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142章:藕断丝不断

第142章:藕断丝不断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唐心若的眼神轻轻的闪烁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她居然这么轻松的就拿回了唐古。

迷迷糊糊中感到脸上有热热黏黏的东东,原来是香香在亲她的脸,一副很兴奋的样子望着她。

或许这在有的人眼中会觉得容析元没骨气,觉得他应该以绝食或者更激烈的行为来表示抗争。可容析元不会那么想,他才不会傻到连饭都不吃。

这妞是勤快人,质朴老实,但霍骏琰这家伙有时候就像块硬石头。

呆立在原地,年仅19岁的她,娇小的身子被这男人拥着,她惊慌如小鹿般的眼眸就这样不期然撞进一双深如幽潭似的眼,像是在黑暗迷路的冬夜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毫无防备的,在尤歌心灵上留下了淡淡的印记。

“既然是你下面,那我就吃吧。”容析元这回故意加重了某两个字,尤歌终于听出了苗头。这个男人果然是以调戏她为乐趣么?

做完这一单,龙晓晓开心地拉住尤歌的胳膊,兴奋又感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眼睛都红了。因为,从小到大,除了父母,没人会对自己这么好过,而尤歌仅仅是认识几天的朋友就如此推心置腹对待她,她怎能不感动?

容析元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尤歌的额头,沉声说:“我要你答应,从今以后,尤歌就交给我照顾。”

原本应该是个浪漫的拥抱,却被一把菜刀坏了气氛,许炎无奈地缩着脖子:“注意,刀是不长眼睛的……你这么凶,真的好么?”

容析元暂时还没猜透容炳雄想干什么,但只要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没什么好事儿。容炳雄和容析元之间恩怨那么深,他从香港来,无非是想折腾点事儿给容析元,他就是见不得别人安生。

“我?我是谁?”容析元蛊惑的嗓音有着异常的魔力,仿佛在哄着她说出什么,又像是在隐隐期待。

“算了,翎姐,这真的不能怪你,你无须自责。尤歌那边,过几天就没事了,她现在只是还没想通,等她缓过这阵子就会理解的。”

佟槿这个高端技术宅,人家为了今天的出海,那可是做足了充分准备的。从早上出门就抹了防晒霜,刚刚开船时又抹了一次。这货准备了两瓶防晒霜,他基本上是每隔一小时就抹一次,太会保养自己了。

但是不管怎样,她都该谢谢霍骏琰为她解围的。

老爷子坐在第一排,笑得合不拢嘴,心情就跟花儿似的。

苏慕冉的美,很健康,是健美匀称的,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线条纤细而富有紧绷感,穿着高叉裙,太xing感了。

对翎姐,容析元总是很有耐心和包容心的。

说几句祝福的话,他可以,但去参加婚礼,他就觉得没必要去自虐了。揪心事肯定的,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

许炎脸色骤变,仿佛被一抡大锤狠狠砸中!

尤歌蹲着,头发垂下,小孩儿一把就抓在手往嘴里塞,张口就咬,老奶奶苦笑不得,忙握住孩子的小手,生怕他抓疼了尤歌。

“现在请两位跟我们去那边,现场鉴定区。鉴于是首次发生这样的事件,我们会请专家公开鉴定过程,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鉴定结果不是弄虚作假的。”

后边一层一层围着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是表情都很一致——等待。

果然,这女人慌了,急忙后退……

原来,容析元是赶到了,但当他的车子到了这楼下马路边,停下来过马路的时候,却被疯狂的歹徒开枪击倒,当场重伤,倒在了人行道上。

“什么?我第二天问你,你不是说什么都没发生吗?”容析元彻底惊悚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香香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望着尤歌,毛绒绒的脑袋轻轻蹭着她,很像是在安慰着,可它也很安静,像知道主人不开心。

说时迟那时快,实际上从刚刚撞车的一秒开始到歹徒成功逃离,全部过程只用了两分钟!

