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6章:北斗仙

第6章:北斗仙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方继藩心里倒是挺记挂着那三个家伙的,所以今日也不出门了,安心在此候着。

方继藩便上前坐下:“父……”叫这父亲,竟有些不太习惯,怪怪的,见方景隆面上重新带着诧异,方继藩便笑了笑:“老头子,有话直说,还有,别提你那大胆的想法。”

“不提,不提。”方景隆哄着方继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这是爹操办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为父……为父自去请你张世伯想办法。”

顿了顿,方景隆叹了口气:“你现在出息了啊,校阅第一,震动了京师,爹吃了早点,便要去当值,现在真恨不得插翅飞过去,也让那些老兄弟和同僚们看看。儿子,你说你是如何考中的,平日里,也没见你……咳咳……”

方继藩狞笑一声,换上了那一贯的霸气,道:“少说废话,现在开始,你们搬到了为师府上来,足不出户,安心在此读书,为师亲自来调教你们,不听话,就打断你们的狗腿!”

这意思莫不就是,本少爷不做败家子,便给人阴谋家和野心家的形象了?

方继藩呢,则是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佛系卖木的做派。

啪……

好吧,难怪自己只说一句男子汉大丈夫要如何如何便被当做脑残,因为这厮是个十足的人渣败类,京城里最大的恶少,败家子中的败家子,堪称恶贯满盈!

弘治天子苦笑摇摇头:“你啊……”

方继藩心里感慨,不办大事,被你们这上上下下的人养成废物吗?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走,陪本少爷在府里走一走。”

他不禁道:“这屋子该修了。”

张懋背着手道:“将老夫的椅子挪来。”

弘治皇帝顿时拉下脸来:“便是绑,也要绑的去。”

………………

刘健等人看得应接不暇,也看得傻了眼。

李东阳和陈彤一合计,在场的四人都是天下绝顶聪明之人,一点即通,立即就明白这作坊怎么回事了。

功效固然是有,可其成本却是低廉得令人发指。

弘治皇帝其实内心深处,哪怕是知道商贾的重要,可骨子里,终究还是受了儒学的影响,对于商贾,依旧存在几分轻贱。

为了让太子能够迅速的成长,能够使其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继藩在暗中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卧槽……

哪里晓得,跟陛下出来一趟,竟沦落到这个地步。

虽然此前朱厚照信心满满。

方继藩:“……”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他出了这公房,便有随从下楼去给他预备车马。

项正大喝:“胡言乱语,朕的父亲,大楚的先皇帝,乃是天子;朕的祖父,亦是天子,朕向上十数代,乃至二十三十代,也都是大楚天子,这是道统,不是几个乱臣贼子,就可以改变的。陈凯之,又算什么呢,只要朕回到楚国,照旧可以拒陈军于千里之外,他们若敢侵犯,朕一声号令,千万楚人,同仇敌忾,朕教陈军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此刻那喊杀声已越来越近,甚至已是近在咫尺。

良久,梁萧艰难的道:“大楚完了。”

在黑夜里,一个个不同的面孔被火光映照的通红,陈军破了胡人,其实,就已意味着,大楚的社稷,彻底的亡了,即便是最傻的人,却也知道,此时的陈军,是不可战胜的!浩浩荡荡的人流,朝着中军大营扑来。

他们一个个带着杀机,顷刻间,这无数的人流,已是将中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答案也呼之欲出。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陈凯之却是笑了,他轻描淡写的样子,语气,显得还算轻柔,这和梁萧以为的结果,有很大的反差。

帮忙……

现在,陈凯之要放他回去,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梁萧认识到,这位大陈天子十分清楚,他蹦不出陈凯之的五指山,就算现在能侥幸回到中军大营,也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分别罢了。

这士兵愣在当场,竟是不知所措。

这人已一路冲到了山丘上,拜倒在雨水所积的水洼之中,接着大口喘着粗气。

这满是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显然,他沉默起来。

若是直面遭遇了陈军,或许,他还有勇气和陈军一决死战,他虽然知道,这陈军并不好惹,可至少,还有一站的勇气。

在这里,弥漫着一股死气,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带着惶恐,为了保证这里的工程能够顺利进行,楚军的都督梁萧以及越军都督吴楚亲自坐镇,他们的大营,设在了地势更高的一处山丘上,四周布满了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