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开户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1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4章:鵰心鹰爪

冰清玲 59125

回程的途中接到易琛打来的电话,“是我。”

又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男人更干净帅气许多,至少是她喜欢的类型。

ailsa这才笑着揽过自己的新男朋友,标准的华人,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一身精致严谨的装扮,清浅勾唇微笑的样子,到是颇有一番帅气熟男的味道,与身高一米七左右的ailsa站在一起,到是好看得紧。

三个人一起在广场附近的中餐厅里吃了顿饭,中途ailsa去了洗手间,阿jim才突然开口同裴淼心说话,“michelle?michelle裴,之前听ailsa说她有个感情很好的小姐妹是做珠宝设计,那个人,就是你?”

她本来脸色就苍白,却因为他这突然的一句话而绯红了双颊。

曲耀阳火速处理完所有的工作,奔到车库里准备开车出去,却正好撞上曲母的车过来。

“我知道。可是耀阳他对我做了些什么你又知道吗?你好好看看我今天遭遇到的一切,裴淼心。当初他不要你,他心里全都想着我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狠狠用力一脚将你踹开,可是今天当他不再爱我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对我的!他不只把我送到这大牢里来,他还收买《热报》的新闻记者陆仲!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我跟陆仲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隐忍着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裴淼心你好好看清楚这个男人,他永远不会再你刚犯错误的时候及时将你喊停,他会一直等,等到你万劫不复的时候再来踩上一脚!”

她骇得受不了,被子底下抬腿踢了他一脚,“滚!昨晚明明是你……”

裴淼心只是一声惊呼,整个人已经被他向后抱起。她的两只膝盖无助地跪在床上,身子却向后,严严实实地坐在他腰胯上面。

夏芷柔含泪隐忍了半天,才颤抖着双唇道:“没关系,你到底是他的妹妹,你帮着他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哪里做得不好了,如果是我惹你哥生气或不开心,有你提点下我,我们也不至于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双眸红红,里边早就盈满了晶莹的泪水,“那里面……装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严雨西一边翻出自己包包里的小本子开始向各位报备行程,这一趟过来是预计要待整整一月,每个人都有自己要陪的人,最重要是自己提前几天先熟悉一下周围环境,这样等老板来了才知道带人家玩些什么。

“你走吧!在芷柔过来以前,你快走,她才是我的妻!”

曲母的一句话,令那道背影突然一怔。

旁边的房门正是大开,他与她这样紧密相连的姿势,但凡有个人经过,都能轻易窥得双方的狼狈。

该死!

“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再加上现在我也为你打工,怎么,这么快就不想搭理我这个老朋友了?”

她咬了下唇,还是提着裙摆上前,坐进了他的车。

年少的那段岁月往事里,因着自己曾经那样深地爱过一个人,母亲便全都是看在眼里。也更因为那段爱爱得浓烈、爱得卑微,所以婚前她第一次打电话到曼哈顿,将这消息告知那边的父母时,父亲会叹了口气,母亲会那样忧心。

曲耀阳不解,“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有什么办法说服聂皖瑜?”

曲耀阳整个人一怔,身体的感触和拥有她的快感已经让他完全无法自已。

“那麻麻说她有点喜欢吃哈根达斯的香草冰激凌,你会不会请她吃啊?”

“臣羽巴巴!”小家伙早受不了地一声轻叫,赶忙扑进曲臣羽的怀里,“麻麻她好念得凶哦,你快救救我的老命吧!”

裴淼心冷了脸,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小手要走,“对不起,曲先生,我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如果是这样,那你最好现在立刻转身回到你爱的女人身边,别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

她说:“你怎么了?裴淼心,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你有没有跟他说啊?你有没有问你前夫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你找他要啊,你这个傻瓜!”

裴淼心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黝黑的大眼睛里面满是错愕,怔怔望着身旁一副桃花相的年轻男人。

两个人正说话的当口,苏晓的玛莎拉蒂小跑,一下就给抛锚停在了半路。

裴淼心一脸防备地望着他,到让他不自觉笑了起来。

她一想起先前聂皖瑜说的那些话,想起臣羽临终时的模样以及之前他所遭受的痛苦——其实她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曲耀阳明明知道她当时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也明明知道臣羽可能根本没办法生育,可他还是眼睁睁看着那一切的发生。

既然眼里心里浑然不觉有多在意,又何必现在做得好像多么放不下自己?

他用力吻她,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所以她跟曲市长商量的结果就是,聂家的亲事可以黄,可以曲耀阳的资质和条件,他完全可以再找其他更好的女孩子。

裴淼心嫁过他们曲家的两个男人,且这两个男人还是亲兄弟。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大叔,谢谢你。”原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从来都未走开。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嫂嫂……”曲婉婉一声轻唤,正要伸手帮忙,到是坐在一边的曲耀阳冷眼看了她一眼,自自然然地夺过她手中粽子,几下将粽叶与食物分开。再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只去了皮的晶莹的粽子。

爷爷精神不好,忽又想起还在楼上房间里昏睡的奶奶,几步起身就要离开,餐桌上的众人也跟着依次散去,唯曲婉婉临去前偷偷望了她一眼。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深吸了几口气,唇角也抽了又抽,曲母好不容易镇定些心神后,才勾了下僵硬的唇角,“既然是厉家的朋友,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今天本是婉婉爷爷的寿辰,家里邀的,也都是些亲近的朋友,我没想到这样也能混个外人进来,只怕待会惊了别人,更不好。”

裴淼心弯唇,不甚在意的样子,“几年前我结过一次婚,不过后来离了,现在单身。”

兴许洛佳算是哭够了,自顾自转身抓过她手里的纸巾,抽出一张擦了擦鼻涕。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可是今天不行。

“今天不是新婚夜吗?不在楼上陪着老婆,怎么到想起邀我过来喝酒?”

“行!但我可得跟你把话说在前头了,这次的新货可不多,你也知道这东西现在越来越难搞了,到处的医院都查得严,你都不知道我拖了多少关系,又借着你搭的路干了多少事情,那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批新货的,你若是不要……”

“谁要你管了谁要你管了!”曲婉婉卯起来用手中的马鞭一甩,差点打到先前说话的那位姐姐。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我知道了,桂姐,曲夫人那边我会去同她说,再不允许她来骚扰淼心。”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