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64章:先忧后喜

第64章:先忧后喜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只见被斩碎的那一颗脑袋忽然一阵蠕动,一颗新生脑袋又长了出来。

这就造成了人族超脱者数量众多,成为了永恒殿堂最大的一支主力军,为林逸,为人族,为此界征伐八方立下汗马功劳。

上官云端微微轻叹,虽然有些同情那个女子,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残忍,你心中多了希望,便必须做好承认失望的准备。

她对着凤阑绝眨眼发电,上官云端可是紧靠着凤阑绝的,就连她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麻了,当然,不是被她电麻的,而是被她恶心的。

“如今这些小姐的才艺也都已经展现完了,不知道绝王心中是否有了人选了。”皇上再次望凤阑绝,问道。

那一次,是鸾儿救了他,然后一直照顾着他,直到他伤好,离开时,他说要带鸾儿离开,她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轻笑的答应了。

“若真是伤到了,那红花倒可以省了,将她带过来。”上官云端的眸子微眯,再次冷声道,既然她拿自己的孩子来冒险,那就怪不得她了。

“你。”凤阑绝惊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太多的感动,特别是在听到她说到,冒这么大的险,是为了自己时,心中,更是漫过太多复杂的情绪。

“母后,你就不必为我费心了。”上官云端轻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隐着一丝歉意,若是让皇后知道,她的怀孕其实是假的,皇后一定会很失望。

蓝岚看到此刻两人之间的亲密,心中仍就有着太多的妒忌,但是,这一刻,那种心底的仇恨,似乎少了很多,或者,是终于明白到了,凤阑绝的心中,的确是没有她的,知道了,就算她再做什么,凤阑绝都不可能会在意她,更不可能会爱上她。

只是,上官云端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只是唇角的笑愈加的浓了几分,淡淡的笑道,“哦,原来是蓝姑娘。”

这个小女孩,若不是真心喜欢她,绝对不会送她花的。

上官云端的唇角更多了几分轻笑,红唇微翘,半真半假的笑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想过一直喊皇上。”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而蓝岚看到凤阑绝这样的表情,气的肺都快要炸了,心中更是妒忌的要死,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得到绝的感情?

“我看你是怕输,不敢吧。”蓝岚极力的压下心中的妒忌,想要拿话激上官云端。

只是,他那声音中,却有着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激动,她的这一番话,让他怎么不感动?

律法上面的内容对于不懂的人,本来就是极为的枯燥的,记起来本来就很难,但是蓝岚去背的极为的顺利,一口气背了几页,竟然没一点错的。

不过,短短两刻钟的时间,竟然就能背出了十几页,也的确够让人惊讶的了。

“敢问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望向皇上,冷声问道,她承认,这次的比试恰恰选中了她最熟悉的方面的书,的确对她极有利,但是她却也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记的,毕竟,这古代的律法跟现代的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反了,反了,那些灾民竟然造反,发生了暴乱”皇上突然一声阴沉的怒声吼道。

若是皇上在这个时候,派兵去杀了桐城的百姓,不但镇压不住那些百姓,只怕会让全凤月国的百姓心凉,到时候,只怕会引起更大的暴乱。

“皇上,绝王言之有理,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派兵,要快点派人去援助。”丞相大人也连连急声说道。

“是,是。”那年轻男子连连应着,然后与上官云端一起出了南宫府……

虽然用南宫雪引开了那个男人的注意,但是上官云端却也猜到,他只怕不会完全的相信,或者会让人暗中监视南宫府中的一切出入的人。

虽然此刻她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她那独有的轻柔,但是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对凤忆希的那种亲热,声音中,似乎隐着几分冷意。

“一起鉴定?绝王要如何一起鉴定呢?”皇上眉头微蹙,略带不解地问道,他们连这个问题的规律都还不知道,要如何一起鉴定呀。

夜如梦本来听到上官云端的声音,就愣了一下,身子就有些微摇,再听到皇后的话,更是暗惊,虽然知道皇后会护着她,但是若是被其它的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想到那大话西游上,那小妖可就是这么被唐曾给念死的,她的功夫虽然没那么高,但是,相信也足够让捉狂的了。

