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宿主很敬业:第44章:鸿篇巨制

戏精宿主很敬业 作者: 海落未央

顾千城怔怔的看着秦寂言,极力克制的情素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可她自己却不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秦寂言。

“是。”暗卫比其他人更清楚风遥与秦寂言的关系,对风遥的命令没有一丝怀疑。

面对老虎吃人的眼神,风遥半点不惧,在对方没有动静前,风遥丢掉手中的刀,先一步扑向它,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直击猛虎的腹部……

虽说他们这种人,早就能练就撒谎不眨眼的本事,可真要面对高手,想要不着痕迹的骗人也不是容易的事。

“我听到了,你说过……你不做残忍的事。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唐万斤一脸祈求的看着顾千城。

“真得不可以吗?”唐万斤一脸失望地看着顾千城,急急的道:“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我可以自己养自己。我也会小心的,不乱砸东西,我不会让你赔银子的,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我好痛,真得好痛……”

“回去就说没有寻到,让人知道我的心意就成了,左右皇上也没有真盼着,让我带颗长生果回去。”秦寂言一点也不紧张,老皇帝的想法左右不了他的行动,他以前……

老太爷没有开口,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顾承志毕竟是个孩子,在老太爷的威压下,很快就撑不住了,弱弱地说了一句:“祖父?我不能去吗?”

“我?我做什么惹你不高兴了?”不对,该不高兴的人应该是她好不好,她才是有资格不高兴的那个。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苗人最懂蛊,我已经让皇上下旨,召有才能的苗医进京,共同研究忠心蛊。”

“这于我们顾家有什么好处?”老太爷目光微沉,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没有接下来的事,秦云楚就不会吓得不行,更不会留连青楼,以至染上脏病。

同为皇三代,他们一出生就开始比,贺礼也是要比的。

秦寂言猜到出城后,他的王叔们定会按耐不住对他出手,他也早有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他身边的人被人买通。

顾千城不会以为,圣上最宠爱的皇长孙是叫假的吧?

顾承欢一听,立刻严肃的点头,“这事我会处理。”顾承欢知道,他这是要立功了!

至于和离一事,由顾千城做主,顾千城想怎么做中他都没有意见。

顾千城心狠,她对自己都能狠下心来,可看着老太爷颤抖的手,顾千城却无法装作看不到。

为此,倪月每个月有二十多天,是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因为身体太虚弱。

她女儿这一辈子就毁了。

秦殿下的脸立刻黑了,冷冷的瞥了暗卫们一眼:丢人!

只是秦寂言不会告诉老皇帝。

那是因为输得人不是你!

“这,这……”副将一脸纠结,秦寂言也不愿意与他多说,只道:“你们下去,将人安排好,明日出征。”他并不需要程将军拿下赵王,只需要程将军拖住赵王即可。

秦殿下听到后,当着众副将的面,赞封似锦才华了得,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众副将连连称是,他们这些年怎么也搞不懂的事情,封似锦一来就解决了,着实是能干。

因倪月没有离开的找算,所以……凤于谦一抓一个准,甚至连防守的人都没有遇到几个,就直接杀到了倪月的面前。

“你们胆敢与长生门为敌?”倪月拧眉,隐有几分不安。

老皇帝心疼,当天就训斥了大理寺卿,让他把这宗案子压下来,一点小事也闹得沸沸扬扬,成何体统。

这个家乌烟瘴气,他一秒都不想呆!

好好照料四个字就非常有深意了,大秦特使不会死,但在北齐的这段日子绝对不会好受。

领头的将领很快冷静下来,与长生门的人谈判,“你们要进去?我们可以合作?”

“屋内只有颜料,什么也没有。”

“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明明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怎么不见大夫出来说说里面的情况?

按说双方自愿也轮不到官差什么事,可言倾认真、他手下的兵也认真。见有人插队,官差立刻就过来寻问。

早有所料,秦寂言半点不气,冷哼一声,“怎么?众位爱卿有异议?”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果然,顾千城的威胁起效了,太上皇握筷子的手紧了紧,“嘭”的一声,重重地将碗放在桌上,大声呵道:“你们都是死人呀,没看到封老太爷晕倒了吗?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围攻秦寂言的将士们见状,不敢再随意出手,只将秦寂言团团围住,让他无法动弹。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他们都要赢了,这些人想要闹哪样。

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顾千城也相信,他们可以解决。

“圣上,不可。”秦寂言一开口,立马引来朝臣的反对,但是……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是我眼花了,还是我真得会动?”顾千城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却发现不会动了。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殿下,这样真得好吗?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圣后,早就妥协了,只是不甘心罢了。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暗三傻愣愣地看着雪貂,他知道雪貂通人性,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通人性,这简就是--人呀!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战场上,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失了人多的优势。

而在乌于稚被生擒后,单增的人马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凤家军猛攻,可又不敢离开,只能和凤家将在战场上僵持……

“你等等……”单增忙在身后唤道:“把三皇子放下来,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千城说是这么说,可仍旧低着头,就着秦殿下的手,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走?小姐你可不能走呀,你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辈子就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不行……大小姐你等等,我去找老太爷,老太爷一定会为你做主,今天的事受委屈的可是小姐你。”孙妈妈说风就是雨,摸了一把眼泪就要往外走。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不是说,皇上的能力不够掌控全局,而是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只听皇上的话,那么他们就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当朝堂上只有一个利益集团时,还能持续稳健的走下去吗?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姐姐,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顾承欢缓缓开口。

顾承欢心里委屈、愤怒,可更多的是无奈,因为他有错在先,而他惩罚的他的人又是皇上亲信,他根本不敢和家里人告状,更不敢说出他被人当众人羞辱的事。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祖父,父亲,你们陪了我大半天也累了,你们先去休息,等太医来再过来就好了。”顾承欢体贴的开口。

