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开户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1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7章:锦阵花营

冰清玲 59125

主考官王鳌乃是一丝不苟之人,亲点了数十个阅卷官,开始了为期数日的批阅。

几乎闭着眼睛,他都能有十几种办法破题。

………………

王金元咬牙切齿,虽然他还是认定了方继藩就是个该死的败家子,可谁晓得这小子时来运转了,见方继藩一脸无辜的样子,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当初可是自己代方继藩愉快的收购乌木的啊,还是自己为他提供了大量银子,买下了他家的祖产,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给这败家子做了嫁衣。

这金光闪闪的皇帝就在自己眼前,所谓伴君如伴虎,皇帝的任何一个起心动念,都可能决定他的生死荣辱。

这几位师傅,都是弘治朝的名臣,以清直著称,不过既然清直,那么一般都不太会给朱厚照什么好脸色看。

他说着,笑了笑:“你坐一旁,朕有事与诸卿商量着。”

众人纷纷道:“是。”

“只需要经营这么一个区区的小作坊?陛下,不知这作坊有多少人工?”

不只如此,这公房一旁,还有几个仆从在隔壁伺候,生活起居之物,无一不是奢侈。

功效固然是有,可其成本却是低廉得令人发指。

这就是儿子和女婿的区别啊。

单凭太子能意识到这一点,对于弘治皇帝而言,都是千金不换的。

朱厚照才恍惚之间回过神来。

其中衮冕九章,乃是皇太子的礼服,用于祭祀社稷,受册,纳妃所用,平时呢,只能穿戴衮冕七章。亲王同例。

给自己这样的待遇,可我只是一个国公啊。

见弘治皇帝一走,他禁不住泪流满面,哭哭啼啼的道:“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啊。”

方继藩龇牙咧嘴道:“狗东西,这作坊的规矩就是如此的,我想打谁就打谁,你在此哭什么丧,吃我的饭,还敢坏我的财运不成,打不死你,还看什么看,斟茶去。”

他一口气的,指出了许多的弊端。

“倒是卿家,倒是极有经济之才,朕从前实是小视你了。”

陈彤匆匆而来,他见了弘治皇帝纳头便拜:“臣见过……”

弘治皇帝打了个激灵。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不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可这温开水喝了一半,虽是这温水喝了半个月,想到此时种种,自己这半月以来,历经了无数的艰辛,其结果……可能会比较糟糕……

好端端一个聚宝盆,转眼之间,就没了。

他的话说到此处,突然卡了壳,老半天,竟好像是词穷……

随即道:“父皇……真是老糊……圣明哪……”

弘治皇帝依旧留在公房里,他此时……一头雾水。

或许……哪怕是想,他也只是简单的认为,或许是因为救治好了张皇后的缘故。

说着,刘掌柜上了车,他阖目,努力的回想着和弘治皇帝交涉的细节。越发的觉得……这背后藏着猫腻,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刘大掌柜前脚一走,后脚,陈彤便进去,先给弘治皇帝行了礼,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这一日下来,陈彤都在鞍前马后,一看,就是精明能干之人。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陈凯之坐在椅上,身子微微后仰一些,露出威严的样子:“报上名来?”

灭胡的战绩,实在已经震慑到了天下人,六十万胡军啊,摧枯拉朽,而今再也寻觅不到胡人的踪迹了,再加上,各国的内部,一定会心怀鬼胎,许多的大臣,以及世家大族,也一定会想尽办法,为自己选好后路,陈凯之这么一句有罪的只是蜀王,某种程度而言,就是告诉蜀人,他们可以是蜀人,也可以是陈人,可以被蜀王统治,同样的道理,被陈凯之统治,又有什么分别呢?

慕太后动了怒气:“张煌言!”

“杨公的尸骨,已经命人收敛了,请陛下宽心。”有人忙道。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梁萧只一听,岂能不明白项正的意思,现在火烧眉毛了,陈凯之就驻兵在附近,虎视眈眈,口称要取皇帝的人头;而营中四面楚歌,军心已经紊乱,正因如此,陛下方才想要赶紧稳住人心。

项正身躯发抖,恐怖的眼睛看着梁萧:“还有机会!”

他知道,陛下想走,想回楚国去,似乎只有回到了楚国,他才是安全的,眼下趁着陈军还没有进攻,趁着楚军勉强还能维持,他必须带着他最忠心的护卫连夜南奔。

梁萧回眸。

楚越军马已是彻底的击溃。

他似乎想显得自己更英雄一些,毕竟……这二十年来,他在楚国,立下无数的汗马功劳,他固然想要活,却更希望,自己可以死的悲壮一些,有时候,活着很痛苦,倒不如,给一个痛快。

他也依旧畏死,只不过,害怕自己生不如死而已。

已有快马朝着那民夫所聚集的地方去,马上的骑士大吼:“陛下有命,尔等不必惧怕,陛下已率陈军班师回朝,今陛下讨胡,已使胡无人矣,而诸国背信弃义,勾结胡人,残害百姓,杀戮陛下子民,血债终究血偿,尔等尽都回家吧,安心回到本乡中去,告诉父老,不必畏惧,不必害怕,一月之内,可保尔等百年太平!”

急切的梁萧,想要整好队伍,想要备战,想要和陈军一战。

说着,另一边吴越也带着人匆匆赶来,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中,此时,雨水已磅礴而下,打在他的脸上,他面色红润,抹了一把脸,道:“梁都督,可以开始了吗?”

