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倾世繁华 > 第74章:羯鼓催花

第74章:羯鼓催花

桃之夭夭倾世繁华 | 作者:紫蕙| 更新时间:2019-09-02

无界尊王、画圣他们领着一群强者,主持一座巨大的帝级阵法,抵挡着这些妖魔界强者的攻杀。

凤府现在可是状告血衣卫把孙思行看丢了,正理直气壮地问血衣卫要人,要是人出现1;148471591054062在凤府,那事情就麻烦了,所以短时间内,绝不能让人找到孙思行。

众人只当九皇叔和王锦凌在兽苑起火一事上栽了跟头,为没有查到真凶而气恼,却不知这两人冷眼旁观,心中自有乾坤,诚如九皇叔所说,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1804嫁衣,排在他们所有人后面

“锦行……”凤轻尘不知如何安慰南陵锦行,天下无不是之父母,可这句话明显不能用天家身上。

那关他什么事。

凤轻尘自受伤后,昏迷了三天,这三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先是翟东明以查刺客的名义,下令搜城,结果刺客没有找到,倒是找到几个前朝余孽,皇上大喜,翟东明虽然没有找刺客,却将功补过了。

可就在此时,一道光影闪过,凤轻尘只感觉胳膊一疼,一个旋转之后,便跌入一个壮实的怀抱里。

既然对方想听,她就说吧:“夫人的身体很好,只需要静养即可。”

世人怀疑她的医术,她可以理解,除了皇宫中略懂医术的医女外,没有哪个女子会医术,还敢说自己医术好的。

“放开你?放开你,好让你去找九卿?你以为九卿还会要你?”步惊云冷讽,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凤轻尘愣了一下,默默接过,低头吃了起来……

九皇叔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西陵天磊反了的事,你可知道?”

“凤轻尘,我真看不出来,你有红颜祸水的本事,九皇叔居然要为了你,要踏平南陵,太太太惊悚了有没有?”

此次攻打夜城,有九皇叔一干将领都不敢动,只能看着夜城的财宝留口水,心里暗道可惜。要知道他们这几年都没有打过仗,根本没有机会捞银子,好不容易遇着了,却偏偏有九皇叔盯着,根本不敢乱动。

数万面的鼓可不会重天而降,这些都是凤轻尘名下的商队送来的,由夏挽出面与军中交易,换来夜城一成的战利品。

亏她一天还写了二十个大字,结果拿出来的东西,还是被人嫌弃。

从枪声响起到射击中这个时间,足够南陵锦凡和他的护卫做出反应。南陵锦凡是坐着的,如果凤轻尘朝他脑门开枪,护卫替他挡子弹时,肯定是要拿身体挡,她这手枪的子弹再牛逼也射不穿身体。

嗤……的一声,焦肉味传来,南陵锦凡的伤口瞬间结笳,没有再流血。

九皇叔突然放弃,把南陵锦凡震惊得不行,回过神后,他没有空去想,九皇叔为何突然放手,他现在只关心,能不能顺利拿到玉华兰芝。

“把飞虎爪丢掉,抓住我。”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九皇叔和凤轻尘来不及多做准备,只能提醒豆豆把手腕上的飞虎爪丢了,免得被飞虎爪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反倒危险。

“属于我的,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九皇叔脚步一顿,生生压下回头掐死凤轻尘的冲动。

丫鬟得了最新八卦,忙着和小姐妹分享,手上的动作更快了,三两下就将干净的床单被子铺好。

“在想什么?”九皇叔避开凤轻尘的伤口,小心地将人拥入怀里。

“回小姐的话,都处理好了,只是小姐你的病?”秋雨这时才敢将心中的不满与怨恨表露出来:“东陵皇上了实在是欺人太甚。”

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是武林中盛世,不论大小门派,只要有实力便能借机扬名,除了确实不能来的,有资格参加的门派都会带自家得意弟子前来,好借此机会扬名。

