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开户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1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4章:互不相容

冰清玲 59125

只要有能力的都可以超脱出去,不过唯独人族,超脱必须镇守此界十万载,否则别想超脱。

不过,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让男人喷血的尤物,看看那些男人们兴奋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有多么的期待了。

其实,以她平时的聪明,这个时候,她应该保持沉默,那样至少别人会看到上官傲天的面子上放过她,但是,她刚刚听到上官傲天的话,听到上官傲天连她的娘亲都不要了的时候,一时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只能将那满腔的仇恨发泄在上官云端的身上。

等到看清是他时,随即不满地喊道,“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我房间里做我什么,我先声明,我可不喜欢男人。”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坐在马背上的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瞬间的变了颜色,似乎有些铁青,又隐着几分惨白,而那握着缰绳的手,下意识的收紧,收紧。

皇后说这话时,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毕竟,她们都不知内情。

天呢,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难怪,她感觉到他刚刚的身子那般的绷紧,感觉到他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控制的沉痛。

不过,他心中知道,王爷现在心中肯定已经有数了。

凤忆希的唇角再次忍不住暗暗的抽了一下,她这皇嫂还真是够强大,一百万两黄金,就算凤月国的国库没有被盗,只怕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黄金呀。

“那么,前些日子,去王府中闹事的,怀有孩子的女人,是不是你派去的?”上官云端再次冷声问道,今天这个女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对凤阑绝产生误会。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严大人,你那律法的书都已经印出来了吗?”皇上的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突然望向在坐的一位大人,沉声问道。

话气仍是十分的客气声音中还带着淡淡的轻笑,只是,谁都明白,她此刻对上官云端只怕是恨到极点了。

不过,对上官云端,她却杀不得,不仅杀不得,还要不得不对她客气一些,毕竟,她现在是凤阑绝的王妃。

这个皇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国君的样子,不管百姓的死活,只知道自己享乐,这种时候,为了一个公主竟然这般的浪费。

若是写不出,他们就不必学狗叫了。

众人见她拿起笔,一双双的眸子都纷纷的圆睁,直直地望着她,脸上也都多了几分错愕,这个女人,竟然写的这么顺畅,难道,她还真的会?

说真的凤阑绝此刻也被她惊住了,虽然他看不到她写的那些数字,但是他却看到她写了整整一页纸。

秦思柔说完后,便轻轻的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上官云端之所以对这儿这般的熟悉,是因为她以前的确来过这儿,不过,那时候,是以前傻傻的上官云端,她的脑中有着些许上官云端以前的记忆。

“丞相大人可知王爷这次找来我们,到底是为何事?”其中一个大臣久久的没有看到凤阑绝出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李大人,本相也是跟各位大人一起来的,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王爷了,也不明白王爷的意思。”丞相微微一笑,模棱两可的回道。

“这就是你为本王选的王妃?”夜无痕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嘲,直直地盯着皇上,再没有看上官云端一眼,可见他对上官云端厌恶到了极点。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上官云端白痴又花痴,夜阑国的脸都让她丢尽了。”四夫人更是恶毒。

“丞相,我准备了马车,先送你们回去吧。”而恰恰在此时,李大人快速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看到柳如絮的尸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应该明白,刺杀皇后,给皇后下毒,都是死罪。没有株连到九族,已经是皇上的仁慈了。”

这丫的,终于捉到她的漏洞了,心中还不知道正怎么得意呢,阴险的家伙。

飞赢的手,紧紧的扣着那侍卫的手,阻止了他的自杀。

若是她真的在这里面下了毒,可能会自己喝吗?而且,她喝了以后,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呀。

但是,这茶明明就是雪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他那话听似在审讯,但是却更是威胁,威胁着那几个人,若是他们敢把他供出来,那么,他们全家上下都保不住。

上官云端却是暗暗好笑,这二皇子果然够阴狠的,而她相信事后,以他的狠毒,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黑衣人的家人。

