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宿主很敬业:第4章:迎头赶上

戏精宿主很敬业 作者: 海落未央

虽说,新帝登基的手段过激了一些,可太上皇既然做了退位的打算,何不退得痛快些?弄到现在祖孙相残,何必呢。

死一个私自前来的皇太孙,长生门根本不看在眼里,别说是秦寂言这个皇太孙自己找死,就是没死他们长生门也要补一刀。

“对对对,先去梳洗休息。”凤于谦反应过来,立刻让人在原地搭营帐,提水、烧水……准备干净的衣服。

秦寂言和顾千城梳洗过后,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看得出人样。

长生门的人一边说,一边给顾千城演示。他只将手轻轻放在“13”这个数字上,就听到一声响,连缝隙都没有的石门,在他们的注视下缓缓向上,给顾千城留出一条路,只是……

“没事。”顾千城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独自往前走。

“这事不是托殿下的福嘛,要不是有殿下在,祖父怎么可能为我撑腰。”顾千城有些不好意思……

顾千城那小模样,要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秦寂言一时没有忍住,冷峻的表情柔和几许,眼中甚至带着一丝笑意……

“这玉在角落里,沾了一层灰,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看上面的痕迹,怎么也不像三个月前的东西,顾千城估计这东西,对案情没有什么帮助。

顺着痕迹跑了一刻钟左右,暗卫和武定发现打斗的痕迹,不远处还有几俱尸体,有黑衣刺客,也有秦王府的护卫。

这七人的来历顾千城不用问,也知不简单。不过,顾千城没有审问的意思,将人放倒后,便通知不远处的承欢他们过来了。

“祖父。”顾千城站在马车外,恭敬的问好。

面前这个一看就出身不凡的少侠,居然看上一个那么丑的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呀。

顾千城哭得像个小孩子,眼泪鼻涕齐流,糊了秦寂言一身,嘴里仍不断的低喊着,“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

暗自吸了口气,无视心中的不安,景炎一脸微笑的道:“顾千城,现在与我无关,只要你想出去,想救你儿子,就与我有关。你应该很清楚,没有我,你不可能走出火城。”

顾夫人是真得伤心了,她是疼爱女儿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为女儿谋得千城的嫁妆。

秦寂言抽手匕首,后退两百余米,一个冲刺,离冰墙百余米时提气跃起,在跃到一百来米的高度时,手中的匕首狠刺入冰墙里,可是……

“大小姐,老婆子哪里敢骗你,句句属实,大小姐要是不信,老婆子这就带你去看。”粗使婆子见顾千城不信,立刻急了。

血亲骨肉最终却落到这个地步,就算坐上皇位又有什么意思?

顾千城摆摆手拒绝了,“这段时间事多,今天又奔波了一天,我可能有点累了,睡一觉就好了。”自从渣爹死后,顾家一堆破事全冒出来了,要不是有老管家帮忙处理,她真的会忙死。

“好,我们合作。我们打开门,你救人,我拿火焰果。”长生门的看了一眼术数师的阵营,见他们点头,爽快的应道。

秦王殿下的计划很可靠,可偏偏这个可靠的计划,是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的,这让他们无法相信。

密室只有十余平,很空,地上散乱了几块木板,没有移动的痕迹。暗卫发现此处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根本不敢破坏现场。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领头的暗卫手持炸药包,朝官差休息的地方掷去,同时地隐在另一侧的北齐人道。

这批人,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养的人。

做的就是查案的活,捕快们很清楚如何证明自己,也清楚要如何监督对方。六扇门的捕快,从来不会单独行动,他们根本不可能背着他人,将消息往外传,除非这里面有两个以上的奸细,互相打掩护。

皇后虽不是老皇帝的元后,可也是多年夫妻,偶尔老皇帝心情好的时候,说话也会随便一些。

“去,告诉景炎,他要见的人来了。”秦寂言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减速,直接冲了过去,蛮横的将那只小队伍冲得七零八落。

可惜,秦寂言根本不给面子,径直数了起来,“三!”

“一!”秦寂言数完,同时抽出腰间的剑,可就在此时,景炎飘然而到,在秦寂言面前停下,“圣上,我来了!”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皇太孙殿下说得是,赵……狗贼,你不配为大秦人。”言倾又补一句。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顾千城那样,身边可离不得人。

“我知道呢,我当时完成十五天特训后,还去京城找了你,可那个时候城门戒严,根本不让人进,我和唐万斤在外面想了许多办法也无法进城,更不知怎么和你联系,最后只得先一步去西北了。”卖好的话,顾千城也会说,反正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怎么说都行。

六位数后面,就是七位数、八位数与九位数。到后面,术数师们虽然没有越来越快,可也没有慢下来。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一片废墟!

“有没有人在?”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他们长生门不会给人当枪使,在事情没有查清前,他们就算动手也不会伤筋动骨。而现在他们会对秦寂言和顾千城出手,是因为……

倪月知道秦寂言不喜欢拐弯抹角,一进来就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皇上,我只有这个条件。”倪月抬头看着秦寂言,沉静的眸子无言的诉说自己的坚定。

“皇上说得哪的话,您身子好着呢,前不久君姑娘不也说皇上这身子,就是活到一百岁也不成问题。”心腹太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打突。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顾千城心事重重地回到顾家,刚进家门下人就来报,“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平西郡王妃等了你许久,此时还在花厅,您要先见客吗?”

“发生命案找衙门,不是正常程序吗?我哪里又错了。”渣爹的事顾千城实在不知如何解释,她能告诉秦寂言她根本没有把渣爹的死当回事,所以根本不记得找秦寂言吗?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可看秦寂言一副气坏了的样子,她还是乖一点的好。

“是真疼……不信你让我打一下试试看。”敢把她按在腿上打屁股,哼……她一定要寻机会讨回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