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企业邮局:第77章:三年之艾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作者: 八十五号车手

方继藩原本还想好声好气的,毕竟是人家的师傅嘛,可一想,这等霸王硬上弓的事,人家是绝不肯的,幸好我方继藩是败家子啊,那么……就只好本色出演了。

校阅第一名,还赐了金腰带?

一看方继藩龇牙咧嘴的样子,邓健、杨管事、刘账房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嗯?

方继藩呆若木鸡,这样也行?方景隆这张自带威严的脸瞬间懵了,仿佛乌云笼罩,他期期艾艾地道:“岂不是全卖了……全卖了……”

此时,大明朝的皇太子朱厚照正在暖阁的外头探头探脑,贼兮兮的眼睛朝暖阁里瞧了一眼,暖阁里立即传出威严的声音:“进来。”

小邓邓是邓健的专属名,不过显然邓健不太乐意方继藩这样叫自己,便苦着脸应道:“少爷有何吩咐。”

方继藩却不理会这些目光,他只想逃的远远的,反正题已答完了,能不能中,只好看天命了。

方继藩顿时露出遗憾的样子,才三两银子?罢了,本少爷是做大事的人,三两银子卖了不值当,勉强留着用吧。

“千余人罢了。”弘治皇帝道。

此时,朱厚照又乐呵呵的道:“你看,皇帝颁布旨意,可有的旨意三令五申,下头还是阳奉阴违,甚至从中作梗,形同虚设。可有的旨意,一经颁处,言出法随,立即贯彻天下,这又是为什么呢?无非……还是这利害的关系在暗中作梗而已。因为这个旨意,而得到恩惠的人,自会想尽办法去推广这个政策,得到恩惠的人越多,政令自然就越是顺畅了。反之,哪怕天子再如何大权在握,可若是颁布的旨意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想要贯彻,却是难上加难。即便是贯彻了下去,最终也会走样。”

他说到其他人的时候,意有所指,随即又道:“若是其他人,哪怕是小人们说破了天,是那些渠道商们的亲兄弟,他们也决计不肯新增订单的,他们素知殿下总会千方百计控制生产,整顿渠道,来保障他们的利益,自是趋之若鹜。”

弘治皇帝驻足,回眸看了他一眼:“啊……何事?”

弘治皇帝脸瞬间的阴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怕。

只是觉得……这家伙什么都好,偏偏就对任何东西都不懂得珍惜,在这作坊里摆阔,糟蹋着钱粮,被人蒙蔽,这……

弘治皇帝打了个激灵。

这时,外头却有人道:“最新的营收……营收出来啦。”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好端端一个聚宝盆,转眼之间,就没了。

刘健看过之后,陷入了沉默。

弘治皇帝依旧留在公房里,他此时……一头雾水。

“儿臣想问,这十全大补露,当真是灵丹妙药吗?”

虽然恼怒,说话却还是慢条斯理,他脑海里,还想着太子殿下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开口就问候别人的家人。

就这么观察了一日,陈彤到了公房去见弘治皇帝。

又大抵的报告了城中的情况,将不少城中的布防,以及慕太后等人的态度,一一进行了汇报。

于是大家也忘了平日训练,一个个手忙脚乱要开城门,这厚重的大门,咯吱一声,徐徐打开,自城外的曙光,则自门洞中洒落进来。

朝廷的百官,俱都动员起来,许多人强忍着悲痛,而不少的青壮,也开始拉上了城头,进行死守,在本地的一营新军,则是枕戈待旦,他们决心,和洛阳城共存亡。

张煌言便再不敢说什么了。

陈贽敬和陈一寿二人,俱都冷冷的看了张煌言一眼,本是想要驳斥他,不过见慕太后动了真怒,张煌言不敢辩驳,自然也就罢手。

呼……

弑君……

过了一会儿,梁萧便来了,梁萧面色惨然,朝项正一拜,项正手指着梁萧道:“你是都督,说,为何这些官兵俱都不睡,在此放声高歌,为何没有立即弹压下去,领头的人是谁,还不快将其拿下?”

