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7924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8章:拒谏饰非

哒么哒么 79244

“到了。”车子停在一白色的建筑门口,蓝弦下车看着上面挂着xx疗养院的招牌,一时间感觉自己手脚冰冷。

莫庭冷笑一声,他不说并不表示不知道,老爷子喜欢在他和莫放身边放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karl后悔死了,好好的来凑什么热闹,这下好了,没事也变得有事了……

可在莫庭转身出去的刹那,莫老爷子的眼中却闪着失望之色……

“阿末,顾子寒说的没有错,蓝弦的确不是星娱捧出来的,真的不是我捧出来的,她大爷的,蓝弦她莫名其妙给老子红了……”邵阳一边哭一边骂着。

“你先出去。”蓝弦死咬着牙。

当然,众人不担心《神之子》的票房会差,毕竟这部电影有墨云天,墨大神出演……

毕竟众人很明白,第一天的高票房完全是因为墨大神的那份声明,而第二天吗?就得要看观众的评价来带动了……

“他听不到,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莫庭淡淡的解释着。

因为昨天晚上《无可救药爱上》正播到蓝弦被雨淋的那一集,而这一集收视率突破了十个百分点……

薄薄的纸上事着笔墨香味,很普通的一张白纸,可是一看到上面的字,莫庭的脸色瞬间惨白。

导演一看这情况,立马抢过话题,转移众对蓝弦的关注,记者们也相当有眼色,看导演这架势也立马去采访该剧其他几个演员。

感情什么的最是麻烦人了。

明星想要在这里办什么庆功宴之类的也得看那明星够不够份量,一般的小艺盛世皇庭根本不看在眼里,钱再多也没用,盛世皇庭最不缺钱了……

“他们真的这么说吗?”蓝弦的声音带着空洞的悲伤,双眼微微合拢,融柳,你还在期待什么,你第一天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这样的吗?

“当然。”蓝弦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出卖自己。

“蓝弦,那么你应该明白x导演手上那个片子就不会到你的手上,你失去了一夜成名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片子的份量,白雪绝对不会拉着蓝弦来这里说这些话。

莫庭此言一出全场皆静。

给读者的话:

这这怎么可能?

“那对你个人来说呢?”记者见颜末回答,跟着追问了起来,一副八卦沸腾的样子,至于会不会对死去的融柳不敬则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

“出来吧,我的蓝大小姐。”莫庭不顾形象,直接摔倒在蓝弦的床上。

蓝弦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头等舱只有她和莫庭两个人,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浮云朵朵……

“风子,叫人。”莫庭从来不是有勇无谋之人,他闯上去救人,而这边也立马叫风子把他的人叫来。

众人摒住了呼吸,摄影师的镜头也没有办法动了,看着月下的蓝弦,他们似乎看到了融柳当初拍这个镜头的感觉。

呜呜呜……好心痛呀。

如果不是顾忌这是r&m集团的秀,不是顾忌莫庭认真的程度,这些模特肯定会不顾秀场,在t台上搔首弄姿以便吸引莫庭的注意力。

“蓝弦,你决定了吗?”白雪略一犹豫,对于那个坏秘书的角色白雪也是欣赏的,这个比较挑战演技,也能显示蓝弦的与众不同,不然白雪不会将它挑出来。

《无可救药爱上你》告诉我们,离开了学校,混在社会,爱情会有的,面包也是有的。

蓝弦她坚持住也熬过去了,在这浮华的名利圈中像蓝弦这种有自我坚持的人并不是没有,但是幸运的却只有蓝弦一个人,其余人要么被这个圈子淘汰,要么就与这个圈子同流合污。

真名和艺名居叫蓝弦,今年十九岁,与公司另外两个年龄相当的女孩子弄一个三流没品的组合。那个个组合名极土,好像叫三叶草还是三姐妹的,就是三个小女生唱唱跳跳耍白痴的那种永远无法红的组合……

不过蓝弦也不是那种吃了亏不还手的人,将手机拿开,任对方骂……墨天王!是墨天王耶!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人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看着这些支持者们如此理智的行动,蓝弦是感激的,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再添上丑闻。

宁可得罪百位君子也不得罪一个小人,蓝弦深谙此道,面对剧组的这些助理,蓝弦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管他们什么态度。

男人呀,真是悲哀,饶是英明睿智如莫庭也抵不过自己的浴望,想与不想又如何,最终还是本能主宰了自己一切。

记者招待会后,蓝弦就被闲了下来,她之前的工作通通都被叶灵取消了,而她的新纪人也没办法这么快就帮她接工作。

“蓝弦,我们走运了……”白雪激动一把将蓝弦拉进办公室,嘭的一声就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了。

蓝弦,你是不是偷偷躲来激动去了鸟?