嗯?许炎脸色骤变,眼中寒芒毕现,显然他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何碧翎看起来很友善,自信,再也不是刚刚见那时候的样子了,现在的她,光芒四射,已经变成一颗耀眼的星星,有了家里的支持,她做慈善会更卖力和尽心。

只是,这无形中又会滋生出一个问题,就好像容析元何碧翎佟槿,三

尤歌望着他的背影,呆呆地站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这心里就是不踏实,七上八下的。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能让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他分明已经很疲倦了……

想起了那令人激愤的场面,容析元知道自己是大难不死,活过来了,可是,这地方是哪里?他昏迷了多久?

“谢谢容先生的谬赞了,无论成败,对我都是一种经验的积累。”

这样的心境,才是尤歌四年来最大的变化,她变得坚韧了,遇事不会太莽撞,她懂得思考衡量了。

他为小三庆生,她却在夜雨中的小巷里早产……

身后,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接近,披着睡衣,脸色有着不正常的苍白,望向容析元的背影,她沉寂的眸子里才有了波澜。

霍骏琰不能透露关于工作上的事,他只是告诉尤歌,他要去邻市,无法确定返回的时间,也许是一天,或者两三天,这就要看办案是否顺利了。

“……”

...尤歌短暂的慌乱之后,立刻恢复了平静,宝石般晶亮的眼睛里闪动着迷人的光泽,勇敢地迎上他的视线,粉颊上的笑意优而冷静:“好我,我答应你。不过……结婚可以,但我不负责履行妻子的义务,如果你需要女人解决那方面的问题,你别指望我。”

心?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啊……”郑皓月泫然欲泣的眼睛里含着隐隐泪光,心情更是不平。她看到了容析元抱着尤歌的那一刻,她当时竟不敢过来,只有装作看不见,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

她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夺回公司,才能与容析元对抗到底!

“好……你是孩子的姨妈,随便亲,别客气,哈哈哈……”

天啊……龙晓晓犯晕了,脑子一片空白,但她还没那么糊涂,眼下明摆着就是尤歌不想让“老总”进去,她要帮尤歌!

他怎能就这么走掉,他来,不是为了被拒绝,而是想得到她的原谅,想将她和孩子都接回去的。

许炎走到尤歌身边,扶着她的胳膊,眼睛却是戒备地看着容析元。

容析元闻言,深邃的墨眸微微一眯,淡淡地说:“何先生客气了,翎姐当年在我危难时曾对我有恩,作为回报,我做那些都微不足道。”

只一瞬间,这屋子里的气氛就降到了冰点,何碧翎脸色大变,惊得说不出话来,而何宏森和何矩也都被容析元这看似奇怪的话语给刺激到,场面变得僵硬而尴尬。

“你太放肆了,这是何家!”何宏森气得有点发抖了,毕竟是90高龄的人,这心气神都不比从前。

“她是第一次来隆青市,怎么可能跟你见过?老兄,你搭讪的方式太过时了,下次换新的招。”男人毫不客气地嘲弄。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坏坏的有点淡淡的痞气,但他自身又有种天然的贵族气质,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而又充满魅力的气息。

今天,在泰华酒店那一幕,就是尤歌初战告捷!

曾经,郑皓月提过叫容析元卖掉几只狗,只留下香香,但容析元拒绝了,之后,郑皓月再也不敢提这事,只有容忍别墅里到处都是狗狗的身影。

这抽屉里原来装着一副耳环和腰链、手链,是尤歌留下的。

“谁让你都那么神秘的,人家对你好奇啊,当然要拍了。”

尤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走到了门口,接受保安的检查。

“可是……我进不去,刚那个保安非要检查我的证件,还说证件有问题。”尤歌气呼呼地鼓着腮,粉嫩的脸颊在灯光下越发显得清透,尤其是那双柔润的红唇更是令人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

不是女人才需要珠宝,男人也需要适当地搭配才能更加突出个性与品位。

“许炎,你还不了解我吗?裙子虽然好看,但它不该属于我,我还是穿我现在身上的就可以了。”尤歌的眼神坚定,没有因为这条裙子而蒙蔽心智,她的处境,她最清楚,她不想为了虚荣为穿上。

果然,尤歌紧张了:“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怎么是两个孩子?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是双胞胎?

男人禁不住嘴角抽抽,暗暗摇头,望着尤歌纯澈的眼睛,不知怎的,他竟会生出一缕久违的疼惜……她太单纯了,容析元所做的事情真的对吗?

