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开户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1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0章:通观全局

冰清玲 59125

陛下虽然宽厚,却是正人君子,想来得知了继藩的事,一定龙颜震怒了吧。

朱厚照跪在一旁,一看父皇如此,心里窃喜,原来又是这个方继藩,好大的胆子,竟敢比本太子还皮,上一次害得本太子抄了几十遍的《辩奸论》,这笔账还没给这厮算呢,好了,现在惹得父皇震怒,真的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得了。

朱厚照那滴溜溜的眼睛,霎时充血一般,忙是用眼睛勾着脚下的靴子,磕磕巴巴的道:“事……事有必……必至,理……理……”

草草的一捏,外头便听到了鞭炮声,于是方继藩逃也似的冲出房去,到了方家的中门,便见一个武官打扮的英武男子刚刚下马,杨管事领着十几个下人列成一排。

可方继藩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他的疑虑:“价钱咱们再商量商量,差不多了,便叫人来搬便是,明儿我叫京兆府的公人来作保,签下契约,银子你预备好,本公子知道,这么一大笔银子,总需时间筹措,没关系,不急。”

大夫忙尴尬的笑:“学生想着……公子大病初愈,怕公子的病又复发,所以便……”

“可不是吗?曾大夫现在扬眉吐气了,在方府里出入的时候都带风呢,神气活现的。”弘治皇帝回到了宫中。

自己在内阁之中,等着好消息就是。

他瞥了朱厚照一眼,又是意味深长道:“太子与你,情同手足,朕是教不了他啦,他却肯听你的教诲,朕便是要让太子知晓,人哪,要谦虚一些才好。”

“是吗?”

二人到了作坊。

他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唯一的问题是……库房好像不太够用了,这十全大补露如今……如今是堆积如山,臣……臣以为……臣以为……是不是应该,多修建几个货栈了。”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可他还认为,靠着节省,这营收,未必……

而是……趋势……

可结果……却是疯狂的暴跌,一泻千里。

朱厚照胆子大了起来。

虽然恼怒,说话却还是慢条斯理,他脑海里,还想着太子殿下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开口就问候别人的家人。

吓……

大帐之中,更是鸦雀无声了。

“你们……莫非也敢学那杨义吗?”他指着众将。

疾冲的战马,撞上了楚兵的肉体,瞬间,骨骼碎裂,整个人飞出数丈,与此同时,长刀狠狠斩下,挥洒起了漫天的血雨,最终,血水与雨水混杂一起,落入泥泞。

兵败如山倒。

数十个将军,伫立在这大帐之中,丞相杨义,亦是沉默寡言的站在一侧。

这沉默并不是尴尬,而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这滂沱大雨之中,火器失去了效果,何况,因为急行军,因而并没有火炮,甚至连火药都没有携带多少。

民夫们如落汤鸡一般的在雨水之中,他们凝神静听着那进攻的话语。

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自明了。

若是直面遭遇了陈军,或许,他还有勇气和陈军一决死战,他虽然知道,这陈军并不好惹,可至少,还有一站的勇气。

“住口!”梁萧大喝道:“你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此说这些有什么用,立即向中军求援,我们……迎敌!”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项正不禁摇头,笑了:“你这是书生之见,自我大楚起兵开始,就已不可能让陈人喜欢上朕,既如此,又何须客气呢?而今,陈凯之和他的精锐已经覆灭,这大陈,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他们若是乖乖愿为我大楚效力,倒也罢了,若是不肯,朕无非,只收其地,不要其民,洛阳城中这数十万人,可有数之不尽的陈人皇族和贵族,还有无数的官吏,说难听一些,他们倘若死绝了,对于楚越,未必是一件坏事,楚越现在本就遭人非议了,都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畏惧别人的悠悠之口吗?”

吴燕沉默了片刻:“陛下所虑甚是,是臣……糊涂。”

陈凯之便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抿抿嘴,失笑道。

而在次日一早,三清关,已出现在陈凯之的眼前。

眼下竟连个胡人的斥候都不见踪影,这就更令朱寿怀疑了。

朱寿对于这样的人,往往假装不闻不问,并不会制止,因为他很清楚,营中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真要问罪,可能引发众怒。

“大汉胜了!”像是炸了营一般,在这方圆数里之内,每一个人都此起彼伏的高吼着这消息,竟有许多人,显得极为激动。

可哪里想到,自己和赫连大汗,在陈凯之面前,不过是无用的废纸罢了。

赫连大汗也已吓得身如筛糠,方才他还自称自己不会汉话,现在却也磕磕巴巴,用古怪的口音道:“饶命!”

