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宿主很敬业:第10章:霞裙月帔

戏精宿主很敬业 作者: 海落未央

滕青山知道那地方,那可是深入蛮荒两千里的一座非常险峻的高山。

“许多人听过我的名字,真正见过我的。毕竟是少数!就是在火焰山,只是部分人看到我的样子。而现在,披散开长发。改换战刀。气质略微变化。认出我的,怕是极少数!”滕青山脸上有着一抹笑容。

寻找朱果!

其实从那‘鬼狐’司马庆那获得一笔惊人的财富,滕青山也没想过『露』出。不管是百夫长,还是归元宗弟子,有几万两银子都不算出格。那么多银票,滕青山只是预备用。以后也可以为族里用。

“什么人。”立即有仆人喝道。

为了保险,从一般高山上跳下,滕青山都拍击山石,或者双脚踩山石来减缓下坠速度。

“现在,就该吃这小玩意了!”

‘鬼狐’司马庆,其实在各大宗派宗主等一些先天强者圈子里,名气还是不小的。‘鬼狐’司马庆,虽然只是先天‘虚丹’境界。可是,这司马庆能够轻易改变容貌、声音等等,伪装成别人。

呼!呼!呼!……

隐藏实力!

“呼!”“呼!”

“嗤!”

滕青山清晰感觉到枪杆中传递过来的诡异震『荡』劲道:“好厉害的高手!不显山不『露』水,《地榜》中根本没有此人,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估计是苦修数十年,很会隐忍的高手吧。”滕青山手中长枪却迅疾的很。

“锵!”

“没想到死这么多高手啊,这次真是够精彩的。”

“你娘的喊什么喊,要冲你去冲。”在前面的武者火了,“你们在后面,坐着看戏,老子拼命?”

只觉得一连窜的模糊青『色』刀光亮起,将那道身影完全包裹,只听得‘锵’‘锵’‘锵’……一阵密集的撞击声,抵挡这么多暗器,也令那道身影速度略微缓慢下来。须知这岩浆湖足有数十丈宽。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那秃顶老者脸『色』冰冷喝道:“冀鸿,我跟你好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杜九,就在这明说了,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都是我青湖岛的。你归元宗,一片叶子都别想得到!你如果还纠缠……”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滕青山心底却有些焦急:“如果这冀鸿,真的将黑火灵果让给对方。那黑火灵根,就难夺了!我有把握杀那杜九,可是……冀鸿却不知道,我有这份实力!”对,冀鸿是不清楚滕青山真实实力。

滕青山可不想就这么回头,那黑火灵根他是势在必得:“最好能现在动手,如果冀鸿不同意,那夺取黑火灵根,我只能暗地里进行了。”

呼!

“三岔口!”青湖岛三人站在三岔口,看着前方两条道,不知道往哪边追了。

一名扎着三根小辫子的壮汉从潭水湖面中冒出头,他双眼通红:“三弟,阿虎……你们,啊!”这些生死兄弟,为了他这个大哥都失去了『性』命。这壮汉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声道:“青湖岛!此仇不报,我死也不安!嗯……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果,你们休想独占!”

他在天下间闯『荡』,所练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内劲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别人练,随意地学些招式。他这样的实力……在武者中算是最低层次。就是有几手庄稼把式的三流武者,都能威胁到他。

古世友三人脸『色』都变了。

“前面带路。”滕青山喝道。

陡然——

如今的赤鳞兽,后天强者对他几乎没威胁。

一腿之力,最起码有二三十万斤。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沿着黑暗幽深裂缝,滕青山他们抓着藤曼,迅速地朝上面攀爬上,一口气便攀爬了上百丈距离,而后一跃就上了那洞『穴』通道平台上。

十余丈的高度,厉害的一流武者还是敢跳的,这也不会暴『露』滕青山实力,只会让那些黑甲军军士愈加佩服滕青山。

“蓬!”

烈火五式——火中取栗!

轰!

“锵!”

大家都赞叹着滕青山,刚才滕青山打的的确漂亮,一杆长枪施展起来,就好似一条听话的游龙,时而诡异迅疾,时而狂猛。就这一杆舞动的长枪,硬是将那位重剑门门主‘司马峰’打的倒地不起。

这一幕令不少武者们暗惊。

“你就吹吧。”

这是两条路,一个是群攻,一个是单体攻击。

很快,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人马来了。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地榜》上排第九!”冀鸿又添加了一句,滕青山不由暗惊:“第九?孟田排名才六十一,这个吴越,到底多强。”六十一和第九,滕青山当然能猜出差距。或是名次相近,差距不太明显。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青山,刚刚好,这里人多,狠狠出手,震慑所有人一番!”冀鸿却有些兴奋,还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铁衣门长老‘魏苍龙’,目光中明显含有一丝得意。第五十五章 不自量力

滕青山可知道,这里的武者数量是何等惊人。

“好嘞,客官。”小二连跑过来,“一共是六吊带二十个大钱。”

在酒楼中发生的一幕很平常,槐城是距离火焰山很近的一代,所以几乎是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这边。这消息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快,疯狂朝四面八方幅散开去。