他的母亲,用那种极端的方式伤害他,这伤口要怎么愈合?怎么去淡忘?

“你在这里坐着,不可以乱跑,我十分钟之内回来。”男人丢下这话就转身走了。

如果香香被扔出去,还会有命吗?

果然,那男人脸色一变,极不情愿地放下了香香。

也难怪冯奎这么紧张了,他既然接了这单生意,当然知道容析元很难对付,如果真的被容析元的人追上来,他别说钱了,连命都可能没了。

“沈兆,调头追。”男人淡淡的吩咐,语气中难掩一丝急切。

吵架的声音

“那是……你们快看!”尤歌已经在尽力压着声音了,可还是禁不住抖得厉害。

果然容析元的表情有些沉,他与老爷子的关系,这是个禁忌的话题,一说出来肯定是会影响气氛,但是他也没发火,只是绷着脸,牵着尤歌的手往楼下走去。

尤歌知道许炎会有种很铁不成钢的心情,但她不知道他还会有一股子酸劲。

“你没听过一句话?怕老婆的男人最有出息。”

霍律师顿时喜笑颜开,热情地招呼龙晓晓进去,可她下意识看向霍骏琰,那眼神的意思像是在说:“我真的可以进去你家吗?”

龙晓晓暗暗松了口气,还好霍叔叔没追问,否则那该多尴尬?现在她只想快点离开。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霍骏琰和龙晓晓是单独来的,可在这一群人精面前,依然是被看出了破绽,那就是,两人手上戴着同款的小叶紫檀手链!

容析元和佟槿之间早就习惯了开玩笑,佟槿也不生气,只是突然表情有点不自在。

尤歌却佯装不悦地说:“你是因为想见孩子才这么说的,又不是想见我,哼哼。”

“你是我老婆,我帮你洗,那是应当的,怎么算揩油?如果实在你觉得心里不平衡,你也可以帮我洗,这不就扯平了?”某男脸皮厚的程度不减当年。

记者的话,纯属在这喜庆中扔下一颗炸弹,炸得现场寂静无声!

先前在激情中的时候疼痛是被舒爽所代替,可现在运动结束,尤歌就感觉浑身都酸疼,尤其是私密的部位火辣辣的有着撕裂感。

通过这么零距离的接触,尤歌对宝瑞的热爱,更多了一层升华。

这顿盒饭都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当容析元带着尤歌返回陈列室,几位高管和设计师已经都在等着了。

现在换成女记者被围了,可她一点都不慌张,骄傲地仰着脸:“我只是刺激他一下,你们还当真了?呵呵……”

尤歌美丽的大眼一亮,想起了自己跟容析元相处的点点滴滴……他是个很爱干净的男人,这个不假,但沈兆说的意思好像不仅是这方面?

许炎的家庭比较特殊,所以他也是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根据家训,许家的人无论男女都必须要有一定的防身能力,而男人更是要在这个基础上要求更高。

“怎么这么快动手?趁我不留意的时候攻击,你还要不要脸!”许炎怒视着苏慕冉,两只眼睛都在喷火。

前边开车的沈兆那才叫一个憋啊,想笑不敢笑,只能在心里偷偷叹息……少爷,这回您就别再嘴硬了吧!

“喂,你等等!”

尤歌快要气晕了,遇到这么霸道的男人,简直就是强盗嘛!

尤歌瞬间僵直了身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好像被他说的话震撼到。他这是在认错吗?是吗?

可容析元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他想做什么,唯心而已,才不管外人怎么看呢。

见到容析元,郑皓月的笑容才是最靓丽的,声音才是最温柔的。

郑皓月靠在他怀里,仰着头欣赏着眼前这百看不厌的俊脸,心里还在如初见时那般感叹着……人啊,怎么能长成这样呢?这五官线条,没整容都能这么精雕细琢,尤其是他的眼睛,犹如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又如深不见底的宇宙黑洞,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令人沉溺下去。

嘴上这么说,其实许炎还是挺郁闷的,被这个喝醉的女人撩起了本能的反应但又不能就地解决,只能憋着,这有多难受,言语都无法形容。

“苏慕冉,你给我滚下来!”许炎低吼,只是这声音明显的沙哑,在压抑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