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址 > 第102章:才气过人

第102章:才气过人

圣安娜网址 | 作者:双子星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知道你会过来找我,所以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往回赶了。”他看也不去看她,直接将手中的样板图样往办公桌上一丢,兀自去解自己衬衣的领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可是登陆密码是什么?难道是他的生日?

“是么,我正打算出院了。”

******

“啊!你……”她张嘴想要尖叫,可是这突然睁开双眼的男人似乎早料到了她的反应,已经先行一步欺压上来,狠狠攫住她的双唇。

裴淼心拿着汤勺舀粥的动作一顿,不过半秒,立时又微笑仰起头来,“您也知道他工作到底有多忙,听说‘宏科’现在正在积极向海外扩张,他平常那么忙,现在又这么晚,我自己能过来,干嘛还要麻烦他啊……”说到后来,她的声音轻得自己都快听不见。舒玲玲冷冷一哼道:“这女人跟对了男人,还就是好啊!”

“曾经,在这里,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都好,我同大家是工作愉快的,还是不愉快的,从这一刻起,请都统统忘掉。”

一想起这事儿她的心里就十万个不舒服,想是跟自己的老公在家里亲热,还时刻被人这样监视和偷看,这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怎么想都会不舒服。

那些年,是他亲眼见证着母亲如何一步一步斗正宫耍心机,最终逼得曲市长离婚与她结婚。那些年,他也一直充当着母亲用来讨好曲市长的工具,尽力卖萌,发奋学习,一切一切都只为向曲市长证明,他是个值得骄傲的儿子,他理应得到暴露在阳光下的机会。

曲婉婉仰头去看楼上的夏芷柔,就见她抱着孩子站在那里,面上的表情阴阳怪气的,当真让人看不透什么。

曲婉婉怒瞪着他的眼睛,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道:“无耻!”

裴淼心背靠在店门口的墙边,听着听着,还是任那突然而至的雨水,淋了个狼狈。

然后她会点头,说:“嗯,芽芽想不想要他回来?”

“曲先生,好巧啊!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呢?我到现在都觉得好开心,谢谢你打我这一巴掌,让我看清楚我是谁。那么现在,你可以转身从这里走出去,再顺着走廊回到你本来的房间,不要再呆在这里。豪哥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不管你们之间谈什么生意,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请你,出去!”

车子一路呼啸而过,到了梁家那栋气势恢宏,堪称王府工程的“沁心园”大门口时,电子遥控的厚重雕花镂空大铁门缓慢地向两边敞开,完全显露出从正门口一直长长延伸到主园正厅门前的六条绿化带。

“可是‘摩士集团’不是‘宏科’的第二大股东吗?如果他们的真的是对头,‘摩士集团’干嘛还要注资‘宏科’,成为它的第二大股东?”

一群人顺着八点多的石子路下山,看着这时候才要暗下来的天色和各类装饰品小店里来往穿梭的人群。

她侧眸之后转身,没有交代没有再多说一句,寻着来时的路匆匆,拼命跑了出去。

苏晓惊叫一声快速冲上前来,试图去扶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的易琛。可似乎被什么东西蒙了大脑的曲耀阳扑上去又是一拳。苏晓吓得向后退开了一些,试图去拉裴淼心过来却才发现她的手臂仍被曲耀阳箍在那里。

走过去将其中一张纸捡起来看时,上面是已经成型的一副设计作品,设计的每一个细节处都被她用箭头标明,包括用什么材质什么方法制作,她全都进行了标明。还有旁边的一本杂志,不像是国内的什么杂志,到像是国外的名流专访,且全是英版面。

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

曲市长手中一只香烟,状似无所谓地吸了一口以后才道:“那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裴淼心在电话那端破涕为笑,抬手用手背揩过自己的眼角,“苏晓你要是个男人……”

他笑着张嘴去咬她耳垂,“那我就愿意宠着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坏蛋,我爱你们。”