所有人都沉默了。

而马上的人,依旧还穿着金盔,头盔已是取下,露出一个疲倦的人,可是他的眼睛,却说不出的幽冷,这幽冷的眼睛,凝视着梁萧,梁萧可以从这眼神中,感受到不屑,还有那阴冷的怒意。

显然……陈凯之对梁萧略有耳闻。

梁萧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陛下!”梁萧跪下,只是滔滔大哭:“臣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不敢欺瞒陛下,还请陛下明鉴,臣的兵马,已是覆灭,越军,也完了,都督吴楚,已被斩杀,臣亲眼看到了他的尸首,臣之所以能活着回来见陛下,只是因为,那陈凯之……那陈凯之……”

沉默……

进攻……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那些隐隐听到了什么的官兵和民夫,先是一个个面带疑虑,可听到了号角,一下子,在这磅礴大雨之中,所有人都炸开了锅。

“很好。”项正似是有些倦了,随即微微一笑:“朕进了洛阳城,侵吞了半个陈地之后,再厉兵秣马,迟早有一日,将一统天下。不过才……”他面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倒是想起一事来:“朕与胡人约定,现在朕已进兵,按理来说,胡人应当继续与朕联络,可为何,自从胡人的使节告知了陈军已全军覆没,他带着朕送给赫连大汗的礼物出关,前去见那赫连大汗,可为何,至今还没有消息来。若是胡人有诚意,如他们所言的那样,他们消灭了陈军,这关内之地,他们分毫不取,只需我们得了陈地之后,每年送上岁币,便可和我大楚相安无事,这等重要的消息,他们一定是快马加鞭的来回传讯,按理,现在已过去了半个多月,那快马加鞭的胡使,早该见了赫连大汗,现在也该来见朕了,可现在,却依旧音讯全无,仿佛一下子,这些胡人便消失匿迹一般,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可眼下,最重要的是让各国措手不及,五千人马,可以做到马不停蹄,可若是人再多,即便是新军,也难保证补给了。

“放心吧,先生还不明白吗?天命就在朕的手里,成大事的人,岂有一点风险都不冒的呢,何况,朕有五千护卫,也足以了,在朕看来,各国军马,不堪一战,倒不是朕小瞧了他们,只是……晏先生近来看多了锦衣卫送来的密报,想来,此中之事,先生比朕清楚。”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郑重的道:“汉!”

可随即一想,与陈军决战的,终究还是胡人罢了,西凉军马,至多也只是滥竽充数而已。

一下子,西凉军便愈发的哗然起来。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一个个被反绑的人,再没有了声息,直接栽倒在地。

二人被提上来,亦是被乱枪打死,辅兵们上前,将他们吊起,这里,早已排列了数百根木桩子,一具具尸首便被悬在木桩上,陈凯之再留下了一营人马,接着,下令回师。

“什么?”赫连大汗眯着眼,看着何秀。

何秀朝赫连大汗看了一眼,低声用胡语对赫连大汗道:“大汗,快跪下。”

陈凯之掀开了帐子,随后便打量着这帐子里的一切,他疾步上前,到了陈无极的病榻前,朝陈无极笑了笑。

陈凯之踱步进来,道:“都免礼吧,今夜,怕是要辛苦,明日,就要开拔,回关中去,西凉这里,朕留一营人马在此,也已派遣了使者,现在可以不必理会他们了。”

陈凯之点点头:“那胡人的赫连大汗在哪里?”

陈无极突觉得自己眼眶里已被泪水打湿了。

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站着的人,似乎和地上躺着的人不会有任何分别,他们最终的归宿,似乎也只是步地上人的后尘。

可是很快,他们却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大汗举刀的动作,被后头的亲卫和骑兵看了个清楚,这这白狼一族,头狼亲自冲锋陷阵的标志,头狼亲自作战,足以使所有人激动的眼睛发红,激动的发出怒吼。

骑兵的先锋距离壕沟显然还有一些距离,还未到有效射程。

好在飞箭造成的死伤,并不严重。

他们出了天水,随即无数可怕的流言便传了出来。

赫连大汗勒了马,迎着朝霞,露出了狞然之色,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赫连大松:“看到了吗,歼灭了这支汉军,汉即无人了。继续征集各个草场的牧人,要凝聚一切的力量,不要让他们一个人活着逃出去。西凉人为何至今还未到?”

就在他举棋不定时,外头却有一个胡人急忙冲进来,道:“大汗!汉军列阵了,汉人的皇帝陈凯之,穿着金甲,亲自到了阵前!他们在胡格鲁草场那儿聚集,数之不尽……”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显然,他们认为,汉人皇帝亲自到了阵前,这是与汉军决战的最好时机,也是他们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最佳机会。

有人大叫。

陈凯之笑了笑:“这是因为,在胡人的内部,有人指点他们,让他们尽力的忍耐,胡人便如一群狼,他们早已饥饿难当,只恨不得立即冲上来,咬住我们的脖子。可是……在他们的背后,却有一根缰绳,使他们无法动弹。如果不出朕所料,定是在那胡人大汗身边,有个汉人,暗中为这胡人大汗筹谋,因此这大汗才下了严令,约束住了这些胡人。”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