“原来是玄月小姐,本宫刚刚见过你父亲。”西陵长公主只当李玄月是任性的小孩,不过对方身份摆在那里,西陵长公主也没有刻意为难,注意力再次放到凤轻尘身上,直截了当的道:“凤姑娘,此次事了,是不是该把从本宫这里借走的人还给本宫,你要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本宫不会让你吃亏。”

苏文清看到这个情况,脸上微慌,脚步也有几分凌乱与急切,匆匆忙忙赶到密室,就看到一黑衣银面的男子,捂着心口处的断箭,躺在地上。

要是王锦凌因为她,而被逐风楼拒入,那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这一次轮到凤轻尘陷入沉思了,苏文清与苏文杭、王七、谢三几乎同时赶到。

凤轻尘点了点头,她真不想掺和,只是考虑孙正1;148471591054062道的面子,还有要真查不出来,以后受害的人就更多了,她于心不忍。

今天上午,洛王殿下带着大军,威风凛凛,当众献俘虏,皇宫正是热闹的时候,这个时候朝中的大臣,都在宫里扑皇上的马屁,哪有人关心城门口发生的事。

“暂时不用了,我有那些地就够用了。”麻烦王锦凌的地方够多了,凤轻尘不想这点小事,也让锦凌出面。

怎么可能。

“不是你?不是你还有谁?凤离族和北陵皇室有往来的,除了我就是你。自从得知大小姐的存在,我就没有和北陵皇室联系过,我想不出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别忘了,你最疼爱的孙儿幽歌,就是因大小姐而死,你肯定对大小姐怀恨在心。”七长老一脸惊恐,说完还重重地点头:“是你,一定是你。战王的死也和你有关对不对?”

遇到符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王锦凌的脚步,只不过在进城后,符临很好心的,让人把这件事泄露给楚城主知晓。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他们这个年龄正值最能吃的时候,别说饿两天,就是饿一顿也难受。

“公主脾气好,人又乖巧,跟在公主身边不用担心受罚。”

如果是的话,那么她不介意,把用在蓝景阳身上的药,用到符临这个添乱的家伙身上。

她知道九皇叔,一定会因她这个未婚夫的存在而生气,可这事又不能怨她,暄少奇又不是她定下来的,他们定下婚约时,她还没有出生,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凤轻尘无视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在崔浩亭对面坐了下来,与崔浩亭对弈……

身居高位,除了会给你带来至高无尚的权势与尊贵外,还能让你游离于规则之外,比普通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是。”下人连忙应下,不敢多呆,转身就走人,全身绷紧,一副严素的样子。

南陵锦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夏太傅没有看到,只继续骂道:“我东陵的女子再不济,也比你们南陵的女子好,至少不会像你们南陵的女子,妖媚祸国。”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凤轻尘压根不提药箱的事情,示意王业牵一匹马来,翻身上马:“王大人,可以走了!”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一上马车,郭保济还能忍一忍,谷主却是忍不了,鄙夷地说道:“老夫行医这么久,就没有见过这么自私的父亲。他真当我们是傻子,那般虚假的话亏他说得出口。”

尸体被白布覆盖,只有手背露在外面,手背长出了尸斑,有处小伤口,此时正泛着白,看上去即阴森又恐怖。

“除了他?你舍得吗?”凤轻尘虽然不知道九皇叔存得什么心思,可看他截下这批震天雷就能猜到,九皇叔绝不是一个安份的人,这个男人有着强大野心和实力。

威胁,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凤轻尘抬头与九皇叔对视:“九皇叔,你这是威胁?”

“你不会夜闯皇宫了吧?”凤轻尘根本就没有指望蓝九卿回答。

狼主嘲讽的说道:“你们凤离族新任凤离王,不仅不是上任凤离王指定的继承人,连凤离王印都没有。这样的凤离王与我们狼族一点关系也没有,所谓的加冕仪式也没有参加的必要。”

凤离幽歌说了半天,见狼主与御尤一点表示也没有,心里有些急。

“你……大胆!”凤离清歌平时嫡女款摆习惯了,在凤离族自小被人奉承,哪受过这样的气。

九皇叔,是值得信赖的选择!

