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开户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1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40章:东邻西舍

冰清玲 59125

在这个话语权统统操持于士人之手的时代,没有人敢于去争夺这个,这是找死。

来到了西山,他们才方知,这位开宗立派的师祖,是何其的伟大。

成了,就是千秋伟业,不成……大明便永世无法染指西域以及乌拉尔以西。

让蒙古和诸部以及女真诸部,来开矿可以,来养牛羊也罢,可是,将来呢?

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让自己出银子了,自己很穷的呀。

还有……太子……太子也是有一丁点的功劳的,这家伙,虽然手段龌蹉了一些,可终究,还是为了朕好。

弘治皇帝想到,这一场盛典,就这么完了。

方继藩道:“更不必说,鞑靼部的首领突兀谋反,与人勾结,私藏了匕首,妄图谋害陛下,天下人看到的是,陛下如有神助,一拳,打爆了他的狗头,天下的军民百姓,乃至整个大漠的各祖臣民,无不为之敬畏,对陛下受命于天,深信不疑,若是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的,那么……会是什么后果?”

可是……一切都已迟了。

王守仁不愿意多留,他的任务,只是促使这一场大礼圆满结束。

礼官很想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讲不讲道理,可看了方继藩一眼,要到嘴边的话,识趣的吞了回去,目中带着几分幽怨,方继藩已脚步匆匆,追了上去。

…………

弘治皇帝气的颤颤发抖。

可他说自己昏了,这个时候,你能怎么办?

方继藩和刘瑾护着王守仁出了寝殿。

虽然他并非是真正嫡系的成吉思汗子孙,他的祖先,被铁木真揍得面目全非。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弘治皇帝眼里,怀着期待,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华发已生,可今日,他的精神,却很饱满。

任何一个皇帝,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这一点,自不必待言,自己这老丈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恩师,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问题在于,现在牵涉的部族如此之多,到底是谁,想要图谋不轨呢。

古朴的大门,并不显奢华,门前的仪门、石坊,统统带着几分岁月的痕迹。

这么一吼,山河变色。

王不仕坐着,很不自在,憋了很久,低声道:“邓健。”

“本老爷,我……喘不过气来。”王不仕拼命呼吸。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而且,论起来,他也算是半个‘暴发户’,在暴发之前,自己的内帑里,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年年亏空吗?从前为了节省宫中拥度,没少节衣缩食,他对银子,是颇看重的,一千两也是银子啊。

最后实在吃不动了,他朝邓健到:“能否送去后院里吃,女眷还没进食吧。”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一副一百五十两?

方继藩:“……”

…………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噢。”

王不仕的车队,徐徐而动。

方继藩龇牙:“你这时候送股票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方继藩抢你的钱财,你想坏我方继藩的名声?我方继藩,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拿了你这些股票,看在别人眼里,从此之后,谁还敢显露财富?”

王不仕行了个礼,告退。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商贾们兴奋的热议着,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领先的一批人,是弄潮儿,因为他们接触的眼界最广,也最容易接受新鲜的事务。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这人口越来越多,人员往日来越密集,货物的往日,就更不必说了。

“回恩师的话。”欧阳志气度非凡,这是一种饱经历练的气度:“现在能筹措的税银,只有八十万两。”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

她们是一群再寻常不过的女子,却因为阴差阳错,入了学,其实入学之后,她们还带着闺阁中的一切,被动的接受着命运安排她们的一切,因而,所谓的学习医术,更多的,只是别人让她们学习,她们便学习罢了。

这是救命之恩啊。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当然,等救治之后,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行礼如仪,并无过份跋扈。

因而许多大臣,纷纷在清早,聚于午门。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