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潘亚米之灵途 > 第121章:绵绵不絶

第121章:绵绵不絶

潘亚米之灵途 | 作者:言肆吖| 更新时间:2019-09-02

“吾,盘古,又回来了!”

随即,便没有其它的声音,院子里,也没有了两人的身影,李勇连连吩咐着侍卫,细细的做着伪装,虽然说,他们的银子不是从国库中偷出来的,但是这事却也非同小可,他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的破绽,不能给王爷与王妃带来任何的麻烦。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突然想起那些喝醉了的大臣们还有二皇子,眉头微蹙,那二皇子很显然是想以此掩饰自己的嫌疑,哼,他又岂能给他这样的机会。

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岚姐姐,你来了,岚姐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刚刚到吗?”只是,与上官云端站在一边的凤忆希看到她时,却是一脸欣喜的喊道,亲切的称呼,亲密的态度,可见她们之间的熟悉。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向在场的百姓,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这样的王妃我们怎么能够不拥戴?王妃为了桐城的百姓能够倾其所有,我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凤忆希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望向上官云端时也更多了几分钦佩,她的皇嫂,真是无时无刻的都在制造着奇迹,让她不得不佩服。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他这话一出,让被他揽在怀里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僵了一下,他此刻这怒气,是对那女子,还是对他自己?

他以前跟她说的话,难道她一点都没有记住吗?

“好,既然是这样,那严大人就把书拿上来吧。”皇上见蓝岚答应了,然后才转向严大人,沉声命令道。

虽然说,这古代的律法与现代的不同,但是肯定会有似之处,而且,那里面的术语呀,词汇都是她最熟悉的,所以,她记起来,绝对会事半功倍。

看来,老天都在帮她。

众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错愕的望向她,都暗暗佩服她的确记忆力超人,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记了这么多,而且还记的这么准,没有一点错的。

“这。”蓝岚语结,严大人刚刚已经说过,那本书,事先绝对没有人看过,而且也正如凤忆希所说的,那本书是丞相大人与皇上决定的。

这件事也就算是基本上结束了,众人对此事虽然仍就有些疑惑,但是却明显的对上官云端多了几分恭敬,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真心对她的恭敬,而不是因为凤阑绝的面子。

一边的侍卫,便连连的拿着那帐本走到皇上的面前,将那帐本递到皇上的面前。

“谋反?”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皇上这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这消息,呵呵。”

众人听到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都是纷纷的一愣,这个傻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绝王不会是想让她来证明吧?”皇上的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绝王不会是故意耍他们吧?

已经有宫女快速的搬上来一张椅子,放在皇后的一边,确切的说应该是放在夜如梦的身边,因为夜如梦是紧挨着皇后坐的。

皇后与皇上就坐在一边,自然也看到了,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一惊住,一时间明显的有些回不过神,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说话。

她一时间,并没有发现夜如梦的目的,从她的方向,也并没有注意到夜如梦身子的异样,只是看到夜如梦的手,紧紧的握在她的椅子上,遂略带不满地说道,“你这丫头,坐好了。”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所以,他决定放手,为了她,也为了夜阑国,他不想因为此事,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或者是他不够爱她吧。

“她跟你说了什么?”凤阑绝绝非八卦之人,但是现在却忍不住问道。

而且就算真的被发现了,他还是要跟着,他就不信,她还不回家了。

“是,属下这就去。”那个侍卫连声应着,快速的转身,离开。“皇上驾到。”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月儿微愣,随即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几分欣喜,皇上来了,小姐就有救了。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没有人为她添加什么,也没有丫头过来服侍,夜无痕自然更不可能会过来。

刚刚还好好的,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死了,而且房间里这么多人,包括夜无痕与飞赢都没有发觉。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皇后的身子明显的一僵,双眸微微圆睁,脸上的多了几分紧张,更多了几分怒意,这个贱人不会是想要倒打一耙,诬陷那个傻子不成,便来诬陷她吧?

“李妈,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漏掉什么。”众人检查过房间后,并没有发现遗漏的东西。

而且这古代有一种说法,若是错了这时辰,就不吉利了。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纷纷的望向他。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宫女将她们引进了一个院子,有很多千金小姐都已经到了,一对一对闲聊着。

“没有。”那女子微愣,有些尴尬的垂下眸子,她们可都是进宫选亲的,怎么可能会带那种东西呀。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不过,叶寒竟然有心思跟人吵,便也证明上官云端应该不会有事,刚刚那话,只怕是叶寒故意说的。

只是,恰恰在此时,床上的上官云端突然微微的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凤阑绝还是发现了,不由的急声喊道,“云端,云端。”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而就算真的有人来抢,也要看她会不会跟人走呀,他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到底那个人,给了他什么样的好处,让他这般的维护那人?

那丫头的死像的真的很恐怖,脸色铁青,五空流血,明显的中毒而亡。

“我当然记得。”那个男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反而更多了几分激动与兴奋,连俩的回道,只是话语也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继续说道,“当年,老爷把我捡回来,说让我好好的保护小姐,那年我才只有十三岁,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知道,这一生注定要为你而活着。”

二夫人见他不语,更加的着急,再次恨恨地说道,“你倒是说话呀,你为何要诬陷我。”

“绝王总不会是想让我朝这么多的重臣与朕一起学狗叫吧?”皇上此刻是真的怒了,虽然仍就害怕凤阑绝,但是心知,此刻若是再一味的退让,只怕真的要学狗叫了。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他对凤阑绝还是了解的,这样的他,岂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