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企业邮局:第25章:纡朱曳紫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作者: 八十五号车手

好不容易索道又开始向前,最前面的阿坤哥开始传话,说到了站别下座,为安全起见,所有人直接原路返回去了。

他听不清楚她站在路边同他们说了些什么,却能清楚看见那两个男人的容颜。

曲耀阳让护士安排了一间临近曲臣羽的房间给她。

裴淼心深吸了一口气,静静看着在场众人的反应。

“咚!成交!恭喜‘宏科’总裁曲耀阳先生成功竞拍,得到由何爵士夫人郑惠华女士捐赠出的这条宝石项链……”

“咔嚓”几声照相机记录下这一瞬间,下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酒会边缘的交响乐队演奏完一首歌曲之后,下面的拍卖才正常进行。

“那就耽误你十分钟,不会很长,我们谈谈!”

老头子好不容易病重进了医院,他与裴淼心的这段政治婚姻如果再不结束,更待何时?

“你说什么?什么的合同?哪家珠宝公司的?”

耳边弥漫开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喘.息,在曲耀阳难以自控地打算剥落她身上最后的屏障时,她猛地将他推开:“有人!”

“没有了,他就是让我带几个人去把小江房间里的东西都给搜了一遍,还说有事,就把小江给带走了。”

“嗯,我现在正在去看子恒的路上。”

“曲耀阳!”裴淼心在这陌生的情愫里载浮载沉,感觉好似什么熟悉的东西拼命向她下腹处一点急剧。她又要颤抖了,她知道,似乎昨天那似真似梦的夜里,她也曾多次,像现在这般,崩溃在他怀里。

“爷、爷爷……我、我叫芽芽。”

……

旁边的房门正是大开,他与她这样紧密相连的姿势,但凡有个人经过,都能轻易窥得双方的狼狈。

她唤他:“你干嘛!”

她看得出来自己的男人到现在还没有放弃那个女人,以及他的情绪。可那个女人现在的男人却偏偏是他最碰不得的弟弟。因为曾经有着相同的经历,所以他更不可能去伤害这弟弟的心。如若裴淼心跟曲臣羽结婚进门,那么再纠缠不休,痛苦的只能是曲耀阳自己。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陪她在公司里。”

正好是他晃神的片刻,先前多少有些错愕的易琛在那几下之后突然回神,站起身从身后冲上来抓住曲耀阳的胳膊,扬手就回了一拳。“就算军军不是你跟曲耀阳亲生的孩子,可你们毕竟在他还是襁褓的时候就带他回家里,与这孩子朝夕相处的这么多年,他就算平常再任性再不听话,可他还那么小,也知道要护着你。”

夏芷柔厉声说完了,眼睛一红,便落下泪来。

裴母叹气,“淼心,听到你这样说,我跟你爸爸一定会特别安慰,可是还不是时候,你也知道你爸爸的事业心有多重了,他现在还年富力强,还想再把自己的事业重新经营起来,这个时候要他放弃,无异于给他当头棒喝,对他的打击会很大,你知道吗?”

他看她进了厨房,又见客厅的茶几上散落着一些画纸和杂志。

曲耀阳也看出她心底的顾忌了,知道她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自嘲一笑,压下心底的闷——她其实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从几年前到今天,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她是一个有胆识有担当的现代女性,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是他非要恬不知耻地来打扰,来用自己的热脸颊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只是几年前她就已经没有开车的习惯,所以他留给她的那辆车,一直被她停在酒店附带的地下停车场里。

她着急想要仰起头来,似乎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打算近距离凑到他跟前,好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丝喜怒哀乐。

曲臣羽歪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了抵她的,说:“嗯,买。”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裴淼心忍俊不禁,“你无聊我可不无聊,再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那行,我要是约你吃饭你可别躲,把你老公或是你俩孩子,随便谁,你要能带过来一个我就信你,怎么样?”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他拿着东西从大厅旋身往俱乐部楼上的休息室去,这时候那房间里早聚着后来几个又加入的朋友,一群人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双开门大屋内自己玩自己的。

“嘿,你丫这么兴奋,到底是不是哥们儿,要不我先找你练练?”

还是那套,她留给他的,从来就不曾更换。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这到底是谁在故意整她?若不是裴淼心那贱女人现在不在国内,她一定第一个怪到她的头上,因为除了她,还会有谁跟她有如此深仇大恨?

曲母这时候冷哼,“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还有怀疑,包括军军,像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去,我自然会找一处房子重新安置你!而你就给我在那房子里待着,等到把孩子生出来验过dna再说!”

……

餐厅里的裴淼心起身,几步迎到跟前,唤一声:“爸!”

他恶狠狠看着她吼道:“这样的情况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回家!现在就回家去!”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少在这里给我扯淡!如果你今天非要去找那不要脸的女人,现在就从我的尸体上压过去,不然你立刻给我下来!”

他似乎牟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什么,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打开车门问她:“正好晚上你也没吃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点小吃再回去。”

他皱眉笑看着她,“你把我当你女儿?”

“芷柔!”几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裴淼心犹豫着此刻应不应该打开门出去,却不到半刻钟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

裴淼心也不吝于抬她,“我在会里经常听其他干事说起张太太的能干,从前这类的公益活动也都是你在主理,我刚刚上马主理这样的活动,若有什么做得不周,还希望张太太提点。”

“如果我要是走了,没人帮我照顾耀阳我会很伤心的。”

他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走神,怎么,不喜欢刚才的那位聂小姐,觉得她跟我哥不配?”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看着他的车在她视线里消失,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刚才的回音。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她说:“他不只芽芽一个孩子,也许过段,他就会忘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孩子了罢。”

“也是前几年她学业紧张,她妈又总逼着她学钢琴学社交礼仪,这样那样的压力闹下来,所以她总有不舒服的时候。”

曲市长喝了些酒,却因着一个电话,说是有要事处理,立马就招了司机走了。

那采购部的主管又道:“易家那场争产官司过后,‘y珠宝’因为人心动荡,早就已经不如往前。大易太太……就是那位姓汤的,经营公司不到两年,就因为二叔携款潜逃,最后落到她手上的也就是一间公司的空壳子。”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曲总。”

这电梯是直达底下停车库的,他正是独自拿了钥匙去取车,那小姑娘跟几个朋友悄悄告了别后突然跟上前来,又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寒暄完毕,大家错身而去。

“淼淼刚才已经睡下,这段她的胃口刚刚好转,可是每天都困乏得不行,所以我让她先睡了。”

“今天不是新婚夜吗?不在楼上陪着老婆,怎么到想起邀我过来喝酒?”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他在电话里笑,似乎那样开心。倒抽了一口气后才道:“没事了,我刚才真是喝多了,白酒、葡萄酒杂了,头昏,所以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

她说:“芽芽昨天还问起你了,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呢!”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她说:“那你过来!沙发上给你留了枕头被子,楼上的房间里也有你以前留下来的衣服,我一件都没有丢,明早我们一起出发,就从我这里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