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企业邮局:第114章:图财害命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作者: 八十五号车手

“呵呵,姐姐真会说笑。”

秦寂言是一刻也不想多呆,拉着顾千城就往营地走,不过走之前,他也没有忘记交待凤于谦,让他派人把这座山给围了。

秦寂言没有说话,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汤,顾千城默默的放下汤碗,说道“那座山中间有一座殿,这一个月我们被困在里面。”

“皇太孙殿下,你不能因为你是皇太孙就随意诬蔑人,明明是你引我来的不是吗?”景炎想,要是这个时候有两坛酒就好了。

杀父之仇不可忘,可是这仇要怎么办?

她相信,凭她的手段要在封家过好,是很容易的事。

‘好像不行。’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顾千城佩服自己了。

江家查完了,收获并不大,顾千城并不失望,说道:“我们去义庄看死者的尸首,也许从中可以发现些什么。另外,你再让人查一查,江家表少爷还有江家三少的事,他们平时与谁亲近,和什么人来往的多,多多问问他们两个的事。”

不是秦寂言无能,而是江南传来的消息一直很正常。江南那边的消息,一直都是景炎没有回江南,景炎名下的产业已全部查封!

多绕的那段一路,有几处天险,对北齐士兵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大秦的士兵的来说,走那条路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走支灵川,所以凤于谦一行人,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走支灵川,因为……

顾千城和秦寂言此次来支灵川,就是要破坏北齐暗伏一事,不让北齐人的奸计得逞。

姑娘呀,不带这么冒险的,会死人的。

“老太爷,大小姐会来吗?”顾家大管家跟着老太爷一起走了,这次也是他陪老太爷进城。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确实自己在姐姐心中地位最高,顾承意满意离去。

“倪月?宣!”秦寂言有些诧异倪月在这个时候找他,可却没有拒绝。

六个暗卫上前,看了一眼柱子的高度,默默的退下。他们身上有伤,不对……就算他们身上没有伤,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这个高度也够呛。

有卓绝的轻功在,秦寂言顺利走到冰柱的顶多,飞快的扫了一眼,确定这里有出路,便放心去解缠在上面的绳子。

秦寂言的不争,在老皇帝眼中就是孝顺,让老皇帝更信任秦寂言,对秦寂言比任何人都要纵容。

“出什么事了?”临时派来照顾顾千城的大丫鬟,沉着脸上前,拦下横冲直撞的婆子:“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小心冲撞了大小姐。”

地上躺着一俱被水浸泡过的尸体,眼皮上翻,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似死不瞑目。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顾家人齐齐松了口气,顾国公深觉出了一口鸟气,当天就一脸高兴的在顾老太爷面前报告这个喜讯,让顾老太爷看看他这个儿子也是有出息的,即使老太爷不帮忙,他也可以把事情办妥。

北齐皇帝想,他应该是三国皇帝中,最惨的那一个,纵观历史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惨的皇帝。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顾千城此时已痛得全身痉挛,自我催眠的暗示早就失去了作用,她现在恨不得痛晕过去,可是……

“你说那位夫人呀?她没事,好好的呢,还有力气照顾孩子。”少女拍了拍心口,娇俏的说道,可是……

先太子之死,太上皇难辞其咎,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加倍的宠爱的秦寂言,不会想把皇位传位给他。

要知道,历史上谥号最多的皇帝,也就只有十六个字。

冬日夜长日短,到了晚上无星无月连一丝光都看不见,顾千城七人趴地上,与黑夜融为一体。

“我们庄主姓景,是江南景庄的主人。”黑衣人的回答,证实了顾千城的猜想,“果然是他。”

热茶端来,温温的正好入口,封似锦喝了一口,才继续思索棋局,每一个字都落得分外小心,慢慢占了上风。

顾承志的本质仍旧是自私的,顾家大房已经败落,只要有顾千城在的一天,他们大房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他唯一能继承的就是父母留下来的那点家业,要是为此事全部搭进去,他以后怎么办?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顾承欢一站起来,就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药,祖母的药……”奈何他的腿受伤了,刚走两步又摔倒了。

那个看上去,瘦得只有骨头的女人,却坏了他的好事。

皇上,那可是皇上呀,离他们十万八千里的皇上呀。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见一个小官差都怕,见到皇上还不得腿软。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您……赶不到。”顾千城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顾老太爷,和使始装死的封老爷子,就知道这两人都不会出力,只得独自面对了。

皇后听罢,笑着附和,趁机为秦寂言说了几句好话,可心底却是冷笑:也只有老皇帝才会认为,秦寂言是为少输几颗子而高兴。

有老皇帝暗中敲打,这几天秦寂言除了例行公务外极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程家的案子上,而很快程家的案子就开审了。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我们少主……”

在江南,他们还曾交战过。难怪,难怪他觉得这声音耳熟的厉害。

他知道皇上武功高强,可现在皇上孤身闯入军中,他们十几万人,还拿不下他?