“只有你有钥匙。”蓝弦任莫庭抱着,熟悉的气息,让蓝弦不由自主的放松,伸手打开壁灯。

王亦诗一句“感激”的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蓝弦的嫉妒,蓝弦身后都有一个莫庭,大手笔的为她出动部队,干吗还要来和他们这些小人物抢一个角色……

当两人走出来时,没有任何意外,让全场的记者们再次惊讶了一把。

“天啊,好神奇呀……”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你,蓝弦,你就是我们要……”

邵阳不只一次想着,背地里动点手脚,让莫庭把蓝弦甩了吧,可又实在不敢下手,万一出了点儿意外,泄露出去了,星娱就不用混了,他也准备蹲监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白雪终于翻身了,昔日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哼哼……

“白大经纪人,你这不是酸我们两个吗,叫我们名字就好了。”两人一脸的笑意,那一姐看自己投怀送抱被我拒绝了,心里恨不得咬死白雪这个死胖子,可脸上却是笑的越发的友好了。

众人看刘亦诗与蓝弦的眼神变了又变,圈子里的人都不太相信莫庭为会了蓝弦这么一个新人出手,只是有着绽放的合约着,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灰姑娘变白雪公主?

王亦诗的丑闻爆出来,最大的得利者可是蓝弦。蓝弦不仅一扫之前丑闻的影响,好莱坞那个角色,也没有人有能力与她一争了……

借《神之子》的上映,和好莱坞选角风云,也许蓝弦的演艺事业,又能再创新高了……采买完了衣服,蓝弦直接打电话给白雪,让白雪给她安排住处,她不住员工宿舍。她也不想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她是全新的蓝弦。

白雪听到这样的话沉吟一刻道:“那好吧,我回去和公司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角色。”

融柳的事再次提出,看到大牌明星光鲜后的悲哀……前两章主要是写蓝弦引得注意,受公司力捧,有点无聊……蓝弦的魅力就在于她总是不断的给人惊醒。

她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不能有一丝的嫌恶与烦感,她怕莫庭那只狐狸发现什么。

莫庭那么爱护他的弟弟,如果发现蓝弦就是融柳,到时候莫庭怎么可能会放过她,一想到这里蓝弦就更加的头痛了,也坚定了离莫庭远一点的想法……

别看白雪如此彪悍,但是,但是他要是碎碎念起来,那是相当恐怖的,连没有人可以管得了的蓝弦也乖乖的不敢说话。

给读者的话:

震惊的何止墨云天与简大,蓝弦自己也震惊了个半死:“莫庭,你怎么会在家?你怎么进来?”

白雪远远看到蓝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再看被众多制片人和导演围攻的莫庭,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

“蓝弦,怎么了,躲在这里?”白雪从侍卫手上拿了一杯酒,就坐在蓝弦的身边。

三叶草,不仅有三个颜色,还有三个不同个性的女孩子,可惜他们出道两年却一直红不起来,而红不起来的原因所有人都认为是蓝弦的错,这个除了卖脸,什么都不会的蓝弦拖了组合的后腿。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好莱坞来大片大张旗鼓的来华选演员,他们不会拒绝潜规则,但是他们要求选上的人必须有那个实力。

莫庭看到来人谄媚的样子,如若是平时他也许会应酬一二,可现在他真没有那个心情,将手中的钥匙朝风子秘书手上一丢,无视金碧辉煌老板伸出来的手,冷冷的道:

虽然媒体一直有报道和影射金鸡千花奖,但是蓝弦却从来没有说什么,这是她第一次公开表达对金鸡千花奖的不满。

蓝弦这份声明可是重磅炸弹,在圈内圈外都引起了极大的震荡,圈几很多艺人都纷纷表示对金鸡千花奖的不满,而同时金鸡千花奖各种操作内幕也被有心人士给暴光了……

话说,蓝弦也不想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的事情,害人家辛苦拿的一个奖,变成了累赘,而那个女艺人也不容易,蓝弦本着能帮一把是一把原则,拉了对方一下……

要知道现在蓝弦可是公司力捧的一个艺人,有墨天王不否认不承认的态度,再加上《无可救药爱上你》的火热,都让蓝弦成为星娱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公司的摇钱树……

蓝弦摇了摇头:“有一点紧张。”十指已是冰冷。

莫老爷子也不在意,很随意的问道:“蓝弦,你当演员是因为什么?为名为利?”