无数的胡人俘虏,也被押解着,朝着东方前行,他们途径了那如临一般的木桩前时,看到那一个个悬挂起来的尸首,心里最后一点尊严,也已被击的粉碎。

“何秀。”陈凯之笑了笑:“朕记得,不久之前,我们见过一面。”

这笑容显得很疲惫。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虽然他们已感觉到了力竭,感受到了这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杀气。

陈凯之自望远镜,已看到了第一营出现的情况,这里遭遇的进攻最为猛烈,鏖战也最是激烈,虽然其他各处阵地,也出现了胡人突破了防线的情况,可大多时候,情况还算可控。

可随着这意大利炮的疯狂扫射,一排排的骑兵倒下,而后头的骑兵,却又争先恐后的杀到。

虽是掷弹兵毫不犹豫的开始向这一处火力网曝露出来的缺口投弹,却终于,有胡兵飞马冲了进来。

而在壕沟中的战斗,却已更加的惨烈。

陈无极已经意识到这个缺口将是胜败的关键,绝不可掉以轻心,忙是带着自己的亲兵,也一味投入了进去。

他们开始熟练的如平时操练一般,装弹,端枪,随即射击。

只转瞬之间,这冲击的队形已开始变得紊乱,伤亡的数字开始飙升。

而在壕沟之后。

至少……

陈无极站起来,口里还嚼着肉干。

陈无极取出了望远镜,远远便看到,这放大的视线根本看不出什么,因为镜筒里都是乌压压的人马,于是索性将望远镜搁下,双手趴在沟沿上,便见那铺天盖地的铁骑,当真如乌云压顶一般朝这里快速移动。

虽然做出了这个判断,可到底如何,却未可知,这是来之不易的决战,几乎所有人都祈祷胡人来个痛快。

赫连大汗勒了马,迎着朝霞,露出了狞然之色,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赫连大松:“看到了吗,歼灭了这支汉军,汉即无人了。继续征集各个草场的牧人,要凝聚一切的力量,不要让他们一个人活着逃出去。西凉人为何至今还未到?”

“大汗威武!”

与此同时,快马已至天水,大汗送来了一丁点都不客气的命令,下令凉军立即出发,集中兵力,辅助胡人铁骑作战。

陈凯之的中军大帐以及参谋总部各自抄录了一份。

即便是那理智的赫连大汗,怕也怒不可遏了。

自然,除了不安,最重要的是愤怒,胡人们似乎也想趁夜偷袭,谁料一群人靠近了汉军的营地,顿时哨声大作,随即,有人朝天开铳,一种奇怪的子弹飞向天穹,照射出亮光,而接着,迎接他们的,便是枕戈待旦的汉军。

“杀!杀死他们!”

看着那遗留下来的百来具尸首,他们渐渐明白,原来胡人也不过如此。

数月以来,这些精壮的小伙子,每日只是反复的重复着几乎差不多的枯燥动作,早已是无法忍受了。

陈凯之取下自己头上沉重的铁面罩和金灿灿的龙纹盔,露出俊秀又难掩风尘的脸,他凝视着千户。

醉醺醺的武士们,一个个跃跃欲试,有人甚至拔出腰间的长刀。

自然,他没有什么兴趣去和人争议,许多的大臣,总是对于数字有兴趣,自己何必要争辩什么?

何秀对此,似乎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便转述给了赫连大松。

五百年来,天下六分,一旦统一,再加上新政,这不是极盛之世,又是什么?

白日依旧还是操练,虽然时间紧迫,可基础的体力操练却依旧还是维持了两个月,士兵们晨练,接着便是步操,有板有眼,起初,依旧还有许多人无法坚持,可这新兵的操练,最是磨砺人的耐力,只要进了营,便是你想走也别想走了,可只要能坚持下来,很快,许多人适应了这种生活,却也发现了这营里的乐趣。

不过,许多人倒是极认真。

晏先生凝视着陈凯之,也不由苦笑,忙是摇头开口:“老臣只敢确定一件事。”

而现在……最难受的,反而是各国在洛阳的使节。

正在他思忖间,又听晏先生道:“可问题又出现了,各国并不希望我们战胜胡人,那么,是不是可以猜测,这一点,早已被胡人里的某些汉人所侦知了呢?胡人在关内,一定会有细作,老臣在想,是否这些细作,早已和各国暗中有了联系。”

宦官早有准备,取出了名册,这名册,往往是出使的一方,要向礼部报备的,陈凯之接过,看了一眼,随即交给了晏先生手上。

不得强征,也就是说,自己不想去,便可不去?

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他努力的维持着秩序,竟也有些心潮澎湃,仔细一算,自己每月的钱粮,竟也只比寻常的辅兵壮丁高一些些罢了,倘若不是自己另外有一些油水,还真有些动心,想要随军伐胡去。

“这天下万民,无不团结一心,与陛下一起,举我大陈一国之力,与胡决一死战,单凭这个,陛下其实就已立于不败之地了。”

所以在商贾之中,渴望西征的愿望也是极为强烈。

讨胡令已出。

反正西凉的皇帝,不过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既然如此,那么让皇帝认了胡人为爹,又有什么关系。反而因为如此,使得胡人因为有机可趁,可借西凉,干涉六国事务,何况,一旦认了爹,按照老规矩,多半这儿皇帝,少不得要赠与大量的财货,孝敬这大可汗,胡人早有觊觎天下之心,自然而然,大为笑纳。

这个时候傻子都看的明白,陛下下了国书,本意就是想找机会伐凉,西凉国按理来说,一定是不堪受辱,少不得要争锋相对。

“是污蔑吗?呵……”御史大义凛然,完全不在给钱穆一点面子,直接反问道:“现在皇子钱盛,就在我大陈,这妖僧的恶行,早已天下皆知,你还敢说是污蔑?”

敢情你方吾才,当真竟是……竟是早和陈凯之穿同一条裤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