也不知道着夜究竟是怎么了,格外的漫长,格外的让人口干。浓烈的酒精和饭桌上够筹交错的呛人烟味都让他觉得心乱无比,这夜里他早已累得不行,想要躺下好好休息。可是上楼了下来,下来了又上去,如此反反复复,恰到现在,他只想喝水。

他一说这事她就不高兴地用力甩开他的手,认真吃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沉静得好像之前的亲昵还是她的笑声,全部都是他的一场幻觉。

他快步追上转身朝客栈走的裴淼心,情绪波动到胸前起伏不断,“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眼看着曲母跟曲市长一块进了房间,裴淼心仍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定是还发生了一些什么,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东西,所以才不让她到医院里去。

“没有!臣羽哥你如果消息灵通的话就应该知道,夏芷柔她怀孕了,而且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耀阳想要接她进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又何必继续横在这里破坏别人的幸福是不是?”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啊……不要……”她深呼吸着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太过生疏的姑娘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反而在漫长的折磨中渐渐适应起来。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他回头,是“摩士集团”的梁冠东董事长。

“沁心园”的前门花园里,曲婉婉才扶着裴淼心出来,后者便微笑着挣开,“婉婉,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刚才让你受惊,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曲臣羽推门走进卧室,先将自己手上的腕表摘下再摘袖扣,裴淼心见他一个人不好弄,只得快步到跟前,帮他把袖扣处的那对铂金袖扣取下来放在床头。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其实认不认可也没有什么关系。”裴淼心的话让他一怔,就见前者娇红着一张脸道:“大叔,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可是你妈妈说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虽然我从前并不怎么了解和明白她,可是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心你,并且想要维护你。”

果然,这小女人聪明得,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待着去。”万晓柔怒瞪完陈妈,又去看曲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你现在特后悔当初赶裴淼心出去,让我进门吧!可是就算她现在做了你的儿媳妇,她也帮不了你。你从前到现在对她就没安过什么好心,我要是她,早巴不得谁赶紧把你弄死了得了,就算她知道了我威胁你,她也绝对不会帮你的,你省省吧!”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裴淼心还是一脸抱歉的模样,“我刚才不是说我相信你吗?我挺相信你的。”

裴淼心本来不意去管这闲事,且看曲耀阳又是虎着脸不快的,更何况这是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事儿都轮不到她管。可是,聂皖瑜从身后抓着她的手心却是极烫,即便隔着层层衣衫,依然滚烫得,令她的心灼热到难受。

裴淼心再要接话,曲臣羽的手提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车你可以买,但是话我可给你放在这儿了。你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什么都不做不行,要么赶紧去把公务员考了,要么就到我公司来……”

“你是因为真的觉得肚子饱,还是因为那粽子是我剥的,所以你才吃不下去?”她的明退暗躲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转变,为什么凭的让他心烦意乱?

“还有芽芽的事情,婉婉过几天期末考完了就会放假,白天我不在家里,也有她帮忙照看着,一个礼拜不会太久,我希望你速去速回,明白吗?”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可是爱上了又能怎样?

不行了,身体有些发烫。

裴淼心迎着窗外的日光将电话接起,“喂?”她跟他早就没有什么好说。

“我刚刚才下飞机,几乎是在那边落地之后接到消息便立马又搭返程的飞机回来的,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生气,我头很晕。”他将她拒绝的话直接打断。

裴淼心赶忙拍了拍门板,“婉婉,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里头?”

“等等。”裴淼心怔然,“易家不是还有一位继承人吗?易琛,他后来没跟汤蜜回公司吗?”

洛佳越说越是兴奋,兴许是喝高了的原因,早便忘了什么叫“顾忌”。

曲母的话让裴淼心顿觉有些难堪,但还是忍着气回身,蹲下来同芽芽好好说:“芽芽,你还是不是麻麻的好孩子?”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

也不知道怎的,脸上冰冰凉凉一片,抬手一揩,她才隐隐觉得,是不是又下雨了?

裴淼心赶忙在裴母将话说下去之前轻声打断,“妈,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今天我结婚,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情?”