呜呜呜……他是这个世间最苦的秘书,他要去告状。

趁现在莫少陷的不够深,赶紧的吧,要再出了类似莫二少的事件,他也就玩完了。

各个报社,没有直接指出金鸡千花奖不公平,但却纷纷影射着,而报纸不敢说,网络却不同了。

“出去吃饭?”蓝弦反问,莫庭是不是抽风了,他真当那些娱乐记者不敢报道他的事情吗?以前不报道是因为莫庭不和女艺人扯,现在扯上她那绯闻可是可以满天飞的……

“侨恩,绽放的宣传照都拍完了吧。”莫庭这话问的无意,可却让侨思警觉了起来,想也不想就摇头:

莫庭不想问,问出来会失风度,可看蓝弦与墨云天瞬间亲切起来的样子,不得不说心里有几分酸……无论莫庭有多么的愤怒,蓝弦要去美国拍戏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无法改变……

蓝弦,她什么都知道……

“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蓝弦立马起身。

而他莫庭无法接受,他的女人被人如此轻视……

“各位继续看秀罢,我只是来看秀的。“

莫庭,我要让你看到,你的眼光真的不好,这个叫蓝弦的女人不值得你花时间。

墨云天与蓝弦两人在《神之子》中的剧照也不停的流出,男的俊,女的美,两人站在一起出奇的相配……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老爷子要是认可了蓝弦,那么打蓝弦的脸,就是打莫家的脸,老爷子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莫家不怕,但是蓝弦在那个圈子却是不会好过……

“没事,大家继续看吧。不得不说蓝弦的演技真的很精湛,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lisa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某个空间。”星娱一中层出来打圆场了。

一集四十五分钟,很快就播完了,众人踩着广告休息一伙后,又开始看第二集。

“什么公司?”蓝弦兴趣缺缺的问着。

“r&m?”蓝弦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很快就回过了神了。

“死丫头,爷爷才不会高兴死。”楼子楼楼主,幽冥手,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神出鬼没的突然站到了二人面前。

“去吧,爷爷没事。”自己的孙女自己清楚,他不过是说说而已。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原来,死亡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可怕,至少他现在除了觉得身后那地过于冰冷外,就只感觉到轻松,从未有过的轻松,闭上眼,想着自己这一生,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她,那个洒脱、淡然的女子,那个被他亲手推开的女子。

他该明白的,他与皇兄的不同之外就注定了他的死亡,没有了父皇的宠爱,他就什么都不是,而皇兄不同,即使没有父皇的宠爱,依旧没有人敢动他分毫。

谈正事吧,这些日后有的是时间谈。

听到了吴清的话,轩辕晗的心再次沉落,那包扎好的伤口感觉越来越痛了,知心她?

知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把你从过去找回,那个吟诗浅笑,那个悠然自得的才是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像在青州那样噙着一抹自欺欺人的笑无欲无求的过着日子。

对,他也是故意的,宇府是吗?这宇会虽奢华,但也值不了多少钱,以宇家的财力,再建十个百个亦无妨。

“你们是谁呀,一大清早的。”

“我的知儿想到什么了,说给本王听听?”看着眼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知心,轩辕晗心情很好的说着,他现在当然心情好了,知道自己的腿能站起来,他看什么都觉得高兴。

如果,如果那秦知心真的没有治好他的腿,那么就别怪他心狠了,秦知心,你要是没本事让本王的腿站起来,那么本王就让你用双腿来偿,今生本王要让你死不如此。

“可是,知心……”一脸的欺待看像知心,他真的很想和知心一起过年呢。

(阿彩没有走小白路线呀,这只是一个过程,亲亲们,总不至于永远不停的争斗吧与纠结吧,让知心一段幸福又平静的生活好吗?阿彩保证,再几章,晗与知心的纠缠就要开始了……期待吧)站在那里的轩辕曦搜也不是,不搜也不是,搜,看轩辕晗如此信誓旦旦的样子,想必他肯定早已把秦知心藏了起来,这太子府绝对没有人,他搜不到;不搜,那今天自己不是白来了,轩辕曦气愤不已,总之,他慢了一步。