顾千城也没啥好心疼的,拿起匕首就去撬脚上的铁链。锁住顾千城的铁链,就是监狱里常用的链子,没有多久顾千城就撬开了,而且还没有破坏原锁。

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她这几天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要是这个跛脚男人再变态一点,她现在十有八九就成了,人家终于囚禁的兴奴,甚至可能会残废一辈子。

可是,子车却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劝说道:“皇上,那些人退隐多年,实力早就不如当年。而且就算把人招来,也不知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把他们招来实在太冒险了,还请圣上三思。”

这里没有承欢和小伙伴们说话的机会,可他们离去前却朝赵王呸了一句。“小人!”

要是顾千城的哥哥在,一定会发现,顾千城哄秦寂言的话,和她在家哄老爷子的话一模一样,顶多就是换了个语气,可偏偏……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能在朝堂上立足的人,都不是什么笨蛋。太上皇这个时候病重,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也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一群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绑起来,大小姐要是发疯伤了人,我把你们全都卖到矿场去。”顾国公气得大骂,打手不敢再迟疑,再次扑上前……

他还想看秦王殿下英雄救美呢,这下没戏了。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一个没有人教导的少年,即使有一身力气,浑身是胆,他又有多大的可能,成为手握兵权的将军?”

“那就放我下来。”顾千城发现秦寂言的气息不稳,就知这个男人靠不住,果断的与他拉开距离。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至于倪月为什么知道秦寂言要立后的事,这一点也不奇怪。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只是,西胡人居然天真的以为,只要毁了凤云霁的尸骨,就无法确定风遥是凤家子孙吗?

简直是可笑。

虽说这一飘亏大发了,甚至连船都亏没了,可没有那条火船挡在中央,他们这群人也不能活着回来。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大醉初醒的土匪们还有几分迷糊,可听到朝廷的兵马打上来了,一个个立马就清醒了。

太后和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即不命令侍卫强攻,也不命令侍卫退下,就这么放任秦寂言带着顾千城一步一步离开……

没有意外,调整战略后,承欢几人最终赢了!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这女人胆子真大。”出去时,那守门的还不忘嘀咕一句,显然这种事超出他的认知。

骨折的形态分线状骨折、凹陷性骨折、孔状骨折和粉碎性骨折。顾千城认为张渊头骨处线状伤痕,应该也是线状骨折,初步可以判断,是矩形钝器造成的伤害。

枕在秦寂言的腿上,顾千城打了一个在哈欠。

她不是娇情的女子,也不会自大的想要改变世界,她顺从规则、适应大环境,可要她稀里糊涂的嫁人,她真得做不到。

她怎么看,都觉得如果真成亲了,这场婚事都有一种施舍的感觉,她就算要嫁,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嫁人。

秦寂言一路侨装前往江南,不仅避开了老皇帝的耳目,也避开了景炎的耳目。景炎远在江南对京城的掌控力度也不像之前那般紧密,景炎只知秦寂言离开了京城,至于他什么会到江南,又带了多少人到江南,景炎确是不知。

“莫不是葡萄吃多了吧?”想到下人来报,说顾千城一天照三餐的吃葡萄,一盘一盘的吃。

“生什么气?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武家的事而跟你怄气吧?”她有这么蠢吗?为了一个算计过她的外人,跑去跟秦殿下置气?

“是。”侍卫领命退下,秦寂言问向怀中的顾千城,“你打算什么处理?”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孙妈妈慌忙上前,拉着顾千城的手上下打量:“大小姐,出什么事了?你身上可有伤着?可有哪里不舒服?”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老爷子的脾气封似锦很清楚。老爷子看上去亲切温和,像个大儒,可实际是脾气暴躁,耐心极差。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内斗是最残酷的斗争,他们相信皇上不会乐意看到大秦的官员内斗,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很有必要。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赵王太忙,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积蓄力量。

顾千城一动不敢动,让秦殿下抱着,可半天过去也不见秦殿下冷静下来,顾千城为了转移话题,指着秦殿下手上的木盒问道:“殿下,你带了什么来?”

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半躺在小舟上,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主子,湖里有人。”站在船头的暗卫,看到水中浮动的身影,戒备的说道。

“子车?”秦寂言转身,脸色微变,“快,把人拉上来。”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我们来找你,自然知道你办不办得到。君姑娘别耍花招,让长老们不高兴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死并不可怕,可怕是生不如死,而长生门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

长生门给的这张名单,可以说是把这些人,欠药王谷人情的那些人全部写上了,除了个别几个已死,或者以经商、书香传家,帮不上忙的人外,其他人都在名单上。

“小人不知。”大管怕顾千城生气,连忙补了一句:“大少爷是被四个军汉抬回来的,他们把大少爷放在门口就走了。”

“来人,来人……有人大闹圣殿。”引路的人与侍卫过了几招,发现自己占不到多少便宜,大喊了一声。

“秦皇客气了。”大秦的皇帝,圣后称秦寂言为秦皇,摆明是没有把秦寂言这个大秦皇帝放在眼里。

秦寂言一直站在小舟上,沿途观察四周的环境,有不知的地方便问身旁的向导。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