老太爷和顾二爷一走,顾千城就把承欢手上和身上的擦伤清洗、上药。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出城。”顾千城深吸了口气,知道接下来的事不是她能参与的,果断选择跳出去。

景炎收到消息,可碍于战事紧张,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

在这个皇帝病倒,皇储不在,赵王造反,周王不定,五皇子野心勃勃的时候离开京城,景炎除非不想活。

“这张版子能借我用吗?”她需要把上面的油墨挑出来,看看能不能利用一些简单的化学实践也辨别。

“伤口?殿下,没有伤口。”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不是在寻问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千城没有说话,静静地陪着顾千城工作。

秦寂言不排斥立后,但他排斥选嫔妃。

顾千城出来时,就看到五皇子这幅模样,眉头轻皱,却只当没有看到,微微欠了欠身:“五皇子。”

“什么人?”屋内,程夫人听到声响,顾不得生气,忙出来想要将此事压下,可一开门却看到自家公公跪在地上,而站在门口的男子居然是秦王殿下。

“殿,殿下……”程夫人两眼一翻,晕倒在地,可此时却没有人管她,更甚至程老太爷还是恨她的,因为……

要不是程夫人一口咬定,吴六郎是她家内侄,死活要把吴六郎安顿在程家,吴六郎怎么可能和程家人结交,又怎么能和程蕊私通,让程蕊帮着他杀人。

就在老管家碰到顾千城的手时,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叫的顾千城,突然动了,如同猎豹一般快速蹿起,抬手劈向老管家的后颈。

没错,《夷国志》上就写了开门的办法,根本不需要用人力去计算。

“现在只有一具新尸,停尸房内尸气不会太重,我们含着苏合香丸就行了,辟秽丹日后再做。”顾千城好言安慰了一句,秦寂言的脸色这才好转。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比只给她一把小刀的好,胃里、脑部……可不是用匕首胡乱切开的。

刀子切在皮肉上,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顾千城却完全无感,刀子有点钝,她用得力气也比较大,下手也就更加小心,就怕自己手歪,把内脏给切碎了……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这地方,挺神秘的,要不是有小雪貂带路,他铁定找不到。

“啊……救命,救命,不要踩我,不要踩我。”

劫囚车的那几人离炸药爆炸有数十米远,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炸药包丢到人群里去,不用想也知定是有人混在百姓中,趁乱丢炸药。

“我怎么没有诚心了?民女愚顿,还请圣上示下。”顾千城走上前,从背后环住秦寂言,见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我很生气,我不想说话的样子,顾千城轻声哄道:“我的好陛下,你这是怎么了吗?怪我没有进宫看你吗?你知道的,不是我不进宫看你,实在是我这太忙了……”

“笑什么笑?”秦寂言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拍,一脸不快的道。

果然,顾老太爷并不是真要教训顾千城,在老妻发火前,顾老太爷先一步开口:“好了,都说少说两句,千城身上还有伤,来人呀,拿我的帖子去请太医来。”

顾千城虽然希望老太爷现在就问《夷国志》的事,可上赶着不是买卖,老太爷都能沉得住气,她怎么能沉不住气。

季诺见长生门的退让,并没有张狂,而是神色平和道:“牺牲几个人不算什么,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这里干耗着,不仅浪费时间也会错失先机。长生门有那么多能人异士,不能寻个懂阵的人带我们进去吗?”

金叶子对顾家主子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可对顾千城来说,却是她没有机会见到的东西,老太爷一看那造型精致古朴的金叶子,便确定那绝对是皇家之物。

武毅暗暗吸了口气,不卑不亢的看着顾千城,沉稳的道:“顾姐姐,我说了,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武家旧部,我只是想和你谈个条件。”

“你可知,错在哪?”景炎停下脚步,转身问道。

“身体太弱,回去后好好补补。”秦寂言中肯评价。

就好比,丢下大军离开的人是他,顾千城并没有做什么,所有的后果他会一力承担,与顾千城没有关系。

同一时刻,向导口中挡住外人,不让人进来的鬼山,正一点点往下陷。山顶上石头如同活了一般,霹雳啪啦的往下滚。

“圣上,臣身为内阁首辅却没有及时劝说殿下,以至让殿下犯错,臣有罪,臣请罪。”封大人代众大臣开口。

所有人都有错,就他这个皇帝没有错,怎么听都像是他这个皇帝做了让众大臣都不满的决定。

他的臣子,他的后妃,全部不听他的话,都向着另一个人,真是好,好,好!

这些人是要把错往他这个皇上头上推吗?

皇上这样,好似要放弃他一样?

封似锦走后,秦寂言继续批改未完的折子……

老皇帝不知,五皇子胃口那么大。

“下药?灵鸟一日三餐皆有专人喂养,除喂养之人外,灵鸟不吃外人的食物。”周王状似不解地开口,老皇帝眼眸一闪:“去,把喂灵鸟的人带来。”

“千城,很快,我很快就可以娶你。”

西北大军再厉害也只有二十万,赵王再富裕也只占了一个西北,只要秦寂言不是蠢笨无能之辈,凭大秦举国之力,灭了赵王的叛军只是早晚的事。

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失落,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他老了,许多事有心无力,只能交给年轻人。

顾千城一脸无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在人前,千万别乱来。”

听到这话,秦寂言面上不显,耳朵却是红红的。当然,嘴里也不忘谦虚一句:“封、焦两家的事是意外,不在我的计划内。”他要是什么事都能算到,那他就不是人而是人神了。

五皇子脸色大变,想要呵斥康大人无礼,可看到康大人一脸绝望的样子,五皇子亦心有不安,“难不成,还有人敢质疑科举不公?”什么人胆敢与皇家叫板?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