了点头,道……

“不是蓝弦?”白雪的心咯噔一停,最近的丑闻还是影响到了吗?

当烫金的请柬送到蓝弦的面前时,蓝弦笑着接下,眼中有什么光芒闪过,一闪而逝,根本就来不及捕捉……

看莫庭这样子,蓝弦很好心的解释着:“忘了莫总家都是铺地毯的,肯定不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室内拖鞋,换上防止踩脏地板。”

原本这庆功宴是真的为蓝弦而举办的,蓝弦也是主角,但因为举办的地点是盛世皇庭,所以这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挽着邵阳的胳膊一路走来,落落大方,全身上上下除了脖子上的一颗黑色珍珠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可是却改变不了她是人群焦点的事实。

“好了,蓝弦你先接电话吧,我去看看云天那里还缺什么。”简大经纪人很识趣的走开了。

“恩?”

“走吧。”蓝弦再次看了一眼手机,将手机丢按了关机键,丢进入了包里,朝登机口走去……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就在蓝弦踏入飞机时,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一连红旗轿子正飞一般的朝机场驶来……

“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蓝弦立马起身。

“各位继续看秀罢,我只是来看秀的。“

坐在底下的莫庭也是万分的期待,在他眼中蓝弦就是百变女王,这世间没有她适合与不适合,只有她愿意与不愿意。

“喝水!”墨云天很不客气的说着,大步朝蓝弦与沐菲所在走去……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之前,他可以不在意,因为在演艺圈,即使没有莫家的背景,他莫庭也可以保护好蓝弦,但这一次……

影依就如顾,没有因为对方的满意与欣赏而表面出得意与高兴的神色,那不惊不喜的样子更是让幽冥手欣赏了,这个年轻人真不错,小小年纪气场却强大的很,在他这个老江湖面前一点怯意都没有。

“影,你看,这是我在爷爷的库房里找出来的宝贝哦,金丝软甲,听说刀枪不入,我有试过,真的很好用,你穿上。”然后不容他拒绝,以武力逼他换上,好吧,他承认,他也没有过去拒绝,好似他真不懂得如何拒绝她的好,再说了穿上这个,对他来说只有好处,他现的身体,一个普通的护卫都可以杀他。

原来药王年轻时曾有一个心上人,不过那女子官宦人家,即命名两情相悦,奈何身份摆在那里。女子的父母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个江湖浪人,那女子也是个烈性之人,父母不同意,她为了不勉强自己嫁给他人,也为了做个孝女,居然找个寺庙出家了,可不想,二年后,那地方突发大水,寺庙整个被冲垮了,那女子也不知所踪,药王找了她近三十年了,一直未果,为了那女子,药王终身未娶,燕子楼本没有找人这活,但为了要那药王的大还丹,只得遣天下的燕子们,找那药王的心上人了,好在,燕子的楼的实力不小,一个月,终于让他们找到了,现在,就等药王上门了。

地点转换至轩辕晗的书房里,原因很简单,因为轩辕晗在闻人靖暄不知道的情况下把知心带了回来,而闻人靖暄又没办法从太子府把人带走,只好来太子府看望知心,顺道谈谈公事。

这可是不成功便毁灭的呀。

呆呆的坐着,知心,所以的伤口被再次撕裂,很痛吧,可是,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彻底的好呢?知心,我也不知道我们阴差阳错的回京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这落霞院是好是坏,也许痛过这一次后,你才能从过去清醒,不会像在青州那样,只为活着而活;也许经此一痛,你一辈子也无法重新开始了,连青州那假装的平静都做不到了。

宇定北欲上前,却被影挡住了:“闻人大人,去而复返,为何?”

“定北,先扶定南下去,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其他的,我会和闻人宰相谈的。”不给?你进宇府不就是打算了把他送进来的吗?

“婉如,快帮我们准备一间房间,备好热水与伤药。”

不待吴清说完,影便打断:“我行,后面的路还长,必需保足精力,明晚你们留守”

知心扶着一身是血的轩辕晗一边往里走,一边紧张的打量着,晗全身是血,伤口在哪呀。

知心仔细的看着伤口,希望不要伤得太重,他们没有很多时间疗伤了,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更何况本王还要留着这双腿,带着我的知儿游遍这晗王府每一个角落呢。”

“朕,谅你也不敢”哼,敢说他的儿子,一气就遇到天灾,什么意思,他儿子运气差还是他运气差,这不就是变相说轩辕王朝时运不好吗。

一旁的郑国公一边喘着气,一边小心意意的看着轩辕晗的一举一动,对于郑怜心,他现在是看都不看一眼了,这个孙女,亏自己宠的跟个宝似的,本以为她是个聪明人,却被人设计成这个样子,不管今天这件事事实真像是什么,郑国公府都要受牵连了。

“带走”郑国公闭上眼,轩辕晗一挥手,提步就走。

“轩辕晗,你不知,并不代表那些事物不存在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看到了吗?”终于摆脱了知心是因他才被绑的阴影,闻人靖暄整个人声音都大了起来。

……

那话是提醒他们二人,不能再坐在马车里了,那太招摇。

吴清小心意意的接过轩辕晗手里的知心,提醒着知心抱紧自己,然后摇摇绳子,提醒影可以拿他们上去了。

若有所失,本不想言语,但看到妇人眼中的关切,心里某个角落是乎柔暖了,欲开口,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微微用力,吃惊亦感慨,自己这是怎么了,这身体怎么这么弱,连说话都觉得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