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宿主很敬业:第36章:鄙吝复萌

戏精宿主很敬业 作者: 海落未央

如果他知道叶天这么biàn tài,先前哪怕耗费巨大的代价,也要先将叶天斩杀,不会给叶天成长的机会。

九皇叔没有说话,他真不觉得这日出有什么美的,这日出他要看机会多得是,再说了,他哪是有闲情看日出的人,他的生活每一天都在算计与计算中,哪怕是看日出,也是满腹心思。

灰衣人这个时候也明白,面前带银面的男子虽然轻功不如他,但武功绝对在他之上,他想要杀对方,那完全是不可能,想要从对方手上溜走怕也是不容易。

九皇叔了解事情始末后,冷冷地看着义愤填膺的众人,说道:“他们有说错吗?文渊先生确实是在你们的保护下而死。”

“小心,他的手指有毒。”凤轻尘连忙出声提醒。

凤轻尘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屋内的人都看着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晋阳侯夫人的脸色,从头到尾都平静的很,倒是那江玉秀有几分急切。

江玉秀走后,凤轻尘也不说话,晋阳侯夫人将人全部打发了,凤轻尘才一脸深思的看着晋阳侯夫人。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椅子一转,黑衣人也将真面目露了出来。

同一时刻,九皇叔和凤轻尘也睁开眼,动作极轻地翻身下床,两人站在暗处,没有说放在,只是十指紧扣。

“行。你自己当心些,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没法向九皇叔交待。”这绝逼是真话,清王不怕凤轻尘在城墙上,被箭所伤,等伙双方开打,他不一定有精力保护凤轻尘。

这样一来小皇子得救了是皇上英明,要是小皇子出事了,也和她无关,她事先已经说了,这药效霸道,小皇子不一定受得住,皇上既然同意用药,当然承担这个后果。

再说了,九皇叔要是会,依他的骄傲,也绝不可能在马车上,在她面前动手,九皇叔那人说好听一点,叫注意形象,换句话说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受伤的护卫握住玉盒,连忙停下脚步,不过前倾的身子,还是让他看到洞内一闪而过的白影,可就在那白影闪过后,山洞里突然传来一道猿猴的吼声,下一秒整个山洞就塌了。

凤轻尘说得没有错,也许这是他复明的唯一机会。

小厮不敢进凤轻尘的院子,只能把粥交给九皇叔的护卫,由九皇叔的护卫送进来。

这也是她不愿意见九皇叔的原因之一,每次在人前见九皇叔她都要行跪拜礼。

可明知是故意的,他也只能暂且忍着,直到门房高声通报……1711拉拢,都在盯着

凤轻尘走近,仔细看了这兄妹一眼,发现这两人身形修长,双眼深遂,鼻梁直挺,隐隐有几分异域风情,凤轻尘猜这两人肯定不是东陵人。

“小姐,你对出来了?”两个丫鬟一听,面上一喜,便将那两兄妹丢到一边。

和谷主得人寒暄过后,王锦凌无视九皇叔的冷眼,委婉的表示,想去看看轻尘,谷主被王锦凌的笑闪花了眼,主动表示,要给王锦凌带路。

“好。”凤轻尘连忙点头,只要王锦凌不责怪她,凤轻尘什么都会点头。

而凤轻尘的命,在东陵子洛眼中,没有他跨下那东西值钱……

两人撕破脸了,还顾忌什么……

凤轻尘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流,她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任东陵子洛打量。

呃……崔浩亭愣住了,讷讷的道:“你还看中哪里了,我做主卖给你。”

大公子的面子,还是很值钱的,人情要用在刀刃上,不然以后她把凤离族卖了,也还不起这份人情。

“我……”凤轻尘幽幽转醒,想要说没事,可嘴唇怎么也动不了,眼睑轻颤却睁不开。

符临奉皇命而来,王锦凌即使再赶时间,也不得不停下来,和符临寒暄两句。

“大公子,你确定要自己出手?”王锦凌这是不考虑王家?

“可怜的,我就知道大殿下的暗卫不好当,幸亏我当时闹肚子,身体虚得很,没有被皇上挑中。”暗卫丙虽然五观平平,但眼睛却透着机灵。

“呵呵……”蓝景阳冷笑:“堂堂凤离嫡女,确实没有必要怕我一个阶下囚。”

九皇叔的脸彻底黑了。

“这么说,只要他死咬着婚约不放,你就会嫁给他?你就不怕本王把他的婚礼变葬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将眼中的阴郁与狠厉掩去,只流露出淡淡的冰冷与不屑。

“杀了他。”凤轻尘心里明白,面前的鬼将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他只懂得守卫皇陵,和凤离族没有半点关系。