她的短信没有回过来,大抵是真以为他的凌晨会有会议,所以早早就睡美容觉去了。

她的背影一晃,强撑着回转了头,“还有呢?你还有什么想打击我的话,全都说出来我听听。”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曲耀阳的脸色微沉,“我没有说过不可以,只是现在不要,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再照顾多一个孩子。而且军军这件事情,轻易没有人敢告诉他们。这几年我爸妈是不待见我们,但他们为了孩子,已经在试着接受我跟你之间的关系,虽然军军是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但我们既然领养了他,对他也是有责任的,难道照顾好他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等等!”此时的裴淼心顾不上自己现在每穿衣服,半个身子藏在浴室门口,厉声质问:“是谁让你们进来的?我还没有起床你们就闯进来,到底还有没有礼貌啊?”裴淼心冲他勾唇笑笑,“没有,不想丢你一个人在外面,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好多想要解释想要呐喊着说出来的一切他全都说不出口。他甚至看到病床上沉痛闭上双眸的臣羽只安静了不过数秒,还是轻声对医生道:“好,我知道。”

他这样一提醒她方觉得怔然。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我到并非想要再找人帮他,我这个弟弟,从小比我跟臣羽都要幸运,含着金汤勺出世,闯了祸也有人为他善后,又有我爸妈无条件地那样宠着,确实是给他养成了一些不好的毛病。”

如果就连自己也能知道,那是不是除了肚子里这个刚获得的孩子以外,她还能在这个家里巩固住自己的地位,再不怕任何人来犯?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洛佳激灵了一下,招了招手说:“朗少,还搁这待着呢啊!”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裴淼心不解,还是狐疑着伸手接过,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装着一只铂金的细长链子,链子下面坠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铂金链坠。

他的眼神有些受伤,说:“你好歹还是学艺术设计的,说出来的话怎么这样不堪?”

他忍不住勾着唇去掐她鼻头,等到她彻底喘不过气来时,才突然松手,重重吻上她的双唇,“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说吧,你想要我身上的哪儿?”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他隐隐觉得像是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可是事情没到最坏的一步他仍然不打算说破。

“你……你这混小子!”曲市长就差跳起来,直指儿子的鼻子道:“好,好,现在人都已经出事儿躺在这了,这时候你再来追究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枉你经营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现在犯了错误也出了事儿了,不只不想着安慰人皖瑜,也不想着对你聂伯父聂伯母承认错误,我、我曲成益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吴曦媛也顺势瞄了眼司机,问裴淼心:“对了,‘心工作室’那边已经招到了新的高定设计师,什么时候你回去见见去?”

“你是担心现任高定部的主管eric会生异心?”

他知道她找不见她了。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裴淼心有些吃惊地看了看芽芽,又去看那只巨大的卡通熊,却见那卡通熊手中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递到她跟前的时候还做了几个特别可爱的动作。

“唉。”

“不要担心,如果晓之以理不行,咱们就动之以心,回头我同我哥说一声,让他同她讲讲,别总把对大人的气撒在孩子身上,说些有的没的。”

不知道怎么的心头就有些堵,那女孩身上系着花布的围腰,从厨房里边端了菜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沙发里的两人,微笑冲他们点了点头。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好好的谁又甩了脸色给你看?你说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的事了,我让你的也都让你了,同样一件事情你总要翻来覆去的说,你在孩子跟前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她一句话让他有些哑口,唇与唇差之毫厘,只要他们中一人靠近,就能轻易贴上对方的。

姑娘们哈哈乱笑得前仰后翻,一个个地起哄:“亮啊!亮!你们现在就亮,姐姐们吃的盐比你们吃的饭还多,还怕你那小茶壶啊?亮!”

那哥儿几个早急得冒了一身冷汗,说:“**,二少你都上哪去找的这些孽障啊!亮剑都不害怕,这让哥儿几个以后还怎么混啊,啊?”

他的心又似拧搅般疼痛起来。想要走开,到酒店外的阳台上去清静清静,可他偏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僵硬的,像被焊在椅子上一般,不论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得,他的眼神竟是一刻都离不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