为了云儿,他就算是知道那样会让上官傲天难受,他也要那么去做。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呵呵。”叶寒微微的轻笑出声,被凤阑绝识破并没有半点的尴尬,面对凤阑绝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喂,你,你去哪儿?”只是,叶寒却突然的拦在了她的面前,有些着急地问道。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狠声道,“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朕的,是你,是你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朕的一切,当年,若不是你将朕从山上推下来,将朕的腿摔断,凤月国的一切,早就是我的了。当年,你就是故意,故意将我从山上推下来的:”凤阑锐此刻的眸子中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恨意,更有着无法掩饰的杀意。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小晚,你真的不怪我?”那人微愣了一下,随即再次激动的喊着,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因着太过激动,而带着微微的轻颤。

“这本来就是一个游戏,让大家娱乐一下的,何必弄的太僵了,算了,算了,大家还是先用膳吧。”

“怎么,皇上不会连这都听不懂吧?”凤阑绝的唇角微扯,不答反问,略略带笑地声音中,却是带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

或者,平时的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是今天,是他们的大婚之夜,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必须要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而凤阑绝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揽着她的腰略略一紧。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不过,却是随即大声的否认道,“本公子不认识她。”神色间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紧张。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一切正常?难道说,连叶寒都没有发觉任何的异样,都认定她是真的怀孕了?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打开书信,双眸快速的望去,看到那书信上的内容时,身子却是猛然的完全的僵滞。“啊,啊,杀人了,杀人了。”众女也纷纷的尖叫,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哈,你直接说她傻不就得了,傻子也不见的就不会杀人,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可由不得你抵赖。”宰相大人再次冷声说道,在朝中,丞相与将军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若是此刻丞相知道他那宝贝儿子是被上官云端废了的,只怕当场就把上官云端给撕了。

“皇上,云儿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会杀人?”上官傲天一脸沉重的望向皇上,他一向骄傲,此刻的声音,竟然带了几分恳求。

夜无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双眸望向一直安静的维持着一个姿势,似乎是完全的吓傻了的上观云端,眉头轻蹙,再转向地上的丫头时,眸子深处,似乎多了几分冷意,只是,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皇上只怕早就对上官傲天有些防备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上茶。”二夫人轻蔑的扫了上官云端,理直气壮的下着命令,完全把上官云端当成了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不过,这也正是上官云端要的效果。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好,好,我们这就进宫。”凤忆希也连连的说道,而恰恰在此时,夜无痕也走了进来,脸上同样的是一脸的沉重,很显然也已经听到消息了。

所以,她不能冒险。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凤阑绝惊滞,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她,而她对上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很轻微,只有他一个人看的出。

众人的眸子望向凤阑绝后,都再次的转向坐在龙椅上的凤阑锐,都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他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的带她出去走走。

所以,前几天天,他捉了几只小白鼠在做实验。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丞相大人放心,下官自然会秉公处理。”尚书再次陪笑,只是,那所谓的秉公,只怕也只有他与丞相心中明白。

“是这样的,今天这位公子来刑部状告李公子,下官正在处理。”尚书大人还摸不清夜无痕的心思,所以只是简单的回道。但是心中却暗暗庆幸将李玉传来了。

“哦,看来李公子记得很清楚呀,那么请问,三天前的同一时间内,李公子又在做什么?”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再次一脸平淡的问道,因为那脸上的笑,更多几分随意,似乎还带着几分亲切。

此刻,凤阑绝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疑惑,双眸微闪,望向密室的那个小窗口处,眉头微蹙,快速的跃起,闪到那个窗口处,看到窗口处的东西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狠绝中,却也带着几分惊愕。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轻声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只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你放心,这其间,也会有人保护你的安全,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云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进了房间,凤阑绝紧紧的抱着她,一脸心疼地说道,原本说过,会好好的保护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虽然此刻她仍就是一脸的浓妆,遮住了她那绝美的容貌,但是,就因着这一身的衣服,便让她多了几分靓丽的光彩。