恩,该怎么说呢,人生是有太多的巧合还是太多的错过呢?轩辕曦前脚刚走,知心后脚就踏入了轩辕晗的房间,知心过来是来看轩辕晗的伤势的,不管怎么说,轩辕晗都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知心在房间想了很多,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想着郑怜心的疯言疯语,越想心越不能平静,只好出来走走,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轩辕晗的房门外,于是乎,决定进来看看他了。

知心一直认真而专注的做着这些,此时的她只把自己当成医者,小心意意的处理着伤口。

“你是说,朕的儿子,一去就遇上了天灾。”恶狠狠,只要那大臣点头,那大臣的头可能立马就保不住。

最主要,秋季,益州怎么可能会在秋季发生瘟疫,然后会是某运不好与什么司天之气相矛盾。不,对于后者,知心不相信,比起这个,知心更相信那是人为的。

唯一,唯一睡的香甜的竟是引起这撕杀的主人,睡到夜晚才醒的秦知心。秦知心也算是个能睡的祖宗呀,从白天回来睡到晚上,醒了之后吃了一碗鸡汤,用一些饭菜,但在小依和小琳的伺侯下,洗了个澡,两个丫鬟原本还打算留在房内陪主子说说话,她们贴心,知道知心今天睡了一天,定是睡不着,哪知,这秦知心却把这二个赶了出去,换上中衣准备就寝。原本秦知心只是打算一个人躺着,慢慢的回体和感受轩辕晗对她的好,以急,她今后要如何爱他之类的,可不想,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秦知心以为是自己还没休息够,却不想,那是因为轩辕晗给她的鸡汤里加了无色无味的带有安神功能的药,如果平时秦知心也许还能察觉出来,可是今日,一个是她太累了,二个是她太相信轩辕晗,当然,当时她太感动也是有的。因此,一夜好眠的秦知心,丝毫不知那一夜是如何的血雨腥风,她的世界因这一晚已变天了。

“本宫倒是想像父皇求情,但就怕这事不是本宫求情那解决的”

黑言舒这话惹怒的不仅仅是闻人靖暄,轩辕晗也怒了,不过他依就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了说着“黑族族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的地盘又如何?你当我们就敢吗?”

“知儿”

“到时候,你放她一命,也就是了,秦府的人,一个不留,但你可以饶她一命。”司徒大将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但心里另有盘算,这个女子已隐隐动摇了晗儿那走向最高位的心,这个秦知心是无论如何不能留的,留了,她只会是晗儿的弱点。

“好美”站在知心的那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那不远处的片片枫叶,红红的枫叶堆积在一起,火红一片,甚是美丽。

“姐姐,我真的舍不得你走。”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韵琦,你看看这个男人?这样的一个男人,你怎么可能会嫁。”恩,大哥,你终于明白,人家韵琦是自愿嫁的了。

“爷,太子妃,你们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救你们上来。”吴清赶紧起身,扯下腰间的腰带与外套,把他们绑成长条。

“是,爷”虽然吴清想先将轩辕晗带上去,因为轩辕晗在这里多吊一刻就多一份不确定,多一分危险,但吴清知道,如果太子妃不先上去,爷是不会放心,而且依他们的情况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知心带上去,减轻轩辕晗的负担。

下朝后轩辕晗约郑国公在京城第一大酒楼满情楼商谈一下事情,郑国公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席间二人相谈甚欢,对于如何打击曦王府,如何壮大自己的势力等等问题,郑国公是说个不停,许是因为自己的孙女总于成为太子妃了,或是离自己的目标更进了,郑国公今天是显得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豪爽,许是轩辕晗今日的举动和轩辕晗的态度,让郑国公认为轩辕晗没他不行了,郑国公到后面居然真的摆起长辈的谱把轩辕晗真正当个晚辈在教导了,轩辕晗也不恼,对于郑国公的自大,他一直不温不火的再给他添上一点。一个时辰后,郑国公终于尽兴了,放过了轩辕晗,二人准备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