这时,有人踩着泥泞疯狂奔来。

这一路,他们日夜兼程,显得极为疲倦,甚至有的人,在铠甲之下的马裤,都已磨破了。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他深知,这是对付洛阳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是,过于狠毒而已。

倒是有一些楚人士兵,偷偷的露出了口风。

说着,他顿了一顿,继续道:“夜行营那儿,即便要传消息来,想来也没有这样快,卑下认为,陛下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拿下洛阳,只要取了洛阳,一切便可如愿以偿了。”

“臣下只怕,若是如此……陈人势必更加仇视楚越了。”

夜行营,其实是和大陈锦衣卫差不多的机构,主要负责的便是搜集各国的情报。

无数的大营连绵不绝,浩浩荡荡的楚军围在洛阳之南。

大势已去。

等到刘涛走近。

虽然是精锐的先锋营,可朱寿能明显的感觉到西凉的士气低落,几乎所有人都是垂头丧气,不少官兵低声咬着耳朵,他们对于国师的怨气,已日渐加深了。

可哪里想到,自己和赫连大汗,在陈凯之面前,不过是无用的废纸罢了。

他看向赫连大汗:“大汗,我们也并非是完全没有机会。”

“汉人最要的,就是面子,脸面在他们眼里,比天还大,则即是所谓的名份,因此,只要大汗表示顺从,表示愿意为他效劳,陈凯之会很乐意饶了大汗,甚至,会令大汗带着族人回到大漠中去,而大汗可以暂时向他们称臣,暗中呢,再厉兵秣马,休养生息,就如那越王勾践一般,我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汗,这已是唯一的办法了。”

陈凯之已快步出了营帐,接着,他很快的抵达了自己的大帐,而在这里,却是灯火通明,许多文武官员,都在忙碌。

有人统计战损,有人则时不时的接到从各营送来的奏报,一般鸡毛蒜皮的事,都可直接处理掉,不需通报陈凯之。也有一些随军待诏的翰林,正在签发各种命令。

胜了二字,虽也有惊喜,却也和痛苦交织着,他眼泪啪嗒落下来,落在陈无极的面颊上,这泪水冲刷掉了陈无极面上的污泥。

被人挪动的时候,陈无极吃痛,他张口想要对那人说什么。

被长刀砍伤的人,只要双腿还可以直立行走,便依旧还疯了似得冲杀。到处都是洒下了血雨,倒在血泊中的人。

地上湿润了,便连血水竟也稀释,在这冰凉的雨中,几乎无法站立的泥泞里,站不稳的人,或是攀爬,或是躬身,依旧还在寻觅着对手,这时,有人已没有了武器,他们便早忘了从前杀人的办法,只是抱着一起,用牙齿咬,用手抠,将身体的一切,当做置人于死地的武器。

到了现在,双方显然都已经疯了,似乎一切的后果,都已经可以不计,曾有过胆怯的胡人骑兵,再无畏惧,他们无愧于天下第一骑兵的称号,竟是面对无数的炮火,没有丝毫的退缩,漫天的铁骑,宛如蝗虫一般,竟是杀之不尽,除之不绝。

而新兵们,此时也已经忘却了一切,长久的操练,使他们有充足和体力和耐力,也给予了他们贯彻始终的勇气。

意大利炮依旧还喷吐着火舌。

可现在……这一个个高呼着不退的人,明明他们的人数不及后头蜂拥驰援的胡人,在这一段缺口,即便是投入了有限的预备队,却也远不是蜂拥而入的胡人人数之多。

战场之上,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冲在最前的胡人铁骑,有人被流弹击中,直接倒地。

“来的好,胡人显然是想要倾尽全力,发出总攻,哈哈!就怕他们试探性攻击呢。”陈无极狠狠的握起了拳头,露出痛快写意的样子,面上还带着几分狰狞。

汉军营这里,早有人发现了胡人的动静,于是竹哨也开始吹响。

这是阴谋啊。

胡人以强者为尊,最信奉的就是强者,一旦软弱,就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即便你是大汗,他们也绝不在乎君君臣臣那一套,当他们认为你不过是个软蛋,不敢和汉人决战时,那么……谁还会信服你?

他眯着眼,目光扫过一个个首领,却是一言不发。

面对着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副总参谋官王翔现在头痛的很,他口里咒骂着当初主战的许杰,却是一面仔细看着奏报。

王翔等人一惊,纷纷抬眸,他们正打算整了衣冠,前去迎接陈凯之。

而陈凯之铁青着脸,他深知,一旦各国当真以为陈军覆灭,各自起兵之后,即便得知陈军尚在,也会硬着头皮打下去。

如此一来,整个大陈,就等于是两面作战,一面要应付胡人,另一面,却需面对五国的攻势,四面楚歌。

胡人的斥候,宛如旋风一般,至胡人的黄金大帐。

赫连大汗皱眉:“既然如此,那么,立即发兵,围困陈军,这两百年来,关内从未有汉人出兵,寻觅我们决战,今日这陈凯之吃了熊心豹子胆,那么,也罢,这是苍天要令大汉亡于本汗之手,下令,各部聚集,驰援赫连大松!”

其中左翼的新五营遭遇了一支胡人铁骑。

于是长身而起,快步而去。

内阁大学士……苏叶……

“住口!”何秀却是暴怒,厉声道:“休得胡说什么,老夫怎么教你的,要谨言慎行。就要快了,很快,只要帮助胡人入了关,到了那时,才有了我们的机会,你也不想想,历来只有马上得天下,没有马上治天下的,胡人们擅骑射,可一旦入了关,就免不了要治理关内,可胡人哪里擅长治理,到了那时,还不是得倚仗我等?你啊,万万不可糊涂,我们现在在胡人眼里,没什么用处,至多,也只是出出主意罢了,可一旦大汗破了三清关,全歼了陈军的主力,你我便大有可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