他们这点人,如何和大军打。

差点就把大事给忘了,凤轻尘这个人总是有办法,让人忽略她的狼狈,忽略她身上的伤,无论处在多么被动的局面,凤轻尘都能从容有度。

蓝九卿根本没有躲的意思,明知被红绫击中,肩骨必碎,蓝九卿还是无所畏惧的迎上前。

这个距离够安全,哪怕是对方出手,她也来得及逃跑。

“我不会是累赘,我有自保的能力。”从来没有人说她是累赘,东陵九是第一个,可她偏偏气不起来。

“凤轻尘的诊金太高了,我们哪里出得起。”千两黄金呀,太医们表示他们有心无力呀。

另一个太医,伸手比出一个“二”,哭丧着脸道:“才两个名额,白天就因为这事打了一架,我们要是讨不到名额,说不定又得打一架。”

“不换,不换,拿什么老夫都不换,云家大公子的脑疾老夫曾诊治过,老夫自认没有办法医治,今日凤姑娘有医治的办法,老夫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老夫此生无憾了。”

宴会筹备的很顺利,九皇叔放话、总督夫人打下手,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也想要借宴会的事,消除之前的误会。

皇上皱眉,皇后一脸担忧,东陵子洛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笑容可掬的将杯中的酒饮而尽。

在兽苑她抢了安平公主的风头,现在安平公主又可能要和亲北陵,也不知道安平公主会不会把所有怒气都发她身上。

到了凤府,谷主就把凤轻尘拉到小木屋:“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话音刚落下,就准备往外走去,可就在此时,不知是自己太不小心,还是怎么的,凤轻尘双腿一软,整个人居然就朝婉音身旁那俱尸体倒去。

“凤轻尘,前洛王妃,大婚当天衣衫不整出现在城门口,一路杀进皇宫的凤轻尘?”苏文清一听,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

“知道了,我这就出去。”凤轻尘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应了一声,便起身穿衣,出门时特意交待丫鬟:“守着,我的房内不允许任何进。”

到花厅时,佟珏和佟瑶刚好把早膳摆上。

“是吗?那昨天晚上凤小姐你在哪?”凤轻尘的西区小院,经过上一次刺客事件后,守卫森严,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狼族不承认,并不代表其他人做不了凤离王,只是得不到狼族守护,少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罢了。

凤轻尘又气又恼,手上力道再次加重,却不想九皇叔直接不说话,一口含住她的耳尖,轻咬了起来,凤轻尘吓了一跳,差一点就叫了出来,好在她反应快,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传出了衣服摩擦的声响。

“多谢谷主了。”凤轻尘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收下,看两人抱着玉华兰芝一直傻乐呵,凤轻尘知道,要是她不开口,这两人肯定忘了皇上的事。

九皇叔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了。轻尘的脚步越来越慢了,九皇叔侧过脸看向凤轻尘,只见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深思。

“我把凤1;148471591054062轻尘当弟妹。”九卿的妻子,不就是弟妹吗。

“世子爷先,你是世子爷,你得走前面。”

“不好了,不好了,公子爷,不好了……”许清气喘吁吁,几个护卫则是面色发白。

吱呀呀的声音响起,邰城的士兵一个个以为自己听错了,狠狠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与灰,往后看去,只见自家城主在诸葛先生、许清和肖扬三位大人的陪同下走出来,看那笑意飞扬的样子,似乎看不到眼前的惨况。

邰城的援军?

这样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可有人开了头,那些权贵老臣立刻出言附和:“臣附意。”

“掩护弓箭手上岛。”九皇叔一声令下,东陵大军开始在震天雷的掩护下上岛。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好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的运气还算不错,那两条蛟与算聪明,没有在这个时候反咬一口的打算,这一夜相安无事,至于之后,这两条蛟会不会临阵反击,那就不是九皇叔和凤轻尘能控制的事……

“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机会,让他关注连城和蓝景阳。”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直白,太过直接会让人怀疑你别有用心。露出一点痕迹,让对方亲自查、去求证,这样得到的结果,才能让人有满足感。

这些人都是宇文元嫡系亲信,这也算是宇文元化对九皇叔的另一种投诚,而九皇叔收下也表示他对宇文元化的信任。

“跟上。”九皇叔冲在最前面,等凤轻尘和雪狼走到中央时,九皇叔一个提气,凌空跃起,踩着鬼兵的脑袋,一路往前。

“果然是个通透的。”九皇叔看着礼盒,并没有打开的意思,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九皇叔的原则一向是收礼归收礼,办理归办事,从不混为一谈。

“够,够了。”凤轻尘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去擦眼角的泪花:不是她笑点太低,实在是九皇叔一本正经要奖励的别扭样,实在太有喜感了。

“就算有,蓝景阳也一定不会躲在那里,我都能猜到你在那些人家里安插了探子,蓝景阳怎么可能猜不到。”凤轻尘虽然不喜蓝景阳,但也不得不承认,蓝景阳趋利避害的本事确实强。

“我没意见。”凤轻尘率先答到,啪……随手一丢,竹签刚好落入签筒中,张扬至极,可偏偏没人说她半句不是。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