他们竟然都没察觉!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滕青山顿时明白。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滕青山暗自点头。

赤鳞兽、黑火灵果,相伴而生,的确不假。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满瓶不晃,半瓶子摇!”段侯嬉笑道,“越是得意畅快的啊,一般实力都一般。不过秦狼兄弟,咱们这些人中,还是有厉害高手的,你看那位,那可是铁衣门的高手‘靳涛’,是铁衣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呢。”第四十八章 两大密典

叁石客栈经受那一场厮杀,那二十几人当然很快就离开。他们并不知道,滕青山是否杀死孟田。这些汉子在徐阳郡行走,这种消息,当然是大肆谈论。

归元宗年轻一代,高手是不少。

这些遇到死亡也不惧的汉子们,都沉默了。

夜『色』朦胧,一名名武者都静静等待着。

忽然——

施展《天涯行》的情况下,滕青山飞速拉近着彼此距离。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不得已,滕青山选择回去!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那几名武者顿时脸『色』涨红,彼此相视一眼,没敢再出声。

“看秦狼兄这么晚才到,应该是去追杀那妖兽的吧,不知道秦狼兄有没有追到?”段侯询问道,这话一出,聚集在练武场上密密麻麻的大量金家庄族人们都期盼、紧张地看向滕青山。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个孩童哭泣道。

那靳涛立即瞪向滕青山,可滕青山无视他。

轻功——天涯行!

十八万斤的力量!

“青山兄弟,怎么样了?”朱崇石也迎上去,滕青山淡笑着一举手中的血月刀:“从今天起,没孟田这个人了。”

在九州大地上,每天有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去挑战《地榜》高手,可《地榜》高手很少出手,即使出手,大多能赢。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在挑战中被杀。可还是有很多人去挑战,只为了名传天下!

滕青山杀孟田,他将踏着孟田的尸体,直接荣登《地榜》第六十一位。

从今以后,他滕青山,不再是普通武者。单单挑战他的人,都将很多,许多人都会妄图击败滕青山,

“对方死了八十几人,还有十几个人见势不妙,逃掉了。”杜洪说道。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哈哈……滕青山,老朽佩服,看来过不了多久,你也能名列《地榜》,不过我孟田说话算话,今天,我饶你一命。”说着这孟田一笑,便朝远方黑暗中冲去,可是一道锐啸声响起!

身体淬炼到他这等体质,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滕青山都没事。

……

朱崇石和他的夫人、孩子们以及几名仆人,和滕青山他们黑甲军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栈。

锵!锵!……

“青山兄弟,大家早点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朱崇石说道。

客栈大厅内的一群人,吃的正欢。

“杀死他!”就在二楼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们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挥舞着朝滕青山杀去。

……

箭矢『射』在滕青山身上也没事,恐怕,连滕青山脸皮都『射』不穿。只是,滕青山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随着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惊人的实力,使得在车队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北部官道上,人烟稀少,难得有一个客栈。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如果翻开近期的《地榜》,就会知晓,这孟田,乃是《地榜》排名第六十一的强者!

“都统大人!五十万两银子,我,行,行!”大当家连应道。

“哈哈……”朱崇石不由笑起来,“好,都学,都学。”朱童定过规矩,家的后代,不管男女都要修炼内劲习武。如果资质不行修炼不出内劲。那是另外一说法。

那大当家急得汗如雨下,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对周围咆哮道:“老二,把你的景玉佛拿过来!快点!”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车队一方,一个个看向滕青山目光都含着一丝敬意。

“嗯。”诸葛青连点头。

“小雨。”青姑娘也说道,“这事情,我去说一声就行了。不用青山大哥出面。”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哗哗!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当然以朱童的财产而言,即使很少,已经很多了。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大当家沉默了起来。

“你懂什么!”大当家喝道,“都统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骑是赤血马!以赤血马爆发的速度,那都统想逃,咱们怎么拦得住?别说他,就是那两匹青鬃踏雪马,飞奔起来。也就我的‘追风’,能够赶上。其他人一个都追不上!”

天『色』昏暗。

“老爷,按照地图上写的,前面五里地,就是血石坡!血石坡坡上和坡下,相差近两丈,这么大的坡路。如果在坡下躲藏着大群马贼,咱们是根本看不到的!这里可是马贼们经常埋伏的地方。咱们可得小心。”吴老提醒道。

“桂兄,我也只是运气罢了。”滕青山笑道。

清晨,在另外一营人马都统和华丰城城主目送下,滕青山带领麾下五百名黑甲军,骑着战马,浩浩『荡』『荡』离开了铁连山,向江宁郡进发!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一大群族人都围着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不过滕青山也没法子。

白崎听着冀鸿安慰、叹息的话,一时间悲从心来。

白崎强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

“这……”白崎一愣,随即道,“成亲!”

“统领大人。”滕青山略微躬身。

“还没有。”滕青山回答简洁,也不为自己都做辩解。

以滕青山的手段,对付这些普通苦工,从眼神、表情等,耗费不了几天,就能查出。

“统领大人,胡童早晨事发,就悄然离开了。”田单开口道。

毕竟……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