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71章:鹑鹊之乱

第71章:鹑鹊之乱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胖子又连道:“统领大人让小珺姑娘好好住在这,报仇事情,统领大人会帮你解决。还有——”说着,胖子从怀里取出一张金票,“这是一百两金票,是统领大人临走交给我的,小珺姑娘如果想买房子,以后嫁人等,都可以用这些金子。”

见到李珺如此,滕青山低喝一声:“别哭!”

“爹,娘,女儿来陪你们了。”少女猛地『插』向自己腹部,宁死,她也不愿受到这些强盗土匪的侮辱。

呼!

滕青山傻眼了。

黑甲军军士、归元宗核心弟子,加起来一万多人,熙熙攘攘一大片,嘈杂的很。大家都在议论着!

可依旧没产生一丝‘先天真元’。

单单这飞刀绝技,滕青山已经有信心杀死像‘司马庆’那种弱的先天高手了。

而滕青山扔飞刀不同。

诸葛元洪说道:“没秘法,那就需要创造!各大宗派的秘法,当然都是一些先辈们创出来的。”

整整二十六天,滕青山每天提高都差不多!

只是灵根主要是透明的,只有那些根须是『乳』白『色』的。

“好神奇的能量。”以滕青山对身体的感知,清晰察觉到,原本早就修炼到极致,无法再提升的身体,仿佛一棵大树被神奇生命之水浇灌,迅速地再一次长高一般。自己的肌肉纤维变得更加强劲。

如影随行枪法,生生不息,连绵不绝。一旦被枪法盯上,将难以逃脱。

腿部先天比手臂占据力量优势,大腿骨头天生比手臂骨头要粗!肌肉也要更壮!瞬间能传递爆发出更强力量。当然,控制兵器上,手臂则是比腿部更占优势。

滕青山笑了:“你这老家伙,藏的也够深。我看,你的实力应该能排《地榜》前十吧。”一开始自己追的不算太快,到后面,滕青山便使用《天涯行》第一层,速度立即达到惊人的地步。

长枪仿佛一根劲弓『射』出的箭矢,带着一股狂猛凌厉,直刺银发老者。

银发老者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怎么可能……他,他没死?”此刻滕青山身上的黑『色』劲装破破烂烂,可是,无论是『裸』『露』出来的手臂,还是脸上,竟然都没有一丝伤痕。面对刀光轰击,竟然没一丝伤痕!

……

“咔嚓!”

在它眼里,眼前五个人类,滕青山是最有威胁的一个!

“吼~~~”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黑『色』大石头,长宽一丈有余。

“老二,咱们走!”一名老者猛地一个铁板桥,躲过一刀,随后脚下猛地一蹬,便旋转着朝岩浆湖湖边飞去。短短几个呼吸时间,这名老者身上已经中刀了。他这还是运气好的。运气差的,就惨了。

黑火灵果消失了!

“呼!”一道刀光劈向滕青山。

“赞同。”冀鸿也点头。

“咱们进来这条洞『穴』,靠近山脚。而那深潭通道,还远在火焰山西边。咱们来的快啊。”冀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了,我们占据四丈宽的地方就行了。其他人往后坐,坐不下,就进入隧道坐下休息。”

“一!”杜九冷漠喊道。

“乌岱。”古世友看向乌岱。

一名扎着三根小辫子的壮汉从潭水湖面中冒出头,他双眼通红:“三弟,阿虎……你们,啊!”这些生死兄弟,为了他这个大哥都失去了『性』命。这壮汉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声道:“青湖岛!此仇不报,我死也不安!嗯……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果,你们休想独占!”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嗯?这岩浆流变『色』了?我刚下来,看到的是红『色』岩浆。这一路上没注意,到这,都已经是橙『色』了。”滕青山明显感到热气愈加的强。

愈是前进,温度愈高。

“汩汩~~~”

就在滕青山三人在盯着岩浆湖啧啧称叹的时候,那精瘦汉子却一咬牙猛地朝旁边的幽暗隧道中冲去。

他如果朝下跳,肯定被抓住。

卸去九分冲击力,这精瘦汉子跌在地上只是感到胸口一窒,并没受重伤。

明白任何人发现黑火灵果的反应,就是独占!

