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宿主很敬业:第95章:曲里拐弯

戏精宿主很敬业 作者: 海落未央

“轰!”

宋状师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可此时人在大理寺,他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希望凤轻尘能早点来。

“十个。”开春后就是东陵第一届科考,除了各地县式层层考上的学子外,还有世家特有的名额,世家子弟凭这个名额,可以直接参与科考,不需要经过层层选拔。

京城流传,九皇叔俊美无双,风姿过人,可真正能见到九皇叔的普通百姓却不多,至少这些学生就没有见九皇叔。

煽动份子见这些学子被九皇叔震住,心中暗骂他们孬,不得已只好自己做出头鸟:“九皇叔,我等在城外求见您,是要您给我们一个交待,您亲自去接文渊先生,为何文渊先生会在半路惨死?”

呃,完全看不出,这刺客有什么特色,随便从死牢拉一个犯人出来,做这样的打扮,都是刺客。

这说明,南陵苏家为了赢得比试,不折手段,群众们认为,凤轻尘受伤,肯定和苏绾有关,说不定就是苏家派人杀的,一时间流言肆起,南陵苏家的名声,在东陵百姓的心目中,跌到谷底……

就在此时,凤轻尘很不客气的落井下石,醒来后,第一时间宣布,她放弃医术比试,直接认输,同时邀请她在比试时的病人,浩亭公子入住她府上,在她伤好后,她会医治浩亭公子,而且她有九成把握,可以医好浩亭公子。

“比生命更重?”九皇叔冷笑:“在你眼中,保护文渊先生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事?他的命是命,你的命、暗卫的命就不是命了?”

对蓝九卿来说,三王爷要得并不多,只想活着离开罢了,可对九皇叔来说,这个条件就高了。

“子洛。”九皇叔说完后,又补了一句:“本王推举的。”

三三两两的树叶从枝头飞落,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即使渐露萧条之色,凤轻尘也没有悲秋的愁绪,甚至还想着,再过一个月,估计就可以赏菊吃蟹了。

明明一样动情,为什么凤轻尘就恢复得比他快,看凤轻尘的样子,好似完全不受刚刚的事情影响,可他呢?

凤轻尘偷偷的瞄了九皇叔一眼,很淡定地继续看风景。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可怕了,她还是少惹为妙。

在医疗资源严重匮乏的时候,这绝对是止血的好法子,虽然代价大了一点,可总比没有用的好。

作为医生,她希望王锦凌的眼睛能好。作为朋友,她更希望王锦凌的双眼能看得见。

不过,凤轻尘并没有将用过的刀片丢弃,而是小心的收集好,毕竟这个时候的炼钢术,实在打不出她想要的手术刀片。

吓死他了,还以为这次死定了。

“你是小偷,偷走了我一切。”

十年间,沈若救了苏文清不下百次,按理什么恩情都偿还清了,可是沈若依旧不走,固执的地保护着苏文清。

九卿这是不要命了。

可偏偏凤轻尘的承受能力一等一的好,虽然心里各种不解,面上却没有表露太多,问了一句后,便不再言语,让敏夫人倍感无趣。

“另一个你喜欢,留给你,把苏文清放了,本王放连城一马。”得知秦宝儿也落到敏夫人手上,九皇叔就猜到,苏文清会出事,肯定有步惊云的手笔。

店小二也不说话,反正一柱香的时间还没有到。

她曾说过,如果有一天九皇叔伤了她,她不会恨、不会怨,因为是她给了九皇叔伤害她的可能,她没有资格去怨恨别人,她能做的就是不给九皇叔再伤她一次的机会。

孙思行看了谷主一眼,没有回话,而是默默地走到凤轻尘身边:“师父,我陪你回京。”

而在场的人都不知,凤轻尘今天当众解剖,奠定了她在九洲大陆杏林界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杏林界“创新”的典范!981收服,孙思行的魅力

能得到这两人的欣赏,对思行来说是好事,思行要是能从他们二人身上,学一些医术对他有利无害,医术就是取百家之长嘛。

太子带来的这两个人,还真是颇有用处,有他们两人在,她想在九州大陆普及简单的外科手术,说不定会事半功倍,思行的行医之路也会更顺畅。

王锦凌那笑容,灿烂地连阳光都要失色,九皇叔绝不承认,他看王锦凌这笑不顺眼。

“轻尘,看到你没事就好。”王锦凌朝九皇叔点了点头,无视九皇叔的冷脸,笑着看向凤轻尘。

这是杀人眼神。

没有任何意外,面前这个男人的下身起了变化。

与凤轻尘的激动相反,九皇叔冷冷地扫了凤轻尘一眼,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清傲冷漠的态度一如初见,眼中根本没有凤轻尘。

轰……暄菲的脸瞬间胀红,一脸羞愤,含恨地看了九皇叔一眼,却在对上九皇叔冰冷的双眼时,慌忙低头,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

三长老和四长老在大长老的房里,也在谈这件事,他们的怀疑对象同样是六长老。

“不许伤她,我让你们走。”王锦凌重声自己的话,只是这话中的意思,只有他和凤轻尘明白。

王锦凌上马车前,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被绑住的洛王府护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凤轻尘确定九皇叔会派人救奶宝后,就把这事放下,九皇叔提起西陵天宇,凤轻尘便关心的多问了一句:“天宇会缺人参?”

“还有两年,朕会扫清一切障碍,一定会让奶宝顺利继位。”九皇叔心中已有决断,任何人也说服不了:“西陵这几年已恢复了元气,不需要帝国支助,朕已决定,三个月后,派三路大军攻打北陵,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北陵打下来。”

“好了,别气了,我们确实在马车内做坏事了。”九皇叔上前,揽着凤轻尘的肩膀,好声安慰,却把凤轻尘气得更狠。

虎卫营的人,立马牵了两匹马过来,凤轻尘一头雾水,不明白这老头看了自己一眼,怎么就要跟他们走了。

“豆豆他们呢?”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不好找。

面前这个男人可信吗?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说完这话,蓝九卿便头不回地往外走,玄情一听面如死灰,疯狂的地上扭动:“我说,我说,九州地图在……”

“九皇叔,这一地的尸体,我们要不要换一个地方。”不强制赶她走,她就厚颜的留下来。

“我们辛苦一场,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真是不甘心呀。”众太医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不过,平民百姓和皇子总是不同的,平民百姓对那个位置没有想头,可皇子不同,他们离那个位置就只有一步之遥,只要登上那个位置,从此就是君临天下的王,而再也不需要对人伏跪。

“哼。”南陵锦凡冷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坐回原位,同一时刻歌舞响起,绝色的舞姬在台中或旋转或扭腰,水袖甩得如同海浪,舞台中央一清冷绝色的舞姬,穿着纯白色的舞服,从上空缓缓下降,众大臣看来,这女子就好像是从天下飞落的仙子。

文武百官也齐齐变脸,话说到一半就顿了下来,一个个用杀人的眼神,看向南陵锦凡,责怪南陵锦凡的无礼。

只可惜这病来得晚了一点,要是在兽苑时发病,她就不用去驯马了。

凤轻尘压根不提药箱的事情,示意王业牵一匹马来,翻身上马:“王大人,可以走了!”

王业也只当没有看到,心中暗想:这苏绾小姐今天肯定会痛个够本,一连得罪孙太医与凤大夫,这苏绾小姐可真是自讨苦吃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