九皇叔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了。轻尘的脚步越来越慢了,九皇叔侧过脸看向凤轻尘,只见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深思。

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路游山玩水,顺带体察民情,符临和崔浩亭几个人也没有闲着,他们已在京城布下天罗地网,紧盯各个嫌疑人,直等各国余孽冒出来,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一窝端……

“师兄,这里是不真得有鬼?”萌宝一进入皇陵,就感觉这里阴森森的,再联想到师兄之前说得鬼故事,萌宝不免多想了。

“雪莲百花膏,武林第一疗伤圣品,可以保证她的伤口不留一点疤痕。”说疗伤圣品夸张了一点,但却有助伤口愈合,用完后肌肤光滑如同婴儿。

是夜,白天的热闹与喧哗退去,整个皇城都透着安静与宁和,可在这宁静的表面下,却是暗潮汹涌。

“哼……果然是想要引我上勾,血衣卫准备这一出戏很久了吧,想要拿我?你们有那个胆子吗?”凤轻尘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完全不在意被人包围。

林大人和血衣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往外走,心中暗想,这姑奶奶又抽哪门子疯,不是来要人的嘛,怎么人没要到,她就走了,难不成真怕他们血衣卫了。

佟珏看暄少奇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突然有些同情他,遇上她们家小姐,这少宫主什么的,注定要悲剧。

如果暄少奇用婚约来骗她,那就落了下乘,暄少奇虽说不是什么高门贵子,但玄霄宫也是名门正派,身为少宫主的暄少奇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骗她,而且古代重承诺,这种事他们不会胡乱说,这可是名声尽毁的事情。

这些人留在郊外,暗中谋划再起之事,苏绾一来,迅速将这一股力量凝聚起来,再加上神秘人的帮助,苏家顺利与当年留下的棋子拉上线。

事情确实如九皇叔所推断的那样,鬼王早就知晓九皇叔与凤轻尘率水军攻打百鬼宫一事。

九皇叔没有理会东陵子洛,依旧背对着他而站,静静垂在身侧的衣摆,无声的诉说,衣服的主人如何的目中无人。

他是真的迷惑了,九皇1;148471591054062叔那天所说的话,和他的态度绝对没有做假,在他以为九皇叔把凤轻尘当玩物时,九皇叔却又做出让他震惊的动作。

瑶华的话,让他有刹那的心动,瑶华是他青涩的爱恋,他对瑶华就算没有爱,也有那份执着在,可是……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凤轻尘昏昏欲睡,根本没有多想,脑袋一点就道:“必须的,你敢骗我,我就敢把你踹下床,哪怕你日后是九五之尊,我也敢。”

“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吗?”凤轻尘双手撑着下额,一副无趣的样子。

商人逐利,他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陈家的礼虽然华贵,可想要让凤轻尘心动还差太远了。

那股力量太过强大,九皇叔和凤轻尘无力抗争,只能任自己跌入冰墙内,在被冰墙吸进去时,九皇叔只能提醒:“轻尘,看好豆豆,别让他走丢了。”

“豆豆,坚持住,我一定会去救你。”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凤轻尘伸手,却什么也摸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豆豆被冰埋。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医生只是工作的一种,而不是圣母,她没有被人打了左脸,还把右脸送上去给人打的高尚品德。

凤轻尘一出去,九皇叔便带她去沐浴更衣,九皇叔明白,凤轻尘医治伤者后,习惯沐浴换衣服。

林大人的话刚结束,又一爆炸声响起,还伴随着房屋倒塌声。

要不是有王锦凌压着,王家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说不定就会利用王家与凤轻尘的交情,对凤轻尘下黑手。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凤离族的女子,天生就患有寒症,虽不会致命,但却会让女子痛苦不堪,而凤离族嫡出的女子有机会得以改善。

想来也是,明明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心里难免会不平衡,有不少妾室所出的女子,就做出了危害凤离族的事情。