说着指向旁边不远处,那的确扣着粗壮的藤曼。

可没法子。

沿着黑暗幽深裂缝,滕青山他们抓着藤曼,迅速地朝上面攀爬上,一口气便攀爬了上百丈距离,而后一跃就上了那洞『穴』通道平台上。

“走,下去。”滕青山当先,一掀开藤曼,直接一跃而下。

幽深的大裂缝,那浓浓的水雾,还有那炽热的岩浆流,都让冀鸿、关绿二人惊叹不已。特别是岩浆流的高温,令冀鸿、关绿二人忌惮,都离那岩浆流数丈远。不是他们不敢靠近,而是他们不愿多浪费内劲!

“先天强者,就是想要灵果,进入蛮荒中去找,不更容易?蛮荒中人迹罕至,宝物众多!有本事,进蛮荒嘛。”冀鸿说道。

“嗯。”冀鸿也担心道,“这么长时间,那赤鳞兽应该有两丈高了。估计,最多十天半月,黑火灵果就要成熟。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处,一旦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蜕变后,赤鳞兽完全可以屠杀我们!”

“有人挑战古世友!兄弟们,快点。”外面黑甲军军士声音响起,这令滕青山他们三人立即出了大帐,只见西边聚集了一圈圈人,乍一看,最起码已经有数千人了。火焰山的武者大半都赶过去了。

……

“走,我们回去。”古世友吩咐道,随即古世友低头看看自己的一双手掌,手掌泛红,血珠渗透出来。

现在,冀鸿的眼神,令魏苍龙心底一阵恼怒:“你归元宗年轻一代出现一个滕青山,老家伙,你就得意了?哼,传言滕青山击败孟田,谁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说不定还用了阴险手段。”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司马峰,你也是一个老前辈了,我整理一下兵器,你都等不及了?”滕青山的声音回响在夜空中,同时,大步走向空旷场地中央。看到滕青山走出来,顿时上千名武者中一片欢呼声。

“哈哈……”

“是啊,王老哥,你好歹也是咱们范巫城的有数高手啊。”旁边也有人挤兑道。

炮拳,转为枪法,滕青山已经琢磨几年了,可一直无法成功。

“群攻?我‘如影随形’这一招,可单体攻击可群攻,毒龙钻威力也够大!现在不需要什么大威力的群攻招式,算了,还是耐心点,多耗费心力,反正琢磨这么多年了,不急再等几年!”

说完,关绿便走开了。

在场人多,很快有人辨认出滕青山。

独臂男子饮了一杯酒,目光更加深沉。

许许多多的武者,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果。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根。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段侯朗声道:“哈哈,先天强者还没这么简单就能达到!从后天到先天,那是必须靠自己的!不过大家也知道,咱们这后天都是‘炼精化气’,想要步入先天,就要神与气和,方能炼气化神!这所谓的‘神’,就是精气神的‘神’,这玩意很玄,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想要成为先天,跟‘神’有大关联。而这‘黑火灵果’据说就能孕养人的神,使得人脑子里的‘神’更强。更容易步入先天!”

“段小哥,你说的这么一大堆,也就是说,吃了黑火灵果,就有希望步入先天?”有人喊道。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都统!”杜洪问道,“这黑火灵果,对我归元宗关系重大,这事情是否禀报给宗内?”杜洪看着滕青山脸『色』。

反正天『色』也晚了,早点休息,也不耽搁多少行程。

“惊喜?”那灰袍男子一怔,有些疑『惑』,便接了过来。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用重型兵器,攻击那怪物!”一声大喊从不远处传来,喊话的正是铁衣门高手‘靳涛’。

一群武者们似乎很兴奋,对他们而言,能见识到一头妖兽已经够了。至于能不能杀死妖兽,大多数实力一般的武者根本没敢想过。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他本身就是以速度取胜,刚才又施展了禁招,速度更快。

伤地榜高手,和杀死地榜高手,那是两个概念。

黑甲军二十二人,现在已经倒下二人。

“这个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岁?”孟田有些怀疑朱家十三少爷的情报了,“每一招看似简单直接,却让人难以抵挡。看似是直刺,却随时都能旋转改变攻击方向。明明一记重砸,可他却能瞬间收枪改变攻击!”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他却不知道。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吱呀!吱呀!

这个帮派,就是朱崇石麾下的人马。原来朱崇石海外闯『荡』的同时,也命令心腹建立了这马贼帮派。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滕青山目光一扫,注意到客栈的一边,坐着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说着。他们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着刀剑等兵器。加起来也有二十几号人。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手持轮回枪,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如影随形枪法——五万斤巨力!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拒马桩!”滕青山脸『色』一变。

“对,我们退,我们现在就走。”不远处的二当家等人也惊恐连道。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