这绝王比传说中的更优秀。

上官傲天的脸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有着难以置信的愤怒与沉痛,想要去阻止她,但是,他与她们的距离有些远,而二夫人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狠,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那我就谢谢王爷了。”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更多了几分感激,这声感谢也是最真诚的。

“久闻南宫小姐琴艺出众,不知道本王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凤阑绝轻笑低语,随意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所以,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看到凤阑绝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轻柔,一脸的宠爱,她那疯狂变态的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满满的让人惊颤的仇恨,甚至整张脸都因着那仇恨变了形,先前因为夜无痕的命令,那个侍卫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那伤口很深,也很长,如今还在滴着血。

此刻,她那扭曲的脸,再加上那恐怖的伤疤,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害怕。

片刻,她的笑声止住,一双眸子却仍就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一脸仇恨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绝不。”

上官凌雨对上夜无痕唇角那丝冷笑,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害怕,再次怒声道,“夜无痕,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恶魔,你折磨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算什么男人。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姐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是谁这么狠,把你的脸给弄成这样呀。”上官凌霜也快速的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一脸轻颤的说道。

只是,二夫人的一张脸,却是瞬间的惨白,上官凌雨会不会武功,她是最清楚的。

“给本王废了她。”夜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字一字狠声的下令。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上官云端透过轿帘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断的上扬,意料之中,却仍就有些意外,夜无痕竟然直接的来了个闭门不见,不待见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今天这迎亲的可都是皇上按排的,直接的将皇上的人都关在门外,摆明了是不给皇上留半点余地。

而谁都没有那个胆子去撞开王府的大门,除非不想活了。

所以父皇虽然下令让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一直没什么真正的行动。

不过,几位大臣的脸上却多了几分赞同,若是她接着蓝岚的继续背,可能是背不下去了,而重新背的话,毕竟刚刚蓝岚已经背过了,她也算是再重新记了一遍,只要能跟蓝岚背的一样多,也不算输的太没面子。

毕竟总比一个字都不背的强。

但是轮到上官云端时,皇上可能认定上官云端不可能赢,或者以为,她不会背出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再看了。

“既然公主不想追究,就暂时饶过你一命,还不退下。”皇上冷冷的望向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狠声说道。

很快,上官云端已经超过了蓝岚,但是她仍就没有停下来,仍就以先前的速度,不急不缓,流畅的背着。

只不过,看到凤阑绝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带着满满的笑,正一脸柔情的望着上官云端。

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要敢上官云端离开,这会竟然开始喊王妃了,而且此刻,她们的声音中都带着明显的钦佩。

“是呀,传言说这个王妃怎么,怎么着,但是如今一见,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王妃明明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呀。”另有一个略略上了年纪的女人略带惊愕的说道。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王爷,皇上吩咐,让王爷回京城后立刻进宫。”迎亲的队伍走到近前时,站在府外的一个不知道等了多久的公公急急的走了过来,小心地说道,虽然是传的皇上的命令,但是很显然他还是十分的害怕凤阑绝的。

“委屈吗?我并没有觉的委屈呀?”上官云端微微的挑眉,望向他,半真半假的笑道,“而且,你不觉的我刚刚的表现很出色,讲的也很精彩吗?你的那些子民可都被我臣服了。”

他的唇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唇,只是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点一点的吻过她的脸,从她的脸颊,到她的额头,只是那般轻轻的吻着,宠爱中,更有着毫不掩饰的珍惜。

说话间,突然一个转身,竟然就挣开了上官云端,直直地站在了一边,一脸阴冷的望向上官云端,“上官云端,今天的新娘是我,不是你,呵呵。”

“你到底想怎么样?”上官云端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望向她,沉声问道,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能慌。

“这个不用你担心,这一切,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上官凌雨一脸得意的轻笑,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上官云端身上的嫁衣,唇角扯出几分异样的怪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心,为你做嫁衣,你知不知道,为了做这件嫁衣,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过,值了。”

不过,从这个皇子生下后,皇宫中,便再没有传出喜讯,再没有那个妃子为太上皇添个皇子,甚至连个公主也没有。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