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7924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3章:不辱使命

哒么哒么 79244

秦钰抿唇,“但即便是怕打拖延战,如今这半个月的拖延也至关重要。北齐王出京,亲赴战场,雪城出兵,前后夹击,我们不拖延的话,恐怕抵不住两方的攻城,就算抵得住,也是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进了将军府,关上府门,关了房间的门,易容成秦铮和谢芳华、侍画、侍墨的人以及没易容如假包换的小橙子立即给秦钰见礼。

    谢云澜失笑,点了点她额头,也就任由她了,自己站起身,去了床上,脱了外衣躺下。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你在无名山待了多年,本座的声音你听不出?”冷木的声音嘲笑,“持奉那个笨蛋说你心狠手辣,极有本事,如今在我看来,是他没本事吧?本座看你好拿得狠。”

空白的密旨,有许多个意思。可好可坏。

这样的早上,安静和美好。

侍画不再言声,陪她在一起等着。

临汾桥已经修筑完成,谢墨含向京城递了折子。秦钰批注,代皇上传旨,召他回京。

另外,言宸在一旁看着她的药膳和用药,免得她多思多虑,再加之京城最近太平,除了秦浩和卢雪莹一些传言趣事儿,到没别的大动静。所以,谢芳华也没什么好多思多虑的。

燕亭身子一颤,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来源,看向永康侯,永康侯瞪了他一眼,他收回视线,又看向谢芳华,片刻后,垂下头,跪在地上叩拜皇帝。

“这个混账小子”英亲王听罢骂了一句。

不是生,就是死。

这时,秦钰带着人马也冲过了山坳,来到了面前。

孙卓闻言看向谢芳华。

“这大雨冲刷得干净,他身上的血迹都没了,小王妃又是如何看出来的?”一名仵作道。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谢芳华动作一顿,目光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她自然有心愿,她的心愿就是这一辈子好好地守护住忠勇侯府,哪怕是南秦这个王朝倾塌了,忠勇侯府也要完好地存在。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谢芳华仿佛没听见,头也不回一个。

“你放得干柴太多了,拿出来!”秦铮道。

“走,你带我去找它们。”秦倾立即吩咐听言。

喜顺醒过神,想着以前听言和小王爷住在一处时,也是一起用饭,但是听言的身份是清河崔氏的长公子,虽然说是二公子的书童仆从,但到底明白人都知道,那也是位主子,不乱了规矩。可是如今这些人,除了玉灼外,都的的确确是仆从。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nbs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如今短短数日,自然是没办法肃清整个谢氏。看来待回京之后,要加速对谢氏的整顿了。

一行人再不理会,向来福楼走去。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据说是昨日夜里。都睡熟了,无人发现。”大长公主道,“今日清早,庵中的姑子才发现了。”

燕岚也看着大长公主。

忠勇侯府钟鸣鼎食,前世给谢芳华请的女教习虽然不如宫里皇上给公主请的教习有名,但也是学艺高绝。她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本身就有天分,不像是侍弄花草,半丝天分也无。所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了她骨子里,虽然放置了多年,拿起来也不难。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记不清楚就想,想到你都记起来为止。”秦钰道。

郑孝扬拿眼睛斜李沐清,见他没动,他也没动。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秦钰揉揉眉心,沉思片刻,“怜妹妹说她怀孕两个月了?”

英亲王妃若不是顾忌他是皇上,早一巴掌对着他脑袋打去了,瞪着他,“若不是有人说,我能来问你吗?华丫头和铮小子都大婚多久了?怀孕了有什么稀奇?”

殿内,秦钰左相永康侯范阳卢氏的几位老者都一一在座。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秦钰疑惑,“刚刚仵作验尸,将韩大人全身上下都验了,若是有针眼,应该也可以发现。”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一行四人进了密室。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这自小养成互掐的习惯,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哪怕秦钰做了皇帝,秦铮在他面前,也是一个样。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管家一惊。

秦铮嫌恶地道,“爷要一辆破车做什么”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是。”翠荷垂首。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老一辈留在朝中还没退下的人也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还有筋骨的人觉得自己还有用处,待等皇上打完了这一仗,再退下也不迟。

“打仗是军队的事情没错,但是背后的很多东西,还是要靠擅长的人来做。”谢芳华微笑地看着他,“到时候你就知道,谢氏暗探有多大的用处了。你可不要小看我手中的这张牌。”

“朕不盯着你,你死了的话,我有多少百姓又什么用我这个九五之尊坐着有什么意思”秦钰也怒了。

侍画闻言点头,在谢芳华身后小声问,“小姐,还用去英亲王府告诉王妃一声吗”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听言,去将窖里放的那坛翠烟轻拿来。”秦铮对外面吩咐。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右相摇摇头,“老臣累了,早就有此心……”他说着,气力渐渐不支,本来还想说什么,便长话短说道,“老臣此生,有子沐清,是我之幸。万望皇上……以后善待……唯吾所愿……”

谢芳华看着她,见她虽然猜到了,但是脸色在她点头后还是变得白了些,她一时有些心疼,金燕今日见了她后,拽着她的衣袖说她瘦了,可是她难道不知她自己更是瘦了许多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也对”言宸忽然笑了,“进宫就进宫吧没有万全之策下,只能进宫,以不变应万变。我也随你进宫。”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林七从小就被卖入英亲王府,因八面玲珑,行事激灵,懂得看人眼色,所以得大总管喜顺的喜欢认了干儿子栽培,自然得了几分识人的本领。那次崔意芝刚踏入英亲王府的门,他就晓得这崔二公子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皇上亲自会面,他肯定是要入朝为官的。他往厨房瞅了一眼,听言那小身影正在杀鱼,想着同是崔氏嫡系一脉,这听言是看不出半分长公子的派头,比那崔二公子可真是差远了。暗暗替他叹了口气,荣华富贵嫡出身份不要,偏偏喜欢做小厮打杂。

谢芳华忽然想起了燕亭,当初皇上也是打算破格提拔燕亭,免除考校的,不知要给他按在什么职位上。只是可惜,那步棋皇上还没走,燕亭便离家出走了。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这两孩子进屋之后竟然不出来了。”英亲王妃在画堂一转话音,说了一句。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她记得昨夜她睡过去后,他是隔着被子抱着她的,如今却是两个人盖一床被子,被子里的温度不是那么灼热,温温暖暖。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