蓝景阳为证明九州令牌无用,同时也为给自己立威,思所再三终于决定反击。而反击的第一步,便是断九皇叔的左膀右臂——玄医谷。

那些墙头草、不能一心为他办事的人,他不需要。但九州令牌他一定会握在手上,蓝景阳自诩嫡系又如何,没有九州令牌也只有连城那些老家伙会忠于他,外人谁还把他当一回事。

在王家,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但绝对实用,经此一事,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这也就是对凤轻尘,要是别人问,九皇叔根本不会解1;148471591054062释这么多。

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云家今非昔比,他自顾不暇,哪里心情管王家。

至少他们就没有诊出来,再说了,娘娘真要早产,皇上你也进不来吧。

“轻尘,你要不高兴,再砸我一次也没关系。”将枕头放在凤轻尘的身边,九皇叔心里都是暖暖的。

当天,蓝九卿便离开了连城,朝武阳县赶去,连城主知道蓝九卿去做什么,并没有不满,只是心里稍稍有一点忧心。

一个晚上的时间,凤轻尘认为她可以躲开这十二人,可暗卫却不这么想,为防万一,暗卫潜入房内,给紫情十二人下了更重的迷药,足够她们睡上两天。

他们身为孩子的亲生父母,肯定要比王锦凌那个义父,享受更多才是。

“只是什么?”王锦凌就知道,奶宝还有后招在等着他。

这个孩子,这几天真心受委屈了,能忍到现在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只是,父皇说,我回宫后,也得给他洗衣服,而且还要十倍。”奶宝说完,就看着王锦凌不说话……

相比,她画得的确不能见人。

“美什么美呀,方方正正,冷冷冰冰,没一丝人气,这什么破房子呀。”王七一脸得意,但嘴上却说得谦虚。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凤轻尘,这个如同脚下尘的女子,就有左右东陵未来的本事。

九皇叔的周身散发出的杀气,让他害怕,他根本没有再战的勇气。自从他从地下陵墓走出来,他就再也没有过体会过,什么叫害怕,可面前这个男人,却让他再次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害怕。

说话间,自己则提剑上前,挡在九皇叔的面前。

暄少奇靠在身后的尸体上,听到秦宝儿这话,整个人都懵了。

“惊云哥哥,你怎么可以伤九卿。”秦宝儿冲过来,就看到这一幕,不顾身体的虚弱,火急火撩的跑上前:“九卿哥哥,你没事……”

“那就好,惊云哥哥,你扶我起来,我们去找九卿哥哥,他这样太危险了。”秦宝儿一脸担心,步惊云也担1;148471591054062心九皇叔的情况,可他根本不敢靠近,他怕看到九皇叔责怪失望的眼神,现在有秦宝儿这么说,他便顺势搀扶秦宝儿过去。

孙思行一进来,就看到凤轻尘这个无良姐姐在欺负凤谨,孙思行连忙上前,从凤轻尘手中抢过凤谨:“师父,凤谨还小,你不能这样欺负他。”

可听凤轻尘的意思,是不许他们看了。

想到自己打算纳这个麻烦的女人,东陵子洛又是一阵头痛。

既然这洛王好奇,她也就不藏私了。

东陵子洛早就痛的麻木了,针扎下去后并不痛,虽然他想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奈何凤轻尘挡住了。

难不成,凤轻尘要当洛王正妃?

以前不可能了,现在更不可能……1910见面,天塌下来我顶

至于王锦凌?

敏夫人说这话时一脸坚决,服侍她的下人绝对相信,敏夫人一定做得到。

哈哈哈……端亲王大笑,嚣张离去,留下气得全身颤抖的长公主,在原地大发脾气:“啊…啊…啊。小五儿,你给本宫站住,本宫要杀了你!”

凤轻尘抬头看了端亲王一眼,端亲王面上没有表露任何情绪,唯有那双眼,明显是流过泪。

相信?

可惜,凤轻尘并没有领情:“多谢九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