只是,此刻不知道是因为她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还是因为她此刻那略略的紧张,那说出的话,并不带有太多的懊恼的意思,反而似乎带着几分异样的羞涩。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这一次,上官云端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力,让人无法忽略。

而其它的人听到凤阑绝这样的称呼,也都是微微的惊住,毕竟她们还没有成亲,这称呼的确是早了点。

很快,夜无痕便走了过来,只是,夜无痕却并非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正是那个身份极为特别的秦思柔。

他也知道,昨天晚上,她已经答应了他,而且跟他出了城,今天早上才回来。

若是平时的凤阑绝就算天塌下来,他都能保持纹丝不动,气息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凌乱,但是遇到她,很多事情,似乎都变了。

听说,南宫世家还有四个女儿,有一个只有七岁,一个十岁,其它的两个,年龄上,倒也相符。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命令道,“让人暗中监视阁厢院,注意每个人的出入。”

“立刻带人冲进阁厢院,只要看到凤阑绝跟那些大臣聚集在一起,便将凤阑绝抓了,若是他反抗,可以当场处置。”凤阑锐的唇角扯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声音中,更是有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杀意。

而上官云端唇角的笑,却是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圆睁,错愕中带着几分懊恼,皇上这个时候来,事情只怕有变。

“各位夫人,我家小姐如今可是王妃,你们怎么可以……”听到她们这般的侮辱小姐,月儿忍不住说道。

而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再次让他动心的女孩,他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拥有更多的幸福。

“本王已经跟父皇与母后说好了,这次来,就是来正式提亲的,本王要娶你。”蓝魅辰见她并没有挣开,心中才多了几分欣慰,再次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低低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喜悦,更有着几分不容怀疑的坚定。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凤忆希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脸色微沉,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更有着几分紧定。

“儿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雪凝这么珍贵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的收着,怎么会轻易的。”夜无志欲言又止,双眸别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上官云端手中的茶壶。

没走出几步的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或者还带了那么一丝感激,他现在明白,夜无痕也是真正的关心她的。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只是,他那话听似在审讯,但是却更是威胁,威胁着那几个人,若是他们敢把他供出来,那么,他们全家上下都保不住。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即整张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是因为她终于醒了过来,更是因为她那特别的,亲切的称呼,她竟然喊他绝。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而那时候,他没有靠山,更没有任何的势力。

上官云端有些无语了,夜无痕刚刚已经离开了,便证明,他不可能再来抢了,而除了夜无痕,谁还敢来抢他绝王的人呀?

“来,本王抱你。”凤阑绝没有阻止她,而是直接的抱起了她,然后向着房外走去。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绷紧了些许,双眸漫过一股嗜血的冰冷,那微垂在身侧的手,更是不断的收紧呀。

“你?你们?”凤阑锐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知道这一次,自己只怕是逃不过了,脸色猛然的一沉,一脸阴狠的望向凤阑绝,狠声道,“凤阑绝,你够狠。”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双眸微抬,再次望向凤阑锐的脸,沉声道,“说真的,本王真的不想怀疑你,只是,当本王去你的王府,见到你时,便知道,你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那一刻,本王也知道,你的腿并没有废,你当年受伤时,只有十五岁,若是你的腿当时就废了,这么多年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发育,反而应该越来越萎缩,但是,你的腿,却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你为了掩人耳目,一直用东西遮盖着,但是那长度,却足以让本王明白一切。”

更何况,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可能杀死那丫头。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我真傻呀,枉活了这么大年纪,竟然被你给骗了,错把坏人当好人,好人被我害死了,而且还把别两个野种当成心肝宝贝,反而把自己家的孩子,当成外人,天呢,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原本,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她,万万留不得,留着她,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丞相的脸色瞬间的变了颜色,阴冷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与慌乱,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证,只怕,只是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那些女人都已经死了。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刚刚还一脸强硬,极度自信而高傲的她,这一刻,却突然的有些恍惚了。

夜似乎越来越深,那月光慢慢的落下,一切都陷入了那无边的黑暗中。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他凤阑绝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绝对不会相信,他竟然会受到这种待遇。

到了最后一张画像。

不过,这几天她一直很少吃东西,有时候看到东西恶心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药,虽然,她的饮食都是由